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弑神之战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615字
  • 2021-09-25 14:14:39

吾歌一路越过神明领地,时间在这种极致的速度下,都失去了意义。

等吾歌遥遥相望,看见那座道观和文庙时,神明国度深处黑雾涌动,向两边挤出一个通道。

而通道前,有两尊雕像庄严肃穆,一人手持的剑,一面刻山川草木,一面刻日月星辰,是谓轩辕剑。另一人手持一尊小鼎,浓郁的药香萦绕不绝,是谓神农鼎。

这两位,正是或在人类历史神话的人物,炎黄二帝!

只见二帝侧身对望,竟是像给深处那位让出一条道来。这自然不会是二帝的投名状,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吾歌的战意以及毕露无疑的杀意。

这个时候如果去阻挠吾歌,反倒不利于吾歌的成长,只有念头通达圆润,才有可能抵达天权的终极。

看到二帝如此用心良苦,吾歌无法用言语去表达,而行动会证明一切。

此时就连道观和文庙都收敛了气息,不至于干扰吾歌的力场。

周围但凡是有头有脸的神明都汇聚在文庙所划定的范围外,静视这即将发生的一幕。他们中有不屑,有深藏的畏惧,还有隐隐的兴奋。

莫斯被困,他们才有苟延残喘的机会,可以说,他们每一位都从初生到生存,直接或间接受到人类的益处。

但可惜,他们是神明,高高在上似乎是他们唯一的标签。

吾歌凝望着那个通道,黑雾中,一个高大的人形身影出现,赤脚在地却也没有半点声响,就好像连废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黑色的绫罗缠绕了半身,其余都飞散在空中,裸露在空气中的,是极具爆炸性力量的肌肉。却拥有着相当俊美的面容,就好像是上帝捏造的完美生物。

撒旦,暗与恶极致的象征之神,亦是莫斯亲封的大魔神。

他用高傲的视线,鄙夷吾歌,也同样扫视一周,不屑于炎黄二帝的作为,以及那些围观神明的丑恶嘴脸,也只有目及道观和文庙时,撒旦的面容才有所改变。

吾歌能察觉到撒旦对于道观和文庙的忌惮,几乎是发自本能,这足以说明,无论是一气三清还是浩然正气对于魇都有极强的针对性。

只可惜的是,吾歌没能继承这两者,甚至身处这样的时代,没有人能置身事外,也就或多或少的需要更直接的力量提升。

也许只有道门中人,还能有大乘的一气三清吧。至于浩然正气,也并非是培养就能出来的,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,至于真正利用起来的,吾歌印象中,也只有林一那家伙了吧,天地剑本就是基于浩然正气的特性来形成的。

如今想这些,已是无用,吾歌提剑在手。如今的他其实也没有什么防身的护具了,况且以人之身本就是劣势,所以这就让人不得不替吾歌忧心。

只是身为当事人的吾歌,尚且不在意这些,更何况是撒旦呢。

撒旦阴冷的眼神打量吾歌,甚至都能想象到吾歌被自己一爪捅破的惨状,该是有多么的赏心悦目。

可惜,碍眼的家伙还是有的,有炎黄二帝在,怎么也都不太现实。作为多年的老对手,撒旦也很清楚这两尊雕像的本事,虽然油尽灯枯,可挤一挤总还是会有压箱底的手段的,一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。

要知道莫斯可不会在意魔神的死活,只要能给他办事的,都可以是魔神,办的越多越好,得到的青睐和赏赐就越多越强。

撒旦盯着吾歌,犹如猎食。脚尖点地,错步而出时,黑雾缭绕在本就锋利的指尖。

黑色幽光闪烁,眼看就要将吾歌分尸时,却见火花闪烁,扭曲的力场顿时将四周的废土压的下陷。

撒旦感觉到刚刚是有股奇异的力量引导自己的攻击偏移,才导致一击落空的。

这还不是让撒旦惊异的,他惊异的是,居然有物质可以在黑雾的进攻中不落下风,也没有被腐蚀的现象。

要知道即使是泰山都无法无视黑雾的腐蚀。

这柄剑到底是什么来历?

