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魔神亡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1992字
  • 2021-09-26 19:29:35

魔神撒旦究竟是已死还是被困,神明们无法探明,但可以明确的是,站在那里的那个男人,拥有的实力,足以抹杀他们中任何一位神明。

原来,在他的眼中,所谓神明,也不过是个被册封的笑柄。

河伯平静的眼眸中,看不出分毫的情绪起伏,这一刻,河伯在吾歌眼里才更像那个代表湖泽的领主。

而司命就只是向吾歌点头回应,虽然也惊讶于吾歌的实力和手段,但作为订下神属契约的盟友,显然司命是极为乐意见到这一幕的。

至于阴曹地府开心与否,没人管的着,只是泰山那边,岱宗夫会心一笑,捋着发白的胡子,说不出的畅快。

因为他已经确信,魔神撒旦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。

同样对此确信的,还有大公黄原,但他很难对此认同,吾歌表现的越强势,黄原越难把控未来的方向,在他看来,吾歌应该是一柄不够锋利的矛,需要沉淀才能具备戳破神明国度局面的能力。

但现在,还没等他安排,吾歌就已经一战成名,在神明国度这个地方,杀出自己的地位。

没有任何一位神明愿意得罪他,黄原心里清楚。

弑神对于神明来说,也是需要代价的,除了借用莫斯力量的魔神可以用很小的代价弑神外,就很少有神明可以强大到这个地步。

所以神明之间的矛盾冲突很多,但是生死决战却几乎没有。因为一旦发生,就有可能是两败俱伤。

可如今,魔神撒旦没了威胁,但神明却感觉更加压抑。

吾歌就仿佛替代了魔神撒旦,成为神明头上那柄悬浮利剑,随时有可能给予他们处决。

而拥有妖火和无间的吾歌,抹杀神明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远比不上收获的。甚至吾歌要是把这当成刷级打怪,可能再干掉一把神明,就有可能彻底稳固二阶全解放。

吾歌扫视一圈,将所有神明收视眼底。

最后望向神明国度的深处,吾歌并不清楚按照深度区划分的话那里算是第几区,但是浓郁的辐射气息却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强烈。

而这绝不可能是深渊辐射还在被限制的状态,极有可能是打量辐射被吞噬吸收了。

莫斯有没有这种能力吾歌不清楚,但如果有的话,那它即使按照异兽的方式进化,加上掠夺的本源,根本就是一个被封了顶的天花板,神明天花板!

吾歌深吸一口气,自弑神式断后,撒旦就又重新被业火包围了。断神直接摧毁了魔神撒旦作为神明的根基,在无间中动用本源就无疑于白送。

所以撒旦也只能忍受这无间之苦,就如同一个恶人,终究是需要被制裁的。

不过吾歌并不打算就这么把魔神困死在里面,吾歌要让他彻底灭绝在所有神明,以及深处那位莫斯的面前。

被丢出来的撒旦六之羽翼残破不堪,浑身上下都是滚烫的红岩,在他身体内还有可怕的业火在继续着对他的处罚,恶念只会助长业火的力量,从而进一步削弱撒旦。

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撒旦,没有神明愿意去怜悯他,更不会有神明去救助他。

只是杀了撒旦就能解决问题吗?

一切的源头,身为魇的莫斯还在,一切就不会结束,只能是从这个魔神换成了下一个魔神。

莫斯可以丢弃魔神撒旦,就意味着魔神于他也并非是那么无可替代的,他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打手,一个能站到明面上的存在罢了。

神明也好,异兽也罢,就算是人类,只要愿意投诚,莫斯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?

只怕在神明之中,有人更希望魔神撒旦死吧,那样的话,如果莫斯动手了,至少会多一条退路。

伏阙剑入手,吾歌冷漠的看向撒旦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躺在地上抽搐的魔神,此刻内心中除了愤怒再无其他。

撒旦不语,吾歌也不理会:“那我替你说吧。”

“魔神撒旦,背叛神明契约,自甘堕落,逼迫五岳遁入虚空,导致泰山岱宗夫致死,其罪无可圆说,故吾替天罚之。断头之刑,永刻阿鼻罪名。”

七杀其六,断神!

剑起头落,撒旦连一个声都没吭出来就彻底挂机了。

在所有神明看来,他们已经感受不到独属魔神的气息了,至于那些本源去了哪,他们不在意了,因为没有神明敢于上前质问。

此时此刻的吾歌,是杀神!

吾歌提着魔神撒旦的脑袋,淡淡瞥了一眼那群散布的神明,转向神明深处。吾歌忍住进去探明的冲动,此行的目地已经基本都达到了,没必要再冒险去探查那里面了。

炎黄二帝,见吾歌望来,示意他过来。

毕竟是两位如神话般的前辈,吾歌自然不敢怠慢。

将撒旦的脑袋丢入无间之中,消磨力量。现在的吾歌依然维持着二阶全解放,毕竟机会已经用掉一次了,自然是不能省着。

化作雕像的炎黄二帝看着后辈,没有灵动的眼眸中,也还是有着欣慰之色。

“见过炎帝,黄帝。”吾歌俯首行礼,面对人族先贤,这礼必须要行的。

黄帝未做言语,把话语权都交给了炎帝。

炎帝说:“我二人,自五岳出事后,就镇守在这里,也才免除了其他神明受祸。所以在其他神明那里,我二人和道观、文庙多少是有那么几分薄面的。”

“林国忠和你能这么顺利的进来,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。虽然这些神明并没有为人族做什么,但也没有过于为难,你也不用把力气花在这上面。

我们也无需了解什么,这里我们会替你稳住,在你重新回到这里之前,我二人,以及道观文庙,会将这里看护好。”

来自炎黄二帝的承诺,再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安心的了。

吾歌无以言表,三拜到底,在二帝和道观文庙的注视下,离开了。

离开前,炎帝传音告诉吾歌:去找李龙亭,小心林国忠。

……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