第168章 铸炼灵能武器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386字
  • 2021-09-27 17:11:26

当林慕宛赶到凛冬时,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,在路上还是遭遇了一些波折。

不过经过烛老的指点后,林慕宛对于一阶解放的掌握显然不是一般的稳当。而且面对七级异兽,使用解放着实有些大材小用。

凛冬这边前来迎接的是山门门主,应天星以及宗师人物,入梦机。

面对正儿八经的代权者,凛冬的排面还是要给到位的。

“林姑娘,请恕我们城主身体有恙,不能前来迎接。”应天星先为自家城主开脱一番,毕竟城主也确实大病一场,现在也只是稍稍恢复了一点。

“理解。”林慕宛间洁的表态了,虽然直接,但也没什么不妥之处。

入梦机就做个笑面人,陪着应天星出城,再陪着二位入城。

只不过身为宗师,总还是要给晚辈一些见面礼的,当即在一个休息的空当中画了一幅画。

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图。

应天星眼见入梦机这么上道,自然也不肯拉了面子,也送了一对拓印副本,山海经。

图可以实化虚,困异兽于图异域之中。山海经可召鬼怪凶兽,守卫身侧。

两份礼,倒是不分伯仲。

林慕宛在来之前就被烛老嘱咐过,遇到这样的事,不用拒绝,接受对于这些前辈来说反而是容易拉近关系。

尤其是她本就是女孩子,年纪也只是二十出头,所以这些老前辈们自然是不会吝啬的。

等领略完凛冬的风貌后,来到山门的地盘时已经是晚上了。

山门是在凛冬要塞后的一片山地之中建立的,依托山势和树木,和其门派万分契合。

因为明天才是铸炼灵能武器的时辰,所以林慕宛需要在山门适应一段时间,顺便确认一下专属于她的灵能武器的构造方案。

按照她的想法,她并不希望再打造一把琴当做自己的灵能武器,毕竟光琴她就已经拥有两把了,所以是不太需要再为自己量身打造一把出来的。

她更喜欢萧!

因此她的灵能武器构造方案,就是按照萧来的。

没有什么打造的前例,所以这套方案也被前前后后打磨推翻了很多次,直到林慕宛闭关快结束时才被敲定。

现在摆在林慕宛面前的,正是这套方案。

以生命古树树枝的部分作为主体,美杜莎的蛇蜕为表,再辅以珍稀金属勾勒的线圈,缠绕其上,最后滴入部分生命之泉,作为点睛之笔。

其名为何萧。

盯着桌案前的图纸,林慕宛陷入沉思,她不禁想起老师上官疏云的教导,他所教皆为琴曲,也就是说林慕宛其实学的最为精深的,自然也是琴艺。

但是上官疏云又没有限制林慕宛,反而鼓励她去找寻最适合自己的乐器。倘若找不到就按照老师为她铺好的路走。她找了很长时间,她以为还可以找很久很久,直到上官疏云告诉她,她必须要接替上官疏云做那个守望者时,林慕宛才清醒过来,她没有时间去慢慢找了。

所幸的是,代权那天,自会有天权告诉她只最适合的答案。所以林慕宛选择了萧,而不是琴。

她想做一个老师以前从未认真看到过的自己,就只是她自己。

这时候,得到应天星通知的樊石悄声的攀登到了林慕宛所在的那个山头上。

樊石也不清楚林慕宛在屋内做些什么,干脆就守在外面,先等等看,毕竟林慕宛还没有吃晚饭,想来是会出来走走的。

但是他却低估了陷入回忆之中的女人,是有多么的沉沦。

等了半天,樊石见没有出来,忍不住敲门喊道:“林姑娘,该吃晚饭了,一起去吧。”

过了半响还是没有人搭理樊石。

于是樊石再次喊到:“林姑娘,你要是不想下山,我给你带上来也行。你喜欢吃什么啊?吃肉吃素啊?林姑娘?”

也许是这连续的询问打断了林慕宛的沉思,也许是她真的饿了,只见房门被猛的推开,冷不丁把樊石逼退了好几步。

看着林慕宛漂亮的眉毛皱起的弧度,樊石感觉有些不妙,老老实实站好,喊了一声“师姐好!”

林慕宛也被樊石这反应逗乐了,火气顿时消去大半,故作没听到问:“你刚刚喊什么?”

樊石哪里还不明白,这位师姐是在耍自己,不过一想到自己刚刚看的那一眼,就又慌乱起来,连话都不敢说了。

“我问你话呢!刚刚喊的啥?”

林慕宛再次发问,颇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味。

“师、师…姐。”樊石老实本分的喊了一声,虽然有些支支吾吾的,不过效果还是拉满的。林慕宛相当舒心的点头,让樊石带路下山吃饭。

随后的吃饭时光就要安静的多了。因为林慕宛全程都深陷在对老师的抱歉之中,对于没能按照老师的路子去走,她总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太对的。

樊石大概也察觉到了一些林慕宛的烦恼,但是经过一番尝试把话题聊崩了后,就没再开口了。

在回山的路上,迎着晚风,樊石忽然说道:“倘若你觉得烦闷的话,就打我吧,我扛得住!”

林慕宛纳闷的看了樊石一眼,不解问道:“我打你干嘛?你这么欠揍的?”

“打我可以泄气,也可以锻炼体魄,一举两得。”樊石认真的表情给林慕宛逗笑了。

“得了吧你。”林慕宛笑着说:“就你这小身板,还没抗老娘几下平A就挂了,用不着你。”

笑完之后,林慕宛忽然又落寞起来,喃喃自语道:“也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怪我啊,擅自改了他为我铺好的路。”

樊石想了一下,还是认真的点头,说道:“会的。老师说师叔是有强迫症的男人,完美主义者。”

“但是师叔同样还是一个感性的人,他还是会希望你能从乐曲中得到快乐,而不是负担。”

林慕宛呆呆的望着樊石,虽然他前面的话很讨人厌,不过说的确实对!

“真没想到你这家伙,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难为你了。”

“小事一桩。”樊石这时候是真的不好意思了。

“谢谢你。”风中的女子,展现的温婉面容,莫名击中了樊石那颗石心。

就好像有只心猿要从石心中蹦出来,樊石也看愣了。而林慕宛也就这么顺势静静的打量着樊石一年来的变化。

樊石高了很多,不比上官疏云差了,也强壮和结实了很多。如今也是即将步入四档的人了。

伴随着林慕宛嫣然一笑,樊石蓦然醒转,面红耳赤中仓促告别。

林慕宛望着下山的人,等候明日的朝阳。

……

次日九点。铸炼开始!

山门的山阵中心,冒起来自炎门搬运的地心火,一旁还有水门带来的极地寒潭水,用来冷萃。

周围集结的,不是宗师也是大师,还有那些收邀的朋友们。而今日铸炼的主角,是樊石、南正门、雷子以及林慕宛四人。

无数的珍稀材料被摆放在铸炼师一旁,其中光是吾歌让托玥转交的材料就足够让人膛目结舌了。而凛冬自己拿出来的,更是有足足一个拳头大小的深海沉银母,还有千斤深海沉银。

铸炼师,山门华仙。

融器开始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