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凛冬——光与暗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216字
  • 2021-09-16 15:21:47

不只是苍察觉到凛冬的异样,影大人、李庭还有那些宗师们,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凛冬的变化。

如果说之前的凛冬是被困住的斗兽,只能在自家地盘撒野,那现在,凛冬脱笼而出了。从地底的阴暗里,来到了地面的光明。

影大人知道,领主醒了,要不然苍也会就这么退走。

对苍来说,影大人虽然也挺强的,但仍然和它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。可这位领主一旦醒来,苍也没胆量在这里放肆,整个凛冬,就是他的禁地。

这也是第一位被九级皇这样的存在,所认可的,人类唯一一位领主。

凛冬领主。

影大人降回凛冬,第一时间去找到山门的应天星,把奇门斗的后续安顿一下。

没必要再开一局,所以应天星也很干脆的认了第二,毕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也还是第一。

南宫正就被李庭挑走了,山门选了樊石,雷脉选了雷子,水门祈灵儿,入梦机选了小明,至于特殊部队那些人,影大人就都没再关注了。

紧接着影大人就离开了凛冬。

在凛冬的背面,影子如同投影一般烙印在地面上,一座一模一样但缩小版的凛冬要塞矗立在虚空和现实之间。

当初吾歌路过这里,如果不是无极之心敏锐的察觉影大人的窥探,并且反馈信息。也无法发觉凛冬的另外一面,生存在阴暗之中的要塞———凛冬。

影大人进入这里就很自然的贴近,没有什么不适应的。

闪身来到城头上,城主躺在一个白发老人怀里,虚汗和痛苦正在逐渐消退,城主的表情也都轻松了很多。

“领主,苍退走了。”影大人在这个老人面前也发自内心的保持谦卑和尊敬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老人轻轻放下城主,让他平躺下来,才面向影大人,说道:“苍急了。所以才会慌不择路的想要趁着我沉睡的时候,试着突破银幕。”

影大人挺直腰板,点头称是。转念又想到了吾歌。

“可是因为吾歌要进入神明国度?”影大人觉得大概是如此。

然而领主遥遥头,说道:“它不至于因为神明国度而不安,就是神权物质放出来一部分又能如何,只有莫斯本体还被困住,苍都没必要担忧。”

“它不安的,是生命古树的表态,是图莱的默许。这让他觉得,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,是它所不清楚的。

所以它着急了。”

领主的话让影大人沉思良久,“那苍肯定会去找天空之城去询问,只是,那到底是什么变化?”

“嗯…”领主半眯着眼,站起身来,从他这个角度,看到的是凛冬的城头。

可在领主眼里,是很远很远。

“变化太多了吧,我也不知道会是哪一件,或许是多个变化连锁导致的后果。这都不重要,时间总会证明的。”

看到领主对此不是特别上心得表现,影大人也就放心了。

然后试探性问道:“李庭是您,派出去的?”

领主颔首,没有避讳这一点。

“南正门是个好苗子,很适合作李庭的传人,相比较南宫正学而不精的驳杂,李庭更难引导他找到自己的路。”

影大人也很认同这一点,只不过南宫正虽然学的杂,但用的好,教的也不错,至少带出来一个吾歌,证明了全面也是一种突出的素质。

只不过,不是谁都能有吾歌那样令人艳羡的底子和天赋。

“领主这次?”影大人欲言又止,实在是如今不应该是领主苏醒的日子。

“被苍吵醒的,还得再沉睡一段时间,不过暗城会一直维持着。”

两个人还简短的交流了下自领主沉睡后发生的事……

直到城主醒来,默默向领主磕了一头,转身离去,谈话才停顿了一会。

影大人看着城主虚浮的脚步,说没什么感触是不对的。

“这是他的命,选择了做这个城主,就是要有同等的觉悟。李家先人为了凛冬之存,不惜以后辈世代的性命为注,领受神之诅咒,是责任,也是命数。”

领主忽然又想起了那一天,一向说一不二,不苟言笑的爷爷,向着自家的家门,扣了三拜。

他说:我对得起列祖列宗,对得起领主的重担,对不起子孙后代。

母亲牵着领主头,连同父亲,全城的人,向着冲天而起的男人,叩首。

那一刻,就注定了李家后世的凋零。爷爷走的干脆,苦和痛都交付了下来。

谁又能说什么呢?

享一城香火,度一世苦难罢了。

凛冬的光,是我李家给的,凛冬的暗,也得是我李家来承受。

深度区199区,边缘。

吾歌踏到这里的时候,就想到先前对这里的好奇和敬畏。

如今再次抵达这里,依然满怀敬畏,但是好奇淡了很多。似乎经过那么一些浅薄的了解,就已经让吾歌明白,神明国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而挡在吾歌面前的,是一层混浊不清的暗幕,根据生命古树所说,这层暗幕也是由曾经的大魔神为主,其他神明为辅缔结的。

为的,本就是阻止莫斯通过侵蚀天地而强大自身。

当初的大魔神也是因为不想要如同囚徒一样困在这里,试图打开暗幕,从而遭到群起而攻之。

如果是在林国忠困住莫斯之前,神明想要从这里出去,无异于直接破坏暗幕。但是自从林国忠限制住了莫斯,神明也是可以送出去一部分力量载体的。

只不过会被苍和查联手打压罢了。

而现在吾歌要做的,是进入其中,首先就得划破暗幕。

打开一个短暂的缺口,以供自己安全进入,而且一定要快,不然游荡的神权物质就有可能越过暗幕来到深度区200以内。

一想到生命古树的惨状,吾歌莫名的揪心。

压下内心纷乱的心思,吾歌举起伏阙剑,没有动用天权,仅仅是凭借着伏阙剑的锋芒,以及无极之心的操控和无极之意的刺透。

剑尖划下,一圈圈暗波涟漪般荡开,却没能刺破。

吾歌没有意外,只是很无奈按向额头,那里浅淡的符文再次耀眼闪烁起来,同样混杂的力量凝聚在剑尖,以同样的姿势划下。

暗幕如同裂帛一样,清脆爽利的划开一道口子。

无数浓郁的阴霾和黑气散逸出来,吾歌能感受到大地的颤动,那是查的警醒和防范。

现在还只是外部的气息进入,再久一会,就不只是如此了。

吾歌当即跨步迈入进去,随着剑意力量的逐渐消散,口子逐渐愈合。至于有没有逃逸出去神权物质,吾歌也不清楚。

进入这里的吾歌,看到眼前的景象,内心充满了悲伤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