撒旦第一次有了一种错觉,被克制的错觉。

因为突兀出现的妖火,正在抵抗,甚至是焚烧黑雾!这源自莫斯赐予的力量,在撒旦心中除了道观和文庙,是没有神明可以抵挡的。

炎黄二帝都需要联手,才能对抗黑雾。

如今伏阙剑加妖火,就相当于轩辕剑加神农鼎的效果。看到这一幕的二帝,也都有些惊奇,不过他们对于天地的了解是要更加深刻的。

伏阙剑的材质是什么他们不清楚,可天权铭刻的本质,本就是不逊色于魇的力量,更何况还有无间加持,而妖火就更是齐聚了神权,天权和本源,在经过业火洗练。

如今的妖火要更加强大,对于神权物质的压制性也更强了。

吾歌翻剑,弹开撒旦,左手抵在剑柄上,天权解放。这一次,吾歌直接开到了二阶半解放。

权值78。

九踏箭步冲出,剑势到底,一往无前。

撒旦被天权解放时的天权压制那么一刹,就没能来得及做出反击,仓促之下,只能聚涌黑雾以做抵挡,在大多数时候,这样的防守也都足以守护。

但是现在撒旦面对的是吾歌,杀意凌然的吾歌。

伏阙剑刺穿黑雾,剑光搅碎黑雾,在撒旦胸口留下一道十字印记。

惩戒,以吾之名,罪其不忠不义,罚之!

炙热的刺痛感,通过躯体抵达神灵之处,撒旦从未有过如此体验,即使剑气都只能刺破皮肤让自己受伤。

而这小小的罪印,却让自己的神灵受到折磨。

尽管不曾受创,可他撒旦何事在意过区区人类的惩戒,在他看来,没有将人类赶尽杀绝已经是他开恩了。

愤怒尤如火炬般从灵识传递到身躯,撒旦不躲不避,硬是顶着伏阙剑,双手同样刺入黑雾之中,竟是要以伤换伤!

但是刺入黑雾中,撒旦却没有触碰到想象之中的脆弱感,只有滞涩的空气充斥着。

撒旦心里有些迷惑,低头看向抵在腹部的剑尖,原来并非是用剑之人太弱,而是用剑之人压根没有继续出手。

只有一柄剑自发的攻击而已。

吾歌烙印下罪印后,去哪了呢?总不会是弃剑而逃,那样撒旦可真是要消掉大牙了。

撒旦没有看到,可二帝看的清楚。

此时的吾歌依然还在撒旦面前,只是不多不少不偏不倚的向后退了一步,这一步,精准的拿捏了分寸,也避开了黑雾最敏锐的感知范围,凭借无极之心的遮掩,吾歌已经完成了他要做的事情。

轮回之镜中,黄原看的分明,吾歌缔结的印记中,可不就是黄泉生死印!

吾歌在轮回之镜中学会黄泉生死印,黄原不惊奇,但是用的如此纯熟,黄原是万万没想到的。

他到底在轮回之镜中轮回了几次?黄原忽然有些不太确信了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在轮回之镜中,那团大家伙,还在不停的吞食着,直到彻底割据一方后,才会停下来消食,而进入这片区域的阴魂,哪里是去轮回,是去它胃里翻滚!

而它传递给吾歌的,就是在轮回中,不断加深的体悟。

吾歌缺的是时间,但省的也是时间。

吾歌接剑后撤时,撒旦收回黑雾,化作一根骨刺,前冲而至,吾歌提剑抵挡,骨刺和剑面相撞,吾歌被击退,后止了三步才稳住身形。

经过这一次碰撞,吾歌才真正体会到一个完整魔神的力量之强,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。

就是无极之身,也不过如此吧。

只是撒旦再想追击时,却落入了黄泉生死印中,阴死之气犹如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,蜂蛹而出,这不仅仅是来自阴曹地府的力量,还有死于这片废土之上,所以不甘轮回的生命。

即使弱小如他们,现在也能给这位魔神带来无尽的麻烦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