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影大人战青龙苍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434字
  • 2021-09-14 21:45:07

断河这边有了结果,北部的战斗也几近尾声。

山门和雀门压着国拳脉打,如果不是展丰年及时赶回,只怕国拳脉主也得出局。

但是仅从兵力上来看,山门加雀门也还不够国拳脉加太极脉的。可山门有天兵,那两千天兵在双局双星增益下,简直跟开了挂一样。

以一挡十都不算难事,用到破阵上更是尖刀出鞘。

好不容易歼灭了天兵,应天星那边转手就复活了。天心星加持,复活一定范围之内的兵力,保括天兵。

局势惨痛到这个地步,应天星也不能再藏着掖着了,相比于五属兵力,天兵不仅免疫阴遁九局的制约,还有双星增益,显然要更划算。

直到李庭带着贺乾来到,与山门前后夹击下,太极脉出局,贺乾出局,国拳脉出局。

雀门门主寒鸦对阵李庭,刺客信条的真谛终究是被李庭强横的意给打压下去。

李庭受伤不轻,寒鸦也跟国拳脉主死磕已久,只能说李庭克制寒鸦克制的死死的。

应天星对此也毫无办法,拼到现在兵力所剩无几,最后就是能拿下兵力上的胜利也不过是多出那么几千罢了,天兵更是拼的丁点不剩。

还没等寒鸦被踢出局去,整个虚构世界忽然动荡起来,大地寸寸崩裂,天空也都撕开了口子。

“这怎么还有毁灭程序?”应天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下意识认为是内部的规则导致的,可能是连续的大战触发了什么条件。

李庭停手,觉得有点不对劲,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阴遁九局被破坏完全,强制出局。

幻像仪碎裂!

等李庭出来,才发现不是虚构世界在震荡,是整个要塞!

而震荡的来源,在凛冬上空。李庭向上望去,忽然想到了什么,扭头寻找影大人。

但是环顾四周却没有找到影大人。

只有城主慢步走到他面前,虚弱的说到:“影大人在上面了,银幕不会有事的。放宽心。”

李庭松了一口气,还没松完又担忧了起来,只不过这次担忧的是城主,在李庭眼中,城主嘴唇不仅仅是颤抖,连颜色都变成了深紫色。

虚汗在不停的向外冒出,这不是诅咒发作的现象,而且不久前城主开完联合会议已经发作过一次了,短时间内是不会发生第二次的。

那就是诅咒被引动了!

青龙苍再次出现了,李庭立刻就明白罪魁祸首是谁了。

扶住疼到站不稳的城主,李庭内心充满了焦急,城主或许并不是整个凛冬最受敬仰的人,但城主都是凛冬每一个人,发自内心尊敬的人。

这种延续血脉的诅咒,一直持续到今日,李家第八代身上,没有人质疑一个不学武,不能武的人坐在这个位子上,宗师都不行。

此时其他宗师都已经赶回自家门脉,启动大阵稳住银幕,银幕持续动荡是会影响到民生安危的,容不得他们怠慢。

李庭把城主交给贺乾,带着入梦机进入地下暗层。

紧接着,诺大的凛冬,十五道光芒涌入银幕之中。

本来透明的银幕,顿时显化出来,五彩斑斓的颜色如同瀑布一样倒挂着,从凛冬广场上一直延伸到天幕上。

以银幕的设计初衷,并不是为了切割领空的,而是以模仿天幕的形式,达到穿透天幕,和天地意志沟通的目地。

但是天地意志把银幕排斥在外,而且并不允许收回去。

这曾在一段时间内困扰着凛冬,但是第一任领主用他的魄力说服了当时的几位代权者和宗师们,也说服了二号要塞。

凛冬和天空领主苍,死磕。

割裂领空,不仅削弱了一部分苍的力量,也变相的保证了深度七十区往后的领空安全。

不然五号要塞也不敢这么投入于机甲,国之重器也不会设计载人飞船。

一个失败的计划,却成为了现在局面的核心,银幕绝对不可以有事,所有凛冬的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
这是他们的骄傲!

怀揣着愤怒,影大人如同黑夜灯光下的影子,攀附在银幕上,垂直的射向高空。

在模糊的视线里,影大人看到了苍埋在云层里的身躯,还有残破的鳞甲,伤痕以及凝结的鲜血。

苍受伤了!

影大人瞬间就联想到吾歌,如今苍这副样子,倒是让影大人欣慰了一番,好心被拒绝不爽归不爽,但现在还是蛮爽的。

只见一摸黑色的月亮在空中弯成圆刃,在银幕上弹射出去。就连银幕上的部分力量都被调动起来。

这是李庭和入梦机在地下暗层的操作。

影大人本身是没有踏入无极领域的,因为他并不是纯粹的人族,也不是异兽。

他是魂体般的存在。

以人族的身份,本该死亡时,却因为黑暗禁区的形成,把他的灵体给吸引过去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和秦妃是有些相似的,只是影大人还是他自己,但是秦妃却失去了自我。

