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大公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541字
  • 2021-09-21 15:02:42

忘川冥府的尽头,就是那位大公。

一条青砖弯路铺了过来,一路铺到吾歌面前。河伯也跳到吾歌身侧,只不过没有看向大公,而是看向秦广。

被忘川河拉回来的秦广此时还沉浸在一种明悟之中,那是对七杀第六式的感悟,即使并不能施展,但从中得益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反观河伯自身,对那惊才艳艳的一式,除了忌惮就还是掂量。

而秦广却能从中提升自己,这是河伯羡慕不来的,倘若此时是在神明国度中,也许河伯会忍不住起杀意,但当着那位大公的面,莫说秦广,就是吾歌,河伯也不敢碰。

十殿阎罗也就是全部到齐的时候,能让河伯退让。

可一位大公出马,河伯就得小心思量着分寸。因为大公是阴曹地府的主心骨,说是泥菩萨都不为过。那些阴魂野鬼,也许会反叛十殿阎罗,但绝不会想着伤害大公,正相反,只要大公现身,所有的阴魂都会俯首退步,不敢造次。

这也就是说,任何一位大公拥有的,就是一整个阴曹地府的拥护。

像这样的大公,一共也只三位。

吾歌自然猜不到河伯心里明灭不定的念头,他看着这黄泉路,莫名的有些排斥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偷走了,只能干燥火,没法出气。

不过吾歌很清楚,这并不全是因为剑心通明被打断的缘故,也不是秦广被扯走的缘故,而是杀伐和惩戒天权本能的排斥。

想来,是因为阴曹地府摆渡的阴魂,打破了杀伐天权泯灭,惩戒天权的处罚权柄。

这也从一个侧面,突出了神权和天权的对冲。

吾歌深吸一口气,也不顾身旁的河伯了,踏上黄泉路,随着忘川河的回涌,一步步向着尽头走去。

而在尽头与吾歌之间,还有着地府入口。

踏进去时,那种阴冥的冷意扑面而来,却被无间符文照单全收。从某种感官上来说,好像这是如出同源的一股气息。

而后重重迷雾散去,吾歌看的到无数的阴魂飘浮在一摊巨大的湖泊上。这湖泊大到忘川河从其上流过时,都颇为渺小。

更别提吾歌这么一个小小的人了。

这湖泊完全是由浓稠的淡黄色液体构成,其浓度之高,仅需一道提炼就足够凝结成透亮的晶体。而液体的来源,却正是这些飘浮的阴魂。

阴魂的身上,时不时会散逸出一丁点的黄色亮点,在空中这些亮点碰撞,聚合,直到越来越大,大到不足以飘浮在空中时,就形成液滴,滴落入湖泊。

以吾歌现在的步速,每百步才能看得到一滴滴落,这意味着这几乎无可计数的阴魂,需要这百步的时间,才能凝聚一滴出来。

不只是难,也是骇人啊!

形成这样一个湖泊,到底需要多久?百年足够?

这就是黄泉液,稳固虚空最根本的物质。

怀着这样的疑惑,吾歌继续向前走去。也许是因为走在黄泉路上的缘故,那些阴魂即使看见了自己也没有要搭理的意思,仍然不停的飘浮在着。

走了这么长的路,依然还没能看得见尽头,但吾歌依然不会有焦躁的情绪,也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考验。吾歌反倒觉得,这是大公在给他时间,去观摩阴曹地府,去思考,去临摹。

一个世界有生命的离逝,自然要有新的生命诞生,此之谓轮回。

可轮回,一直都是被世界所掌控的权柄,直到异变发生,世界本源剥离,权柄也四散而出。属于轮回的权柄,也逐渐勾勒成阴曹地府的模样,生与死,爱与恨,情与忘,尽在其中。

就好像专门为了吾歌到来,所庆祝的欢迎仪式,在奈何桥的后面,孤魂野鬼走在鬼市中,向着一个方向,黄泉路指向的尽头,轮回之镜。

吾歌明白,大公知道自己携带了什么。因为无间中的小世界,在缓缓的改变,向着一个有始有终的节点进发,而这节点连接起来,却正是一个圆。

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时间自然也能抵达到这一步,但是大公可不只是想要节省一些时间,他是想跳过这一段,硬生生截下这一节时间。

