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何为司命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125字
  • 2021-09-18 14:14:09

浑浑噩噩中,吾歌仿佛置身于天地之外,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观看了一场又一场世界文明的变迁。

从最初的薪火相传,一路延伸。散居的原始人类开始汇聚在一起,形成小小的集群。而在这个集群里,最初的男人帮开始多了女人,最强壮的男人能够拥有更多的女人和食物。

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,集群变成了部落,而部落需要首领,这位首领将从所有男人中挑选最强壮的那个来担任,依此来巩固地位。

原先集群里最强壮的男人并没有风光很久,在病灾中不幸染上,变的虚弱和无能,从而被部落抛弃。

当你青睐力量的时候,总有一天,要被力量所落后,直到抛弃。

在病灾中被夺去的,不只有健硕的身体,还有生命。

那些老弱病残的生命,本就如同烛火般在凌乱的风中摇曳。如今碰上大灾大难,自然无法生存下去。最脆弱的,还是那些尚未出生或者出生不久的孩子,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个世界的残酷就要离开。

吾歌的耳边响起了怒海浪涛,很微弱,但在逐渐变强。

画面中的视角再次转变时,部落已经熬过了病灾,但病灾之后的阵痛是无法承受的。部落名存实亡,剩余的人开始在山野流浪。

很多生来强大的生物,以他们为食,也有一些生物,不屑于欺凌。

等他们找到更多的人,再次形成部落时,第一批部落的人所剩不多了。

这个时候,他们好像痛定思痛了般,决意放弃用强壮这种单调的方式去定义首领的归属。因为事实证明,人类的强壮在很多生物面前,不值一提,即使微小如病毒。

人类第一次不再直观的做出决断,这就是思考,只属于人类的独特智慧。

部落由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人出任首领,在很好的抵御侵袭后,部落越发确信这是正确的选择。可等到这位首领,连一个冬天都没有熬过的时候,他们才意识到错误。

所以第二任首领由一个中年男人出任,他掌管了部落的大权,对食物和女人的把控让很多男人心生怨愤,但是碍于首领权威,他们一直都在隐忍。

尽管部落没有再遇到什么大灾大难,可问题还是一如既往的出现了。

女人是有的,男人也是有的,可新生的婴儿却迟迟未能成长为人就夭折了。胎死腹中的,就更多了。尤其是到了冬天的时候,食物和气候都变的严厉起来,没有人能够幸免,更何况是一个婴儿。

部落变的岌岌可危。

可首领依然把控着食物,不肯多分出一点给予女人们,本来就只够维持生命的食物,在怀胎之后就连维持都称不上勉强。

叛乱,第一次到来了。

这位中年首领被丢到了兽口中,遭受了人类发展史上第一次正式的惩罚,死刑。

而代替中年首领坐上首领位子上的,是个年轻人。

之所以说他年轻,是因为他还是一个处子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他对女人的关注更高,也更知道女性所饱受的困难。

当寒冬过去,一切似乎都好了起来。食物不再成为问题,部落猎取的食物越来越多,女人的地位也逐渐提高。

但是低下的生育率,却让部落陷入了人口危机。

平均每十个婴儿,仅胎死腹中的就有四个,生下来就虚弱多病的,有三个,半路夭折的有两个,最后仅仅只有一个能够成长为人。

面对这样的难题,首领却完全无法解决。

当内部无法解决的时候,就会寻求外部的帮助。

而当时的强大生物是不会面临这样的忧虑的,因为他们的孩子先天就拥有强大的体魄和潜能。

但人类没有,也不可能会有。

所以人类想要寻求一种庇佑,就像是火焰带来的温暖那样,给予婴儿庇佑。

每每到了女人怀胎时,首领便会带着族人祈祷,至于祈祷的人是谁,也许都并不重要吧。只是一种寄托的信念而已,所以,笼统的称之为奇迹也并不过分。

等到女人即将生产时,所有女人都会过来帮忙,或出谋划策,或亲手引导,直至这个从怀胎起,就深受部落庇佑的婴儿出生。

自此之后,这种祈祷方式,被称作祈福。

一曰:平安

二曰:健康

三曰:趋福避祸

四曰:长寿

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,有一团散发着莹莹绿光的生命意识,在诞生着。

吸允了某种来自人类的虔诚,结合世界本身的奇迹,构造出的奇异生命体,在后世,被谓之司命。

大司命掌生死,少司命掌庇佑。

何为司命?

这就是司命,得之于人而养于人,不为生死而生死,不为庇佑而庇佑。一切,自有规律去依循。

部落的繁盛到了顶点的时候,发展就是问题。

农耕开始被拾起,就好像某位圣贤的遗落,在某个时机被适时的提及,让人类真正意义上,与那些野兽划分了界限。

人类的注意力,也从庇佑上,转为了祈祷风调雨顺的灾祸上。而且这一祈祷,就是无数个日夜伴着四季轮回,一年又一年。

直到人类摸清了规律,这种祈祷变的不再纯粹。直到人类社会的构架变的复杂,这种祈祷开始变的不再虔诚。直到人类开始相信科学,这种祈祷变的迷信。

司命也就不能再谓之司命,它只是被人所遗忘的神明。

信仰不再。

耳边的波涛临近,吾歌知道,这一切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。

最后一眼的世界中,吾歌看到,司命面对着人类的高楼大厦……

吾歌醒转,河面和岸边的拉扯也消断,重归平静。

但是岸边重塑的部落雏形,却依然还在,一如同司命最后流离的目光,从未远去。

江风徐徐,吾歌却无法感到释怀,他不能肯定这位因人类信仰而诞生的神明,是否还留存善意,这很关键。因为没有人能在同时,面对几位神明。

如果能够取得这些神明的善意,那无疑是减轻了很多阻力。

现在吾歌要去做的,就是这样的事情,河伯本应该是第一位,但碰上了司命,吾歌也没道理错过。毕竟都这么主动的传唤自己了,不给面子的话,神明也会很伤心吧。

至于河伯有没有生气,吾歌反正看不到他。想来河伯也没有那么小家子气。

司命司命,司掌生死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