所以李龙亭当年能带出来影大人,但带不走秦妃。

天外物质所认可的,也只是秦妃,影大人是个意外产物,没了就没了。

所以影大人拥有神权、精神双重的加持。如今以银幕为信号站,有李庭借给的无极之意,入梦机借给的无极之心,影大人未必就不能和苍一战。

圆刃首尾相合时,无匹的锋锐随同旋转的力量,破入高空,射向苍的下颚。

而苍还在不停的撞击银幕,一次又一次,银幕凹陷后又快速恢复,都得益于八门七脉的功劳。

如果不是苍攻势猛烈,他们还能分出部分力量来接应影大人。

只不过现在也不是那么需要了,因为苍并非最佳状态,它受伤了。

圆刃轰击在下颚上,青龙的下颚只有硬化的角质层和细密的青色鳞甲,防御并不出众。在圆刃的切割下,顿时撕开一道伤口。

但影大人也被弹开,里面血肉的弹性异常惊人,不愧是青龙。

在空中稳住身形,影大人注意到在脖子那里,逆鳞碎裂了大半,伤口到现在也没有愈合的迹象。

虽然不用猜也知道是吾歌做的,但是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看到这一幕,震惊的效果是拉满。

影大人没想到,在“查”和苍联手下,吾歌就算有帮手,也不应该逆天到这个地步。但事实摆在面前,由不得他不信。

苍也发现了影大人,对这位老朋友,也是了解很多。

只是今天他可不是来叙旧的,撇了眼下颚的伤口,无关紧要的小伤罢了。

“影,放开银幕!”苍丝毫不收敛高傲的气焰,哪怕刚刚被教育了一顿。

“噢?”影大人戏谑道:“你怎么急了呢?当初可是你要来和我们死磕到底的。怎么,我们城主都还熬的住,你先坐不住了。”

“你让我猜猜看,是谁把你逼急了呢,烛?不是吧,你现在都打不过烛龙了?总不能,是领主出手了吧,那你还不赶紧逃!”

“闭嘴!影,你在试图挑衅我!!”苍怒吼出声。

“呵呵,”影大人毫不在意,“这些年,挑衅的还少吗?”

“在我的主场,要打就打,费什么话?”

影大人化身黑色流光,闪过苍的爪击,有一说一,哪怕是受伤的苍,也不影响战斗力。

黑色流光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是苍的身后,影大人身形浮现,双手合起,伸向空中,浓郁的黑色光芒汇聚到手中,那是不同于纯粹黑暗的力量。

像是一切负面因素的聚合,带着纠缠的污染力,彼此倾轧。

月牙影灭。

月牙似的黑色光芒从后方斩向苍的背部。但是被苍回头吐出来的青木神雷击碎。

两两相消。

影大人在这个近距离下,正好比苍的脑袋还高几分。对于他额头上的剑痕,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其中黑暗的力量他更是熟悉。

好几个人选一闪而过,结合光明因素,他很快就选定了光暗两大精灵王。

至于吾歌怎么说服这两位的,硬不清楚,但仅凭这两位还不够,除非命王也参与了,而命王都参与了,那就不是说服光暗双王的事了,是说服生命古树的事。

看来,还是小瞧了吾歌。

影大人感慨万千,一个优秀的后辈,总是能让人感到苍老。

双手能量汇聚,无数混乱的元素凝聚起来,连同银幕中混杂的力量也被牵扯出来。

粘稠的暗幕笼罩了天空,影大人脚下踩着黑色的水泊,向着被抹成黑色的青龙苍,轻轻一按,整个暗幕的份量都压了下来。

这是逼迫苍在这个空间里和影大人战斗。

这个时候李庭和入梦机也无法再通过银幕给予帮助。也可以看做影大人,主动断开了和银幕的联系。

苍并不知道自己在这个空间内被抹成黑色了,如果知道的话,只怕会彻底狂怒。

致盲的效果一直如同迷雾一般盖住了青金色的眼瞳。苍能感受到身上的压力在变的沉重,有种身处查的重力场的感觉。

但束缚性要弱很多,只是混乱的感觉却怎么也无法让苍集中精神力。

阴影之界,混乱洪流。

影大人没有犹豫的捏爆阴影之界,连同混乱洪流形成了泯灭空洞。

危机感顿时让苍紧张起来,但毕竟是老对手了,彼此的手段也都清楚,所以苍的应对很及时也很正确。

把雷霆世界笼罩自身,自保就行了。混乱洪流下,做的越多错的越多。

苍在这上面倒是没少吃亏。

但是泯灭结束后,恢复的视线里,银幕居然在动!主动向着苍撞过来。

这多年都没撞碎,苍可太清楚银幕的凝固度了。

可他怎么会动的?

苍不明白的是,银幕怎么会动的,但实际上,动的从来不是银幕,是苍本身!

泯灭在和雷霆世界对消的时候,混乱洪流就形成了错觉影响,苍认为自己没动,以自身为中心参照,这是苍理所应当的想法,但实际上,只有它在动。

于是在刹车的时候,被人摁着头,拽着角甩到银幕上,撞了个七荤八素。

但是很快雷霆爆发,影大人措不及防下被雷霆伤到,身体出现了细小的空隙。

苍示威的咆哮几声,不甘的看着银幕,还是离开了。

它要去找到另外的突破口,凛冬,意外的强硬,让苍感到了不安,就好像从吾歌那里发出了什么信号,让凛冬活了过来。

凛冬,活了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