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弑神式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621字
  • 2021-09-21 10:56:01

十殿阎罗秦广,这个名字来头很大吗?

吾歌迷惑的看向河伯,那一脸无知的模样,着实让河伯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“秦广,是阴曹地府的起源之一,算上另外九位,共同掌管阴曹,并且负责维持轮回。而且秦广的战力,在神明圈子里,也都是数一数二的。”

河伯说的时候,是不参杂其余成分的,说秦广数一数二也是不假的。没有这样的战力,阴曹地府如何能占据第二层虚空呢。

这时秦广也望来,变幻无常的面容里,有着饱经沧桑的平静,看的吾歌有那么一瞬的失神。

“你就是吾歌?”秦广问。

吾歌自然不会否认,点头称是。

“那就好。”秦广这句话反倒让河伯松了口气,就好像是对吾歌的什么赦令一般。

可当船要继续前进时,秦广却不走也不让,就横隔在阴曹入口处,静静的目视前方。那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傲视,让河伯有些不太高兴。

毕竟是那位请求河伯做中间人,引领吾歌过来的。

他本以为阴曹地府会派个掌司就行了,却没有想到派的是混了掌司闲职的阎罗。在河伯认知里,秦广是出了名的暴力,但凡有违逆者,必然出手,不论强弱,不论生死。

“前辈这是?”

“怎么?该不会认为自己随随便便就能进去吧?”秦广反问。

吾歌面色沉重,秦广的杀意在一瞬间已经凝重到天权都做出反应了。

“自然不会,但前辈未免有些不太礼貌。”吾歌身上血色浮现,和秦广的杀性积累的杀意不同,吾歌的杀意更多的是天权附加,杀伐天权最强的是杀伐之力,杀伐越强,杀意自然越强。

这一瞬间的碰撞,也没能引得虚空震荡,可见这一层虚空的稳固。若是放在了第三层虚空,只怕这会都要支离破碎了。

“这样还算有点血性!听说你继承的是杀伐天权,那真不巧,我也对杀伐之力有所感悟,七杀其四就是我烙印上去的。”

秦广的话犹如惊雷,乍现在吾歌脑海之中。他现在倒也明白了为何那只哭笑鬼会这么说了,如果作为源头的秦广创造了七杀其四,那倒是说的通了。

吾歌会七杀也是取自杀伐天权中的烙印,实际上七杀只有第一杀断命和第二杀断物是专门针对生灵的。从第三杀开始,就对特殊生命和神明有极强的针对性。

但是关于七杀的出处,吾歌确实没有深想过,一直都觉得是杀伐天权自带的,没想到是有人烙印上去的,这正好,吾歌也有要请教的东西。

“那前辈,就看好了!”

伏阙剑起,剑光扶摇直上,吾歌接剑劈下,七杀其一,断命。

剑光闪出的时候,秦广才有所动作,一柄算不得精细的魔刀树立在秦广面前,当秦广握住刀柄时,杀意就不再收敛,蛮横的撞向四周。

激荡的杀意化作弥漫的刀光,割裂吾歌汇聚的血光,而斩出的断命一剑在弥漫的刀光中泯灭了,离秦广也只差区区三米而已。

一声“尚可”悠悠然飘出,就好像在对吾歌打脸。

不过吾歌混不在意,运用七杀的人,和创造七杀的神比,当然是自取其辱,不过吾歌的七杀终究是吾歌的,而不是秦广的。

在刀光肆虐中,嘭的一声,杀意凝聚的刀光被生生炸裂了一个大空缺。

而就在这空缺之后,吾歌第二剑已至,七杀其二,断物。

沿断命的余韵和空缺,断物一剑横空而至,就连秦广都微微诧异,也需要那么一刹来思考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而一刹之后,剑光将至,秦广横刀挡在胸前,也不见有什么其他动作,仅仅只是一挡,就接下了这一剑。

