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奇怪的人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871字
  • 2021-09-17 14:32:42

该用什么去形容呢?

吾歌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描述他所看到的场景,但他知道,自己的内心,一片悲怆。

荒芜?冷寂?末日?

又或是废土之邦罢了。哪里有一丝神明的荣光呢?

在吾歌眼中,土地都是黑褐色的,连荒草都没有资格扎根于此。整个神明国度,都是如此。

当初林国忠面对此番景象,又是怎样一种心情呢?吾歌没办法去体会,因为林国忠背负的远比他这趟沉重的多。

在废土上走的久了,吾歌会坐下来休息,探测器已经彻底失去工作的意义了,这意味着神明国度的辐射性不低于百分之七十。

看来那第二口深渊之井,也没有被封锁完全,或是封锁开始了松动。

好消息是,这里的辐射还没有浓郁到如同迷障之地的核心区。

如果连神明国度的外围都变的那么恐怖,那属于神明的领地,只怕会达到一个从前无法想象的地步。

除此之外,吾歌还观察到这里并没有别的什么生灵可以存活,一个都没有!

以至于吾歌觉得,这些神明是不是有什么洁癖,因为就连查和图莱也都不至于排斥异兽,甚至还刻意的发展成部族。

在这种高浓度的辐射下,还是有异兽能承受的住,并且不断累积进化的。

唯一的解释就是,那些所谓的神明,并不能容许它们的存在和壮大。至于是出于何种目地,吾歌就猜不到了。

仅从外围能了解到的东西太少了,还需要更加深入才行,甚至有必要的话,接触一些超越九级存在的神明,也是需要吾歌深思熟虑的问题。

不是所有或多或少因为人类而产生的神明,都对人类抱有善意。像凤那样的,已经算是福报了。

稍作休息后,吾歌继续出发。

在这里漫无目的的走是件很可怕的事情,因为你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出去的方向,没有任何参照物可以指引你。

至于标记,能维持多久呢?

吾歌还没有回程,就开始早做打算了。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概率,吾歌不觉得就会轮到自己头上,所以提前解决总是能多一层保险。

神明国度本身就是囊括了从深度200区到深度290区的所有地界,所以具体来讲,神明国度并不存在什么深度区划分,深度区只是人类方便测距和确定位置的手段。

在如今没有人类涉及和生存的神明国度,划分深度区本就是一件多余的事情。

虽然标记不一定能派上用场,但吾歌依然也在做。至少在探索的过程中,知道什么地方是去过的,什么地方是尚未勘探的。

直到吾歌远远看到了深幽墨绿的河流。

那时候吾歌意识到,那就是河伯的领地,或者是是分支。

毕竟这样一条宽度不过五米的河流,若是主流的话,不禁会让吾歌失望的。作为被人类冠以水泽领主的河伯,是统帅所有江流湖泊的存在,和统领天空的青龙苍是至少是同级的。

没有人证实这一点,但也没有人否认这一点。这可能就是信仰吧,源自人类的想象并加以塑造和传颂,就形成了烙印在人类精神领域的,根深蒂固的观念。

吾歌无意去反驳,也不会去证实什么,只是单纯的想去看看,这里的河流是不是能贯通暗幕,串联深度200区以内。

如果能和河伯见上一面,倒也不失为一种幸运。

走进了河流,才发现是不一样的。神明国度的河流就像是死水,在没有外力干涉时,就没有波澜,反倒给人沉甸甸的压力和悸动。

在这样的河流上,真的能有灰蓬小舟摆渡吗?

吾歌摇头,对于不清楚答案的事情,还是默默等待一会比较好,做客人的,总该是收敛一点。

等了很久,在吾歌的生物时间里,现在的要塞应该也是晚上了,离年关也会是越来越近。

没来由的叹息一声,也不知从何时开始,吾歌不再有家可以回去,不再有人留灯温饭,烧水沐浴。就是年关,也不曾想着回去。年关的热烈气氛,就好像嘲讽他的孤家寡人,举目无亲。