奈何桥上,足足比鬼市高出半个位阶,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远处,轮回之镜里,无数人的诞生,死亡,轮转,回归阴曹地府,再一次步入轮回之中。

阴魂只需要凝聚出十滴黄泉液,就可以进入鬼市,而在鬼市凝聚百滴黄泉液,可以有一个选择。

是进入轮回之镜,还是定居鬼市。

而在千滴之后,会有第二次选择,是进入轮回之镜,还是选择官制。

官制,一级九品,最低是九品。级别依次是从仗官,到刑官,再到掌司,在之上就是十位殿主。

第一级仗官,分为刑仗和徒仗,刑仗执刑,徒仗抓人,每千滴一品。

第二级刑官,分为判官和狱长,前者定罪,后者待罪。每万滴一品,且附有考核制度,考官为上一品。

第三级掌司,分掌刑事区域,阴曹地府一共不过十三位掌司,当然还有十位挂名掌司。每十万滴一品,且由十殿阎罗王考核,获得其中任何一位考核都算,并且自动划归为该阎罗王的下属掌司。

掌司封顶一品,累积一百万滴后,可以向该殿主提一个要求,在阴曹许可之内。

这就是阴曹地府的全貌,也即使规矩,是阴曹地府的规则。

规则,是本源衍化权柄的体现之一。而这本就是世界逐步完善天地的本质,如今,他整个的全貌都展现在吾歌面前,符文内的小世界已经真正开始有那么一些真正世界该有的样子了。

只是可惜,小世界并不能真正衍化成世界,除非吾歌将它从这个世界中带出去,放到时空长河之中,或许还有那么点希望。

而如今,小世界成长的越快,吾歌对世界的体悟就越深,也会愈发接近无极,以这种作弊的方式。

当吾歌窥一斑而见全貌后,他踏过奈何桥时,有一缕清明涌上心头。

奈何桥是没有孟婆的,因为不存在什么投胎转世,因为轮回之镜也只是给予这些鬼魂的梦境,以另一种方式,创立的虚幻世界,满足和安抚了这些鬼魂的梦。

就如同…图莱那般。

只是图莱是因为人类自身的祈愿而导致的,他是被动的。

而阴曹地府,却是在叛乱中,主动为了安抚而创造的,而大公们,是这一计划的创始者,完善者,十殿阎罗只是出力搭建起来。

这也是为什么,阴魂都愿意无条件信奉大公。

也许,大公本就是从他们中脱胎而出的呢!

吾歌忽然想起那个要求,积累一百万滴黄泉液,就能够向十殿阎罗提一个要求,在阴曹地府允许内。

所以,这就是你吗?大公?

怀揣着疑惑,吾歌离冥府越来越近,可内心的悲伤却愈来愈重。

就好像,看见了先人陨落于此,成全于此,奉献于此。那些宣言,那些承诺,那些郑重其事,都随着一滴滴汇聚起来的黄泉液,一同交付于其中三人。

也是这三人,分别向秦广王,阎罗王,卞城王提议,建立了轮回之镜,从此,阴魂才有了继续下去的希望。

轮回之后是忘川,忘掉前世今生,做回阴魂,再一次轮回。

这不是圈养,是腐化。

是阴魂们的自我腐化,只为了一个梦,仅此而已。

为了这个梦,有了三位大公,而这三位脱疑而出的大公,在获得了忘川,黄泉和奈何的认可后,凌驾于十殿之上,守望世界。

稳固虚空,和坍塌为战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