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接引
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516字
  • 2021-09-20 09:37:12

即使有河伯引领,这段路程也有些过于悠长了。

可是速度在抵达世界极致的时候,就需要在破碎空间中穿梭而过才能继续提升速度,从而在不破坏世界架构的基础上,进入虚空。

是的,河伯就是要带着吾歌和那艘船步入虚空之中。

在沿途中,吾歌还见到了一些神明的领地,但是却不再有神明主动现身,表明交流的欲望。大多都对吾歌视而不见,或者干脆隔绝吾歌的窥探。

对于这些神明的淡漠,吾歌并不感到意外,甚至相当认同。

因为这本就是神性的本质,更高的层次就意味着无法企及的落差,所以这些神明只会对同类提起兴趣。而对人类无感。

而像司命、河伯这类的神明,终究是少数,他们不只是作为人类的神话传说,更是承载了专属于人的形象特质,还有使命寄托,所以司命和河伯,才会有如此表现。

其实,吾歌还是很想见一见凤的,他想看一看,这位曾关照过他母亲的神明,究竟是个怎样的模样。

可以说,属于吾歌生命的一切,都起源于凤。

但是等到吾歌连带着船都不步入虚空后,都没有见到凤。吾歌不知道凤,对人类的好感又还剩下多少,心里的无力和失落也更加浓重了几分。

虚空之中。

淡化的黑色如同薄膜一样荡开一个洞来,河伯只是挥手就打开了虚空入口。等到吾歌进入,又挥手抚平了洞口。

而虚空内的场景,和那淡化的黑色薄膜如出一辙,在黑色中甚至还有些光亮闪烁。

虚空中只有善于空间运用的强者能来去自如,如果抵达空间的某一种高度,能在七层虚空中自如穿梭,那他就能够摆脱世界束缚,彻底成为超脱者。

而这七层虚空,是包裹世界并且隔离时空长河的力量,只有这样,世界才能悬浮在时空长河之上,而不至于沉落。

但是如今地球外的虚空早已残破,这种下沉也愈发明显起来,如果不是世界陷入沉睡之中,没有爆发虚空大战,不然现在虚空可能都将归入虚无。

身处虚空之中,吾歌能真切感受到,自己对地球的感应在变的薄弱,而地球对自己的吸引在变的淡薄,如果是吾歌自己破入虚空,可能不会有这么轻松。

天权不只是力量,同样也是束缚。吾歌可以舍弃这种束缚,因为他还有无间,还有妖火,还有无极之心,但是失去天权,吾歌在世界中就没有对抗神明的力量。天权,才是吾歌最强的力量。

虚空中流动的速度,时间都似乎都和世界有所区别,而这还只是第一层虚空。

河伯在前面漫步行走,看着要比在世界中慢很多,但实际上所跨越的距离不是世界内可以比拟的。

这也让吾歌见识到了空间力量的神奇,运用这种力量,在虚空中,只怕也不惧莫斯吧?

但是吾歌很快否定了,莫斯能侵入世界,肯定是有办法破开虚空的,或许神权物质的本质就能够无视或者腐蚀虚空。

片刻后,只见河伯停下身来,挥手中莹蓝色的能量汇聚在手掌之中,缓缓按向前方。

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前方,忽然荡起轻微的波动,好像有种看不清的物质在试图阻隔河伯的力量,但是这种僵持只持续了几秒,一个和之前一般大小的洞口打开了。

如果吾歌没猜错的话,那里就是第二层虚空吧。

要进去吗?吾歌心里也很忐忑,别看吾歌如此大胆的跟着河伯进入了虚空,但他也拿捏不准河伯的态度,所以跟着河伯也只是因为不希望恶化什么,况且在一层虚空中,吾歌自信自保的实力绝对是没问题的,但是二层虚空,压制和干扰的力量,对于没有掌控空间力量的吾歌来说,是极度危险的。

这时候,河伯侧身让出路来,开口道:“走吧,阴曹使者在那里等着我们呢。阴曹地府就在第二层虚空,也是为了稳固虚空才有了阴曹地府。”

吾歌也隐约感受到里面确实有一位不弱的气息,大慨率是河伯口中的使者。

河伯若真想对付自己,其实一层虚空也就够了,确实没必要如此大张旗鼓的,而且进入虚空的时候,司命也没有阻拦的意思,显然也不觉得河伯有歹意。

感受到额头无间符文跳动的欢愉,吾歌松了口气。

驾驭着船进入洞口,河伯也跳到船上来,和吾歌一左一右站在船头。

第二层虚空。

进入这里的感受,远比进入第一层要压抑的多。吾歌只感觉胸口被查用大地的权柄压住一般。

河伯显然注意到了,但是没有要帮吾歌解围的意图,反而开口说:“这里是第二层虚空,是目前最为稳固的一层虚空了,第三层虚空目前正在坍塌,这里,或许将成为最后的防线,所以吾歌,你需要适应!”

第三层虚空已经坍塌了吗?

阴曹地府只怕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在第三层空间吧,极有可能是原来就在高层虚空中,后来被迫下落。这说明,即使是阴曹地府也没办法有效的减缓虚空坍塌的速度。

这样下去,迟早有一天是会到达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吾歌点头称是,默默尝试各种方式去抵抗这种压抑,只是并不都是奏效的。

天权的力量就不行,因为天权的根基还是在天地手中,并不完全属于吾歌,所以最强反而效果最差。除此之外,无间的力量倒是可以减轻负担,但是相比于对抗,无间似乎更喜欢这种压抑,巴不得更多的压抑降临一样。

最有效的,莫过于无极之心了,甚至连无极之意都异常活跃,伏阙剑剑身上都泛起点点寒光,迫不及待想要剑破虚空。

如果这时候吾歌还有无极之识以及无极之身,那么虚空之内,吾歌何惧之有?

但是吾歌终究没有天才到那个地步,况且他也仅仅24岁而已。有如今的成就,已经算是前无古人了。

不过吾歌没有这些,却有一个小世界在身,当小世界也散逸出力量的时候,吾歌顿时身轻如燕,压抑感一扫而空。就好像自己的周身也出现了七层虚幻的虚空隔绝了一般。

但是吾歌知道,这种力量还是不能随意动用的。这次无意的引动,虽然让吾歌对小世界有了新的认知,但也更加危险。

身旁,可还是有一个神明存在的。

所以吾歌用无间的力量,封锁了小世界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实际上,当吾歌身轻如燕的畅快时,河伯心中的惊讶一点都不少,但是依然表现的很淡定。毕竟没有点实力,倒也配不上他那么重视。

但是河伯怎么也想不到,那会是源自一个小世界的力量。

解决了虚空压抑,在慢慢行驶和体会后,也终于见到了那位接引使者。

“咦。”河伯在看到吾歌那么轻松时,都没有如此失态。

吾歌问:“怎么了?”下意识提防起来,担心是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没想到阴曹地府那边,派的人居然是他。”

河伯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,很快恢复镇定,然后有些好奇的打量吾歌,然后说道:“看来他们很重视你啊,居然让他来做你的接引者,这让我更加好奇了,你,到底有什么魅力?”

吾歌没做回应,事实上吾歌连对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,更别提那些所谓能彰显身份的事迹了。

面目无常,黑红官袍,是谓掌管司,十殿阎罗王,秦广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