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轮回之镜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579字
  • 2021-09-22 12:00:39

谈不得敬慕,吾歌很难去想象,已经身为阴魂的他们,还要以这样的方式去做些什么。

这种感情,也都是复杂的。

黄泉路的尽头,就是三位大公的冥府,而三位大公,又只有一位还维持着清醒状态,也就是现在站在吾歌面前的这位老者。

大公,黄原先生。

至于另外两位大公,应该是处于长期沉睡的状态吧,毕竟肩负的是黄泉、忘川和奈何。在第三层虚空稳固失败之后,这两位大公就因为受伤不得不陷入长久的沉睡来恢复,那些黄泉液,除了稳固虚空外,还能够粘补灵魂,修复灵魂创伤,只不过除了大公和十位殿主外,很少有人能享用。

“黄原先生,我来了。”吾歌轻声道。

这时的黄原先生,才从面向轮回之镜的方向,转向吾歌。

“来了啊,从轮回之镜中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,你肯定会来的。”

黄原先生的面庞并没有沧桑的模样,但是那一双洞彻一切的双眼,犹如黑洞般,深深吸引着吾歌陷入进去。

吾歌不解问:“我在轮回之镜中?”

“当然,每一位代权者窃取天权时,轮回之镜都能看得到的。更何况,你身上还肩负着一整个地狱呢!

倘若你有一点点失控,都有可能导致无间地狱直接降临。到时候,莫说是虚空了,就是世界都将再一次迎来苏醒和死战,世界和莫斯,将共同地狱无间。

这也是我关注你的原因。”

黄原先生的话很耿直,就像一个严厉的长辈那样。

也就是说,直到如今看来,吾歌所做的,都还算是在黄原先生预期之内,没有什么不好的状况发生。

“吾歌在此谢过先生关照。”

说罢,吾歌深鞠躬,朝着黄原先生。

而黄原先生接受的也坦然。

待吾歌起身,黄原先生再次说道:“吾歌,神明是很复杂的。司命也好,河伯也罢,甚至是我阴曹地府,都失去了原有存在的价值。

只不过不同的是,河伯和阴曹地府找到了新的存在价值而已。可我们,依然失去了很多。

在这里,再也没有人了。死去人的灵魂,是不会往复到这里的,吾歌,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意味着什么?

吾歌没太想明白,所以就干脆摇头不语。

“你们是干净的啊!这也就是暗幕的意义,彻底把神权扭曲的世界,与天地隔绝开了,把肮脏和污秽都留在了这里。

所以,轮回只是我们的轮回,国度只是我们的国度,而不是你们。”

黄原先生如是说道:“参与暗幕的神明很多,死去的也很多,反对的也很多,逃跑的也有。可无论如何,在这里的神明,都算是付出了一份力的。

我在这里,向你祈求,莫要赶尽杀绝。”

“可好?”

吾歌深深对视黄原先生,他不太清楚大公为何如此说,但是这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的猜测。

于是吾歌回道:“黄原先生,生死有命,富贵都不在天,何况违逆。”

大公了然,深深叹息一声:“倘若能杀你,我不会犹豫。”

“谢过黄原先生不杀之恩。”

“不杀你,是因为这世界唯一可能延续的种子,就在你们身上,小不忍则乱大谋啊!”

黄原先生转向轮回之镜,指着它说:“你看呐!”

那里无数的阴魂,野鬼奔赴进去,又有无数的阴魂从轮回之镜的另一面回归。

就如同一个圆,以轮回之镜为节点,正背两面,是开端,也是终结。

轮回的开端是阴魂的终结,轮回的终结,却又是阴魂的开端。

此谓轮回之镜!

“去吧,吾歌。不经历轮回的沉淀,你何德何能得到阴曹地府的认可?如若你真是那泯灭一切之人,那就证明吧,吾歌。去吧,去吧。”

黄原先生摆着手,挥向轮回之镜。一条黄泉路的分支,延伸向了轮回之镜。

百滴黄泉液,一世换一生。

接过这百滴黄泉液,吾歌踏上黄泉路,走过鬼市,穿过殿府,跟着那些阴魂飞舞的方向,一步又一步的迈向那里,轮回之镜。

轮回是什么?

