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古来都随风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496字
  • 2021-09-24 09:50:56

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踏过,烙印下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罪印,即使不是被惩戒的神明,都为之愤怒不已,更何况是本尊泰山呢。

吾歌都已经准备好迎接岱的怒火,可是没有!

山顶上,吾歌所看到的,只是一个坐落在亭中,枯死的老者,在他的面前,还有一个笼子,笼子中,是一只被冻成冰雕的鸟。

这时候吾歌才发现,冷!

白雪皑皑覆盖了整个泰山山巅,寒冷刺入骨髓之中,冰冻的灵魂都要迟缓个几秒,才反应过来,泰山已死!

整个神明国度都寂静了,没有神明再因为之前的罪印而冲动,他们的怒火在这皑皑白雪中消退。

泰山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吾歌唯一能感受到的温度,居然是自己的罪印!这是多么讽刺的现实啊!可吾歌似乎什么也做不了。

虚空中的大公,透过轮回之镜看到了这一幕,陷入沉默。

轮回之镜的反馈是,超出权限。

“超出权限啊…”

大公黄原叹息桥声,在他的意识中,有另外两个声音渐次响起。

“它已经能出手了吗?”

黄原不语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超出权限这个问题,只发生过一次,那一次是大魔神叛变,莫斯从中作梗,所以超出权限也并不意外。

自然而然的,遇见超出权限这种状况,会想到莫斯。

但是超出权限只在莫斯身上吗?

黄原不敢断言,但是要说莫斯没有掺和的话,黄原也不相信。只是一旦这么想了,就会发现一个事实,莫斯,它正在逐渐摆脱限制!

那一声叹息包含了很多意味。

另外一个声音也有些苦涩,说道:“我们,该怎么办?”

这次黄原回的倒是相当认真:“他们不是要打吗?我们帮他们打,打乱了,我们才有机会把世界中心捏在手里,它该退休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股意识从黄原脑海退去。

黄原凝望轮回之镜,他还有一个想法没有分享给那二位,因为那太过惊世骇俗了。

……

吾歌走到岱的面前,他几乎是断定了,这个死去的老者,就是岱。

在临死前,他把东岳泰山流浪在虚空之中,保全了泰山,但彻底枯竭了自身。

这是吾歌所难感受到的所有信息,也是最后的信息。

罪印如同一个玩笑一般晃动着,吾歌第一次觉得自己,似乎还不够成熟,不够坚定,不够果决。

这不是一个上位者该有的素质,但好在吾歌也不是上位者。

望着这空寂的一切,吾歌哽咽难鸣。他还没来得及,质问这个岱宗夫,为什么要离开人类,但时间已经把他彻底剥离了,一切都没有了意义,剩下的,就只有新仇旧恨。

泰山尚且如此,其他四岳只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……

吾歌还在想着,忽然有一丝本源,从笼中鸟里飞向吾歌。

于此同时,鸟彻底被抹除,而笼子化作紫黑色的雾气扑向那一丝本源。

就好像这笼子的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这一刻,而那只鸟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既定的结局,却无怨无悔。而死去的老者,回光返照的延迟,也终于有了机会。

只见低着头的老者,脖子微微弹动了一下,然而整个泰山却轰鸣不止,钟音大震!

这一声突然而至的钟音震荡了黑雾,虽然没能震散,但多少是阻缓了黑雾的速度,但是来不及了!

这个时候老者似乎也发现了意外,那就是罪印!

罪印烙印满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时,就不仅是烙印在台阶上了,而是整个泰山,包括老者,包括时钟。

当老者动手的时候,罪印也发动了,那一刹的阻碍就影响了泰山的整体运转,导致第二声慢了一个节点,这一个节点就会导致岱的计划破产。

一丝遗憾从岱的眼中浮现,只是还没来得及扩散,一切就结束了。

吾歌出手掐灭了这团黑雾。

在黑雾吞掉那一丝本源时,吾歌一把抓了进去,硬生生从中抢过本源,妖火反包围了黑雾,烧的噼里啪啦。

但是妖火并不能完全烧掉黑雾,那是源自莫斯的力量,虽然并不是莫斯出手,但是肯定是牵扯到了莫斯。

这时第二声钟音来袭,再次震荡黑雾,溃散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,妖火压胜一筹,第三声钟音到来时,才彻底焚尽黑雾。

只不过黑雾被掐灭的那一瞬,吾歌也察觉到一道目光临至,也只是一眼而已,就好像已经锁定了吾歌,而吾歌也方向锁定了他。

大魔神!

这个气息和那位大魔神如出一辙!

但是锁定很快就被模糊掉了,可以肯定的是,他身处在很深的地方,极有可能和莫斯有很深的牵连。

“那是现任大魔神,撒旦!”

这时岱的及时点出了他的身份,同时说道:“上一任大魔神是蚩尤来着。”

“那时候蚩尤还没有和莫斯有所牵连,只是蚩尤不甘心被封锁在神明国度之中,而纵许青龙苍和查统治外界。

说到底,蚩尤还是人族的一脉,黄帝在他违背誓约时,也没有赶尽杀绝,本以为他出去后能限制苍和查,却没想到会遭遇伏击,也没想到黑暗禁区的那物质,会这么渴望截取本源。”

岱苍老的面容抬头看向吾歌,眼神中平静如初。

“撒旦不一样的,他是莫斯亲手捏造的。所以他只忠于莫斯,在他身上有着对我们来说致命的力量,属于莫斯的魇。”

吾歌没说话,看着老者额头闪现的罪印,负罪感油然而生。

虽然没酿成什么打错,但显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这种惩戒伤害是其次的,折磨是最痛苦。

“岱前辈,对不住,是晚辈莽撞了。”吾歌深深拜身,表达自己的歉意。

岱宗夫随意的摆手,不只是宽慰吾歌,同样也挥去了这些寒冷的气息,只是这皑皑白雪,老者似乎颇为偏爱,依然保留着。

“没有你这番莽撞,我这番后手如何能用?也多亏有你在,还能留得我这副残躯苟延残喘。”

老者看的很开,也很喜悦能见到人类的后起之秀,即使是当初的林国忠都没有这般让老者欣慰。

林国忠,太没有血性了,这会是他的软肋,也将是污点。

“泰山已死,而我还残留这些意识而活,多少有些不妥,不过看到你,我想我还得撑上一阵子才行啊!”

吾歌无言,这位岱宗夫多少和自己想的不是太一样。可能是之前把老者恶化的缘故,吾歌这样为自己开脱着。

“前辈,其余四岳?”

“都还在,孩子,你要明白,只有泰山死了,也只有泰山应死,泰山死而不僵才是最好的诱饵,牺牲品。可惜钓上了鱼,老头子没本事留下来,还搭上了老命,失策失策。”

老者说是失策,其实半点羞愧之意都没有,他本就是李代桃僵,保存其余四岳的,既然四岳还在,也就用不着羞愧什么的。

这也就是黄原想到的,阴曹地府对于泰山的了解,可远比莫斯了解的多的多。

但是仅仅如此吗?

黄原想了很多,依然不敢确信,这位岱宗夫到底安排了什么局,倘若吾歌不出现就不会引动泰山露面,自然也不会有这番失控。

这是不是说,岱宗夫把这一切都算到了呢?

如果吾歌出手不够及时,他还有没有后手呢?

黄原想不透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心累了,和泰山比,怎么比都不够。

古来历世都随风,无我无他无万古。

岱宗夫,泰山如是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