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河伯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169字
  • 2021-09-23 14:21:55

踏回船上,吾歌还要去见已经浮出水面的河伯。

踏阶岸上远行客,莫回头,湿了衣袖。

这是吾歌踏入神明国度,所获得的,第一份认可,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份。在即将可以预见的未来中,他能够见到更多神明,自然会有更多的可能。

但不会再有一位司命了,不会。

场景回到河面上,船儿已经摆渡到了中央,而长河的中央正是那位湖泽领主,河伯。

河伯的样子并没有司命那般让人惊艳,也许是上善若水的真谛,让河伯很自然的拥有亲和一切的魅力,连神性都无法阻隔。

在吾歌印象里,河伯大概会是一个阴柔俊美的男子,但实际上,吾歌看到的河伯,只是端正的五官中,流露出一些和善。相比起大司命来,不够震撼,比起少司命来,也不够阴柔。

但那份中和而得的平正,却是吾歌从未感受过的。

就好像天地万物理所应当的亲近于他,甚至能够不做保留的信任,不假思索的托付。

河伯静立在水面上,赤脚点出,缓缓飘向吾歌的方向。就好像刻意放低了姿态,以示欢迎。

“吾歌见过河伯。”

吾歌作揖拜礼,以示回应。

“没想到来的这么快,我还以为,你们人类要忍到第二个百年之期呢。”河伯随意的接话,就拉进了和吾歌的心理距离。

仿佛人类的那些需求和目地,他都知道的七七八八一般。

而能够将领地扩入到神明国度以外的河伯,的的确确是拥有这个能力的。甚至人类一方对于神明国度的最初认知,也都起源于这位湖泽领主。

在一些无关紧要的认知方面,河伯所难透露的,都是第一手而且还是有价值的。

“河伯说笑了。时不我待,如果人类依旧被动的去面对,只怕人类真的再不会有机会,遇见下一个百年。”

吾歌也是实话实说,没有什么需要含糊其词的地方。

河伯颇为认同的点头回应,并且表示非常欣赏人类这种居安思危的态度,对于提前布局,早做安排,河伯也是深谙其道,自然是十分理解。

“人类的很多变化都来自于那一场辐射喷发,这即是祸患,同样也是机遇。你们在不断重构自身,也不断解析自身,然后进步。真的让我刮目相看。”河伯的夸赞,映射的,好像囊括了自先行者的偷窃,人类的盲目,以及人性的丑陋。

但吾歌只能权当这是夸赞吧,毕竟河伯说的时候,还是很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“河伯过奖了,我们也只是迫于压力,就连神明都当的不是如此轻松,更何况天生弱小的我们呢。”

河伯含笑没有回应,而是随便聊了聊最近在神明国度外发生的事,臂如六号要塞的举动,质禾苏醒,以及黑暗禁区的变化。

说到黑暗禁区,吾歌忽然想起来秦妃了,再仔细一想,影大人身上的特质似乎和秦妃也挺相配的。

只是黑暗禁区在自己走后又发生了什么变化,是吾歌所不知道的,非要说的话,那大概就是秦妃离开了黑暗禁区?这算吗?

河伯也只是顺嘴提上那么一句,并没有深究的意思。

只不过这样没营养的聊着,似乎也无法再进一步拉近彼此的关系,况且河伯能感受到,吾歌似乎也不愿多透露什么核心机密。

这倒不出乎河伯的预料,毕竟司命都能清楚的感受到,跨过权值八十的吾歌,本身就拥有天权加身带来的神性力量,尤其他还是杀伐天权,就更加明显了。

所以河伯自身的亲和力,在吾歌面前也只能是表面的好感而已,是无法侵入到内心中去的。

但河伯,源自某种预感,他还是想知道一些东西的,所以他必须有所付出,即使做不到和司命那样。

“吾歌,我知道你对我应该是有提防的。这很正常,在神明国度里,即使同为圣兽的朱雀和白虎都无法推心置腹,当年玄武是怎么出事的,他们都不干净。”

河伯又转而将话题引导到玄武身上,这是吾歌不曾了解的过去。但显然河伯不打算再说下去,毕竟朱雀和白虎可还在这呢,即使再怎么无惧,河伯也不会同时得罪这二位。

虽然这点沉芝麻烂谷子的事,整个国度都跟个明镜似的,但那毕竟是四圣兽,名义上也是朱雀的哥哥,白虎的弟弟。

“吾歌,第二个百年,我们也都不会再坐以待毙了,莫斯更不会。生存并不仅仅是你们人类会渴望的,我们也是。

这暗幕坚持不了多久的,你要明白,善意并不会一直留存。”

第二个百年,世纪交汇,会发生什么?吾歌并不能完全明悟,但显然那将会是关系到所有生物包括神明,都要紧张的事情。

但人类应对危机的办法,是可以复制的吗?

答案是不能。

为了躲避第二次浩劫,王博士甚至不仅仅是对图存的容量上在做规划,连人群也都要。

并不是谁,都可以以这种形式脱离残破世界的。

吾歌不可能告诉河伯这些,困在神明国度的这些神明,和外界的脱节,是严重的。他们并不能了解到人类的发展,积蓄以及决心,到达了怎样一种地步。

从图存计划被公开时,吾歌就明白,破釜沉舟背水一战,在所难免。

苍或许知道,但他不会在乎的,连他都无法洞开天幕,他不觉得人类可以。

查应该也是知道的,或许他有所考虑,但是零号、王博士、王邢林还有那些为了百年计划铺垫至今的人,是不会让查轻易得逞的。

吾歌清楚这一点,但该怎么回复河伯呢?吾歌还在想,但河伯显然失望了。

“好了,你也不用着急于此,时间还有些,等你想好了再来告诉我吧。”

河伯挥手打断吾歌的沉思,扭身向着远处飘去,连带着船也加速跟在身后。这时吾歌才反应过来,河伯是要带他去个什么地方。

会是哪呢?

能让河伯作为引领的,肯定不会是某一位神明。那只可能有一个答案,阴曹地府。

那个无意间得知的,属于轮回的领域之地,如今,也在传唤自己吗?

吾歌心中不禁升起一份期待,但看着河伯的背影愈发浓重,吾歌总是无法避免的会去思考,河伯究竟会不会站在人类这边。

仅仅只是中立的话,是无法让吾歌下定决心的。况且,河伯表现的,似乎有些急躁了。

就好像,当初的生命古树那样……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