所以吾歌很会躲着节日。

可是当自己不用躲的时候,却发现已经没什么机会了,就像是命运开了个玩笑,没成想把自己给捉弄进去了。

河岸边,吾歌在梳理最近灌输的信息,一刻也不得闲。

直到乌蒙里传来了生锈的铁铃,沉闷的撞击声,就好像是敲钟一样,有气无力的,煞是难听。

远处依稀可以看到的轮廓里,有着淡橘色照亮的光芒。那是一艘小船,不同于以往吾歌搭乘的灰蒙小舟,无论是锈铃还是船灯,都不是灰蒙小舟的配置。

也许,这才是标配吧。

等离得近了,吾歌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出这艘船的不同之处,从船身到构造,除了长和宽都出众的多了些外,就没什么不同了。

而撑船的,是个年轻人,倒是看起来,比吾歌还要小上那么一些。

按照吾歌对那些船夫的了解,这个年轻小伙,应该也是英年早逝,当了阴曹地府的摆渡人和河伯的伙计。在道上,有这两方罩着,想出什么事情都很难。

吾歌倒也没有刻意要搭船的意思,毕竟会有一只来就会有下下一只,吾歌并不急着赶路,只是以观察为主。

可这船倒像是专门冲着吾歌来的,船头离的近了,很自然的要靠边来。

这是把我当成乘客了?还是河伯安排的?说不准也或许是阴曹地府,吾歌心里这样想。

其实吾歌心里想的有些理所当然了,按照他的想法,当暗幕遭到破坏时,就应该是有几位神明感应到有人闯入的,甚至都有可能知道他是谁。

即使不是所有神明都能感应到,但那最顶尖的一撮里,肯定是会有河伯的,至于阴曹地府,吾歌不太清楚。

倒是有一个疑惑,吾歌忽然想起来了。

那就是之前在深度121区的古镇里,碰到的那只孤鬼,还有哭笑魂。

它是从阴曹地府逃出去的,它又是怎么逃出去的呢?

吾歌回头凝望暗幕,陷入沉思。

直到一声吆喝传来,“嘿,上船吗?”

这一声吆喝顿时引起吾歌的警惕,实在是这个年轻的…魂太诡异了,他的话语里,竟然还有情绪!

这和吾歌之前遇到的船夫完全不同,虽然他们也会通过语气词或者肢体去表达情绪,但他的声音永远像是隔着一个天地传过来的,非常虚弱和死板。

但他不同,好像和一个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。

吾歌不知道是不是神明国度里的船夫本就这样,还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,所以吾歌选择沉默,压下惊奇,默默靠近岸边。

船夫心领神会的靠岸,船的上沿只比岸边高那一些,吾歌简单一个跨步就能上去。

站到船内,却能感觉到周围清晰了很多。

吾歌想来,大概是那盏灯的效果,忍不住就上去打量打量,权当满足好奇心的同时,收集情报。

“那是油灯。”船夫小伙子显然也知道吾歌是个外来户,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产生好奇也实属正常。

“油灯?”

见吾歌不信,小伙又补充道:“人油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天一下子就聊死在这了,饶是怎么想,吾歌都不能往这上面去想,阴曹地府里的东西,都不当个人。

小伙也不再开口,只是撑着浆,给船掉了个头。

吾歌见船夫小伙这么上道的掉头,忍不住问道:“你知道我要去哪?”

小伙倒也坦然,“知道!”

而且一点也没有慌张和害怕的意思,很淡定的划船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吾歌自上船后,这位小伙就刻意把自己隐藏在油灯光芒照的不是很清的地方,一开始吾歌还不是很在意,直到这一连串的诡异,让吾歌觉得有些荒诞。

沉默,或许也是最好的答复。

等到船已经不再依靠划桨就能逐波漂流的时候,小伙把浆固定住,才转向吾歌。

这时的吾歌注意力还在江面上,因为他发现,当进入江上时,从这个视角上看,河流是这游动着的。

但明明在吾歌眼里,它是向下游流动,却推着船向上游走,这就很神奇了。

是视线诱导?还是障眼法?

“是相对。”小伙出声解释了。

吾歌恍然大悟,如果是相对的话,那就说的通了。

对规则的力量影响,产生了相对的引导,人与物的相对,视线与环境的相对,还有…感知与实际的相对。

吾歌猛然回头,和小伙的眼神对视。

那一刻,吾歌看到了情绪,直观的,感受到了,怜悯和同情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