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处决魔神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149字
  • 2021-09-26 10:13:26

阴死之气限制了魔神撒旦的攻势,同样被限制住的,还有涌动的黑雾。

就连道观和文庙都再次收敛气息,以免和这股阴死之气相冲。

撒旦深陷其中,感受到这些弱小到可怜的生命纠缠不已,怒气已经无法再被压抑。

只是这些生命在黄泉生死印的感召下,即使被杀死一群,又会填补上一群。除非那一瞬的杀伤力能够超越填补的速度,否则撒旦只能等待黄泉生死印失去后继力量自行散去。

所以撒旦在怒气值抵达顶峰时,不惜直接展现完全状态,三对六只的黑色羽翼从背后伸展。

属于恶念的力量,仅仅只是聚涌时,就形成了类似全界的域场,黄泉生死印的轮转顿时一滞,也在这一瞬,炸裂的黑暗恶念,将附近的阴死生命一扫而空。

就连隔着一段距离的炎黄二帝都不得不御起轩辕剑和神农鼎抵挡。而吾歌更是离的过近被波及到,已经呼出欲出的一剑,也不得不打断换防。

黄泉生死印告破时,吾歌没有丝毫犹豫的主动引爆。

既然无法达到既定预期,那自然是不可浪费的,这仅剩的力量也被吾歌实打实的运用起来。

而阴曹地府那边也是相当大方,送出去的阴魂也是没有召回的意思,看样子也是打算送出去给吾歌当柴火了,同时黄原也是在表明立场,向吾歌表诚意,向神明和莫斯表态度。

围观的神明,虽然猜到了阴曹地府对吾歌的支持态度,但是亲眼见到阴曹的大公做到这一步,当然是不一样的效果,冲击力可是直接拉满。

引爆的黄泉生死印,短暂的压制了黑暗恶念,也给吾歌争取了一息时间。

一息能做什么?

一息尚有十万八千念,于是便有以一为始的十万八千剑。

吾歌踏步剑提,身后剑光闪起,抢在黄泉生死印结束前,剑至。

七杀其一,断命。

这一衍万千的招式,也是吾歌从那场轮回中有感,历经多世完善的,也让吾歌对无极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万千剑光穿心过,撒旦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斥着明晃晃的剑光,而剑光在彼此交错中碰撞,炸裂,轰击,还有斩杀。

无数细微的恶念被搅碎,泯灭。断命之意,毕露无意。

只是撒旦的命,要浑厚的多,远不是吾歌这一剑就能断的掉的。更何况这世界恶念纷繁,也不是这万千剑光就泯灭的了。

吾歌提剑再踏一步,权值八十。

七杀其三,断情!

剑未至,剑光未止,被剑光的包围的黑雾中猛的探出一只利爪,撞碎了迎面的剑光,却恰好挡在了第二剑的路上。

黑色的利爪,就像是长了眼一把,直接抓住伏阙剑,连吾歌收剑的退路都给断绝了。

攻守转变太快,吾歌来不及变招,只能硬拼。

妖火不计消耗的涌上,黑雾不断退散也没能让撒旦松手。

断情的力量在撒旦手掌中横冲直撞,却没能刺破魔神之躯。这并非是杀伐天权的无力,也不是伏阙剑不够锋锐,而是吾歌还不够强。

关于无极之识,吾歌都还没来得及消化,对力量的运用上,还保持着比较粗浅的运用。

这就导致了不够极致的攻击,遇上极致的防御,无法发挥作用的尴尬地步。

但是吾歌显然是清楚这一点的,所以这从来不会是麻烦,因为吾歌本就是这样强势而来的,如今只是对手从王级异兽,转变为了堪比九级皇的神明而已。

既然现在的力量还不够,那就再加一层!

吾歌向前再踏一步,权值79。虽然刚刚的停顿打破了九踏的节奏,但吾歌还能继续接续。

于此同时,全界遮掩天空,大半的神明国度陷入血色的笼罩之下,倒立的血泊冒着血泡,迸溅出炽热的温度。

二阶全解放,神罚锁链!

吾歌身后洞开的眼缝,阴冥之气流露不到半秒,就被恐怖的业火所席卷。

无间临世!

额头的符文光芒四射,呼应着背后的无间。

无间中延伸的锁链缓缓攀附在吾歌胳膊之上,但是并没有之前出现时那般勒紧的既视感。

就犹如闻到了同类气息的毒蛇,选择先观察后动手。

这是吾歌牺牲一次全解放的机会。而吾歌一共只有三次,可吾歌觉得,如果真的到了第三次,吾歌可能真的回不去了。

他能感受到体内有一股力量在拼命撞击潜伏的第三阶解放,只不过力道还很微弱,但变的越来越癫狂。

倘若无间再捣一乱,那真是无门可去了。

二阶解放全开,吾歌顿时感觉到奔腾的力量充斥在身体的每一处角落。

权值86!