而代价是魔刀的破碎。

只是下一瞬,又一柄魔刀出现,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魔刀出现在秦广身边。

天罗十刹刀,一息。

河伯是认得秦广的神技的,也是这一击,曾经平定了转轮王的叛乱,也正是那次叛乱,导致了阴曹地府将近十年的虚弱,以至于失去第三层虚空,不得不撤到第二层。

只需要一息,被魔刀锁定的地方,就再无任何逃脱的可能,唯有硬接。

吾歌全界开启,血煞战斧凝聚在十方天地之中,吾歌居于中心,以无极之心调度,每一斧都准确无误的斩击在魔刀上。

碎裂就再凝,凝了再撞。

从一杀到五杀,能用的手段吾歌全部用上了。但也仅仅只是勉强接下这一神技。

“现在是不错了。不过,只有这样吗?七杀作为杀伐天权的精髓,可不只有这种程度,哪怕在你之前并无先例,你也不该只是如此。

在顾忌什么呢?我也很想见识见识,第五杀后的那两式。”

秦广从第一式到第五式都是明悟的,但是第六式和第七式,似乎触及到了某种禁忌,非人族不可学。

这意味着,最后两式必然是由人族所创的。

很期待啊!秦广眼中的火热在不断燃烧着,他不用神明的力量,吾歌不解放二阶天权,就纯粹的凭借技艺去战斗,反而更加畅快。

“如您所愿。”

合眼轻语,吾歌内心又何尝不是如此兴奋,因为这是第一次,七杀其六登场。

双手握剑提在自己面前,无极之心犹如阵眼般,驱散了一切情绪,只保有最纯粹的剑意通明,甚至连无极之意都被摒除在外。

这一剑,只需要纯粹的剑和人就够了!

秦广面色有些凝重,这一剑和他预想的是不一样的,他以为第六剑会是千变万化,包罗前五式,而第七式收束为一。

但如今,第六式就是一,纯粹的一,却是剑和人的统一,而不是前五式的统一。

“何等天姿,何等美妙,我秦广不如。”

淡淡的话语落下,一道冲天的剑柱撒落,将秦广完全的包围住。天罗十刹刀还没成型就被无情击碎,一切所谓神技,在它面前不堪一击。

吾歌还在保持着剑意通明,只要没有人干扰到他,他就能一直维持着第六式,直到真正的,屠神!

七杀其六,断神!

真正针对神明的必杀技,断绝神力,斩断神技。

但是仅仅只是这样还是不够的,吾歌只能做到剑意通明,而没有剑心。剑道一途,走的最远的剑门,对剑心也只能是看缘,看命。

没有剑心通明的断神,并不能真正的对秦广造成足够的威胁。

但吾歌有无极之心,以无极之心衍剑心,伪的或许不够完整,但足够纯粹。

这一刻,剑光撒落的时候,带着意志,专属于人的意志。

这一刻,吾歌的心底里响起一个声音:“吾乃人中杀神,可这一生未曾杀神,创此式,刻吾命,望后世圆吾愿,证杀神之名。”

这一刻,吾歌知道这个人是谁,也知道这个人内心曾经有多么不甘和痛苦,如今,断神再现。

属于人类的荣光从未远离,只是没有人发现罢了。

在剑柱中,秦广终于明白了这一式,但对这一式,秦广也只能摇头。针对神明,它无解,无法,无道。

秦广身后,阴曹地府的大门浮现,一条混浊翻滚的黄色河流穿过虚空,卷起秦广退后。

河伯失声叫到:“忘川河!”

是的,黄泉路上奈何桥,桥下忘川几步摇。

这就是忘川河。也是七杀其三的间接缔造者,曾经一位死去的大能,在忘川河前,悟断情,却斩不断情。

吾歌醒来,忘川河的冲刷,打断了吾歌的剑心运转。

实际上,即使忘川河不出,秦广也不会有事,毕竟秦广没有动用所有力量,而这已经是吾歌这一式的极致了,除非剑道上吾歌能再进一步,不然真正的弑神,是无能为力的。

忘川河出,黄泉路还远吗?

黄泉路的尽头,有一个人在凝望吾歌,带着深切的关怀。

地府大公,人族先贤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