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为你添一份祭品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002字
  • 2021-09-24 12:43:17

岱宗夫似乎也不想动身,就坐在亭中,而亭的上空还是那个时钟在悠悠的转动。

每过一刻便是一声。

如今泰山现行,四岳隐匿。对于神明国度的格局来说,显然是一个大变动,尤其是他们不知道深处的那位,能不能咽下这口气。

不过吾歌清楚,他咽不下!

因为对吾歌的锁定一直都在,只不过被泰山挡下了而已。

吾歌不解:“前辈何以至此境地?”

身为五岳,信仰和供奉之力绝对冠绝一时,又怎会落得如此境地,倘若不是最后保全了那一份本源未灭,只怕现在,这唯一余留的神灵之躯,也将不复存在。

“这个嘛,要从很久之前说起了。”岱宗夫回忆着。

“那时候大魔神蚩尤也才刚刚破开暗幕离去,神明国度还是处于混乱之中。也是那时候,外界神明开始认为五岳是想独善其身,所以隐匿起来了。

但实际上并非如此。

我们会这么做,也完全是因为借助混乱时,莫斯的突然出手。北岳恒山遭遇袭击,本夺去大半本源,我果断出手将北岳流放,才避免了北岳被完全侵吞的结局。

但也因此,莫斯盯上了我。”

岱宗夫感叹不已,为了兄弟,把自己也搭进去了,尽管岱宗夫如今想的开,当时也是万般无奈。

“在魔神蚩尤被分解,黑暗禁区封锁后,莫斯缔造了一个大魔神撒旦,而且完全是由他自身的力量为基础构造的,所以先天就压制我们神明一头。

随着蚩尤被解体封禁,属于他的权柄也在逐渐被剥离,而当初逃逸出去的神权物质,有一部分就寄生在黑暗禁区,它们把属于蚩尤的神权带了回来,撒旦越来越强,而蚩尤会越来越弱。

这也是为什么,那位主城城主可以压魔神蚩尤的根本原因。并不是城主太强,而是魔神太虚弱了。没有足够的祭祀,根本无法恢复他的力量。

而得到这部分力量的撒旦,很快就全面超越了河伯和我,就是三圣兽联手,也只能保证不败而已,倘若玄武没有死在莫斯的手里,四圣兽在此,也不至于被动成这样。

后来莫斯还没来得及一网打尽,林国忠就突然闯了进来,以接近百分之百的权值,封禁了莫斯,也封锁了那座深渊。

但是莫斯只是被封禁而已,并没有彻底被剥离权柄,撒旦也没有被封禁。

所以莫斯需要本源恢复,撒旦就必须出手,而他选择了我。

三圣兽自保尚且吃力,自然顾不上护我,所以撒旦第一次出手就是针对我,封禁虚空,让我连逃跑的路都没有。

我也很快败下阵来,只能被动防守,逐渐丢失权柄和本源,好在的是凤和河伯联手打破封禁,给了我一个机会,反击的机会。

撒旦不敢追入虚空,因为那里有齐聚的五岳,所以他只是留下来足够磨灭我神灵的力量。只是他没有料到我会选择硬拼的方式,散去本源,去诋毁魇,最后我只能以归寂的形式,保留这最后一丝神灵。

倘若有人能接引我会来,想来是继林国忠之后,人类再一次对莫斯发起进攻,那也必然可以解决我的麻烦。虽然有些小波折,但大体上还是如愿的。”

听完岱前辈把这些经历轻描淡写的讲出来,吾歌只觉得心胸烦闷。

“岱前辈,不打算继续隐匿了吗?”吾歌问道。

岱宗夫看着吾歌的眼神带着莫名其妙,“还藏着干嘛?都死了,本源也只剩下这一丝了,躲什么躲?”

那一丝本源,吾歌交还了,毕竟岱宗夫的神灵之躯还能维持,那一丝本源至关重要。

只是仅凭这一丝本源又能撑多久呢?不隐匿的话,那个家伙,恐怕不会放过岱前辈吧。再加上自己施加罪印的过错,吾歌心中有了一番计较。

“既然前辈已有定夺,晚辈也就不多说什么了。但是晚辈自己的过错,终究还是要去弥补的。”

吾歌诚恳的说道。

岱宗夫立刻就想到吾歌要做什么,只是他自然没有阻拦吾歌的必要,但对于吾歌能否功成,他是抱着不确信的。

何止是岱宗夫不确信,其实司命、河伯也都想看一看,吾歌到底有没有担负重任的本事。

当下,就正是一个机会,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。

吾歌拜别岱宗夫,走下这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,每一步都沉重无比。看着自己烙印下的罪印,尽管有岱宗夫的开解,吾歌也依然无法释怀。

古时登临泰山,尚有祭品礼供,今日吾歌两手空空,怎么看都过意不去,所以他要带一份祭品回来!

在泰山时钟的钟音下,吾歌踏上了他的征途。

这是吾歌第一次在神明国度毫不收敛的释放力量,妖火双翼张开时,就成为了神明国度唯一的光芒。

全速前进下,神明国度的广袤也显得有些吃力,仅仅片刻功夫,吾歌就从两位神明领地中掠过,而这两位神明还没来得及宣告主权,就只能望而却步。

不是所有神明都拥有综合性的力量,也不是所有神明都曾拥有香火供奉又或者祈求祷告。

所以这些神明,只能为自己微不足道的所谓神明尊严而活。

吾歌对此选择直接无视,他们视若禁忌的神明尊严,又何尝不是人类赋予,如今这般模样,反倒叫人可怜,只可惜,吾歌不会怜悯他们。

一路穿行无碍,虽然招惹了诸位神明的不满,但是吾歌没有退意。

他一开始来到这里,确实是要在不拉仇恨的情况下,尽可能探索神明国度,并且获取更多的神明善意。如果能像司命那样缔结契约,自然是再好不过了。

但现在吾歌想明白了,无论是拉拢也好,投其所好也罢,真正有效的方法,还是手腕要硬。

神明国度的泾渭分明,就导致了他们的多变,吾歌没有精力去一个个的寻访,所以他同样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,他吾歌有这个能力,压服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