这意味着吾歌二阶解放直接拉满了权值。

伏阙剑身的杀伐之力顿时浓重了一个档次,原先游刃有余的利爪,也不再从容。

刺入肌肤的断情之力,沿着脉络,开始大肆侵入,四处烧杀抢掠。将魔神撒旦体内积蓄的恶念斩的是一干二净。

只不过剑光散去,撒旦对于恶念也不是那么在意了,反正很快就能恢复过来。

在他看来,显然是莫斯给予的力量要更加珍贵。

于是不被重视的无情之力,开始找寻存在感,等撒旦再想解决时,已经晚了。

背部撕裂的痛楚,让撒旦都忍不住咆哮,撕裂的伤口流淌出黑色浓稠的液滴,吾歌都无法确实这还是血,因为血泊并没有分毫要吸取的意思。

要知道,即使是苍受伤流淌的血液,也是会被收回的。

所以吾歌只能认定,这位撒旦只怕早就不属于他自己了吧。

整整三只羽翼被无情击碎,无序的恶念混乱起来,更是给撒旦伤上加伤,头疼万分。

只是那么一下忽视,就葬送了自己三只羽翼,撒旦简直是把肠子都悔青了。现在他所能针对的报复对象自然就是吾歌。

只是刚刚对拼下,他显然是吃过了亏,没有怒火攻心失去理智。

而且他能感受到,吾歌现如今的生命力场,已经不逊色于很多神明了。再加上其他辅助手段,以及本就以杀伐之力冠绝的杀伐天权,这让吾歌堪比那些顶尖神明了。

容不得撒旦大意!

倘若撒旦有拿下河伯的能力,早就出手了,能打过是一回事,能擒杀是另一回事。

撒旦忌惮,吾歌可不忌惮。

此时神罚锁链已经勒的越来越紧,无间涌出的力量也越来越强,这些力量再不宣泄出去,吾歌只怕自己就要先熬不住了。

起手就是七杀其五,断灵。

这一剑看似没有什么威力,却能让魔神撒旦都为之惊色。

能够抹除灵智的力量,对于他们这些神明来说,有着致命的杀伤力。倘若失去了灵智,他们和那些只有本能的低级异兽又有什么区别呢?

所以撒旦爆发出全部力量,在断灵一式到来前,积蓄所有力量。

天魔缭乱。

黑雾在撒旦手中化作流光,在空中飞舞流动,速度越快,冲击力也在几何倍数的增长。

撒旦掌中凭空握住,一杆漆黑长戟浮现。

随着流光的舞动,撒旦长戟掀起的气势,竟稳稳压过吾歌一头,高过头顶的长戟,宛若流星般砸落。硬生生击退了吾歌这断灵一剑的去路,黑色流光将剑光击碎,却和妖火纠缠在一起。

虽然击退了吾歌,但出乎意料的事情却突兀发生了。

只见吾歌背后洞开的无间虚影,忽然在蓝光下瞬移到了撒旦面前。恐怖的吸力,在措不及防中硬是将撒旦给吸了进去,一同进入其中的,还有那些缭绕的黑雾。

这个时候深处的黑雾再次涌动,却好似无能为力般,悄然退却。

毕竟只是无间的投影,所以想要完全困在撒旦是不可能的。但是吾歌也没想过凭借这一手机能彻底解决撒旦,任何一位神明的生命力都远比异兽强悍的多。

更何况是撒旦这般顶尖的神明,即使受到过泰山的算计,不也安然无恙。饶是撒旦的力量,不也没能彻底铲除岱宗夫。

所以弑神,是很难的。

但是并非不可实现的。

无间之中,被业火缠身的撒旦,短暂的失去了黑雾的保护,因为所有黑雾都吸入到一个极深的地方,那里是让撒旦看一眼都心惊肉跳的。

代表终极的虚无。

不过即使失去了黑雾,撒旦依然还是魔神,只是相比起蚩尤还是要差上不少,比之司命也不过是胜过一筹罢了。

更遑论如今身处业火之中,恶念被焚烧的干干净净。

失去了自身力量的补给,撒旦只凭魔神之躯,倒也承得住。只是吾歌可不会让他这么安生下去。

回想着与秦广对战的时候,那剑心通明的余韵和对弑神的无畏。

伏阙剑和吾歌,都变的虚幻起来,犹如和无间身处同一个层次,而世界里只不过是投影罢了。

吾歌抱剑环身,人和剑于此刻共振,无极之心悄然运转,维持这一份频率。

剑光如长河般转瞬即至,跨过虚空从吾歌额头进入到无间之中,将魔神撒旦彻底的淹没。吾歌已经不用在意撒旦是否看到了无间深处隐藏的秘密,因为死人是不用讲话的。

无论如何挣扎,当一起归于平静,没有什么能够被阻拦。

黄原静静看着镜中盘膝的人,思量着某种不确信的可能,他还是低估了这一位的潜力,也低估了人类最后时刻的决心。

等吾歌从坐定中起身,而撒旦再未出现时,全场鸦雀无声。

所有神明都沉默了……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