吾歌最初的印象是来自书籍而已,可对轮回有所体悟是什么时候,是彼岸花,是图莱编织的精神领域,是黑暗禁区永世沉沦的统治。

可专属于人世的轮回,又该是怎样的?

美好又或是痛苦,却都值得这些经历了一遍又一遍的阴魂,前赴后继的赶往,哪怕付出并不对等的时间和精力。

抱着一种虔诚的敬畏,吾歌迈入了轮回之镜。

犹如被一层水泡包裹,温热中有着柔顺的舒适,可下一瞬,突然而至的失重感侵袭。

仿佛经历了很久很久,久到吾歌都忘记去计时,去心算,去感应。一切念头和精神,都被摒弃在外,如今的自己,只不过是一团意识罢了。

在黑暗空洞的世界中,游荡着,抓住每一点光亮,犹如饕餮般本能的去吞食,不去顾忌所谓的后果。

每一个光点,都是一段人生。

这浩淼的空洞世界,究竟有着多少种人生,那是无法去统计的。正如人类的梦,一层嵌套一层,同样是那般无法琢磨,无法统计。

吾歌的意识在吞食中越来越庞大,他所沉沦的人生太多太多了。

在那个和平的时代,吾歌当过贫苦人家,辛劳一生却活活在灾害中饿死。

当过诗人,在那个战争不断的年代,读书无门,报国无力,在边塞奉献了蹉跎年华。

当过富家子弟,荒淫无度,遭逢家世巨变时,忍受不了落差自杀而亡。

当过官,做过苦力,上到皇帝下到窃贼,都是人生。

所谓人生九等,其实只不过都列一等罢了,最后都归入一抹泪光和死寂,无何不同。

彼岸花的沉沦,是将欲望放大,图莱的沉沦是将希望放大,黑暗禁区的沉沦是将原有的复原并固化。这都是轮回,也都不是轮回。

真正的轮回,就当如这般,浑浑噩噩中开启不一样的一段人生,再经历一次不一样的时代,才能明白,轮回之外的,于自己而言是什么。

只是,这本也是一场杀局。

人如轮回,沉沦永世,在无数的人生中迷失自我,迷失生命,模糊记忆。

大公的杀局,于此处毕现无遗。他终究,不再是人类的大公了。

这样的大公,吾歌还曾想过,若他是还是人类的大公,该有多好。可这样只有一世的大公,不要也罢!

如若没有进入过虚无,没有体验过死寂的沉沦,吾歌兴许真的要栽在这里。

在空洞中,那团意识已经庞大到随便动一动就能够吞噬掉一部分光点,在多段的人生撕裂意识和记忆,直到彻底成为某种混杂到极致的意识载体而已。

而这个载体,将成为轮回之镜的灵体,一个混乱却没有危胁的灵体。

大公好算计啊!

从无数的记忆中寻回自己,对吾歌而言并非难事,妖火只要焚烧起来,一切都将没有意义,但吾歌并不想这样做,因为这样是会破坏轮回之镜,拉仇恨的。

最后的方式,就是抽丝剥茧般,让自己全身而退。

即使舍弃这般庞大的精神团又如何,当轮回之镜烙印上属于自己的印记,难道还能被针对不成?

当吾歌完成这一切,最后回望那团意识时,还是难免有些感伤,记忆里的人生经历,被压缩到了那团意识之中,留在吾歌身上的,也仅仅只有一些痕迹。

可这都是吾歌亲身沉沦所体悟的,说不留念,也都是太过绝情。

“再见。”

那团意识在颤动中,恢复本能,还要继续吞食。

吾歌没有时间去陪着它经历,只能祝福。也许有一天能够这么安然的寄居,也很不错吧。

……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