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战斗永不言弃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451字
  • 2021-09-13 18:45:41

这战意甚至波及到了稍远处的贺乾和曹冲和。

贺乾对阵曹冲和是贴身短打,两个人有来有回,但是曹冲和完全没有平日里的生猛,本来十分的力气,得留出三分去提防暗劲。

饶是如此谨慎,也还是被贺乾得手几次,但贺乾也只来得及打出两重暗劲,就只能罢手。

炎门一旦放开手脚去爆发,就菩萨来了都不能普度众生。

在一米方圆内,两个人都不借势,全凭各自的技艺。直到战意彻底释放的时候,曹冲和气势一顿,被压了下去,贺乾抓住时机捣拳出手,在曹冲和体内打下三重暗劲。

暗劲从第三重开始,才真正体现它的威力。

曹冲和此时只觉得腹部犹如火钳在探入,预留的三分气力在体内轰然炸开,根本起不到应有的作用,就像一个连续炸弹,一波跟着一波,直到第三波的时候,一声闷响就从腹部传到耳朵里。

贺乾毫不保留的引爆了刚打入体内的三重暗劲,虽然这样并不能发挥奇兵的效果,但如果现在不引爆,等想引爆时,曹冲和在早都自己拆除了。

高手对决,没有侥幸。

就在贺乾收拳再捣时,调整好气势的曹冲和一掌包在了这一捣拳的路径上,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粘上来,死死地把在上面,倒向曹中和胸口。

炎息。

通过吐息,将在胸腔内积聚的热量喷吐出去,释放的温度最高可达六百多度。

但是此时的炎息,显然没有那么高的温度,但是一百来度,总还是有的。曹冲和没有对着最容易解决的大脑,而是对准了被抓住的右臂,攻敌所必救。

你可以想象贺乾没脑子,但你不能想象贺乾没有胳膊。

那一瞬间,贺乾整个右臂都膨胀了一大圈,就如同给右胳膊打了没节制的肌肉增生一样。硬生生让曹冲和没办法再死扣右拳。

解放的右拳,在膨胀了一圈后,再次隔着手掌,捣在腹部。但这一拳就只有实打实的力量,超过平日里贺乾力量的三倍。

这就是暗劲的逆运用,作用在自己身上,以损坏身体为条件,强行提升力量。

但在逆运用的同时,是无法再将暗劲很好的控制住打进别人身体内的,因为这样会对身体造成更大的负荷。

贺乾平日里也就是一重暗劲在身,一到三重暗劲打出。

但刚刚他是把三重暗劲在身,不借势的情况下,没办法再打出暗劲,但仅仅是如此,都够曹冲和喝上一壶的了。

结结实实吃上一层三重暗劲,又挨了一拳。

曹冲和也是憋出来火了。愤怒积郁在心,体表的温度急剧升高,导致层层热浪扑面而来,贺乾不得不抽身退离。

这就是炎门,将情绪化为己用,每天不是愤怒着,就是在积蓄愤怒,像曹远那种炎门败类,没被踢出去,着实是因为背景横,而且炎门需要一个脑袋好使的人来指挥。

毕竟堂堂一门,被其他门脉指手画脚岂能忍气,非内斗不可。

和雷脉不同的是,炎门只是学着如何调动情绪然后转化为炎热力量,可以说体悟和运用更重要。但是炎门从来没有泡岩浆的习俗,而雷脉是,雷击电流那都是家常便饭,雷子进了雷脉,估摸着天天也是焦黑焦黑的。

突然彪悍的曹冲和一改之前的收敛,猛一奔放,倒是让贺乾有些惊讶,这老东西至今还有这能量。

当真是保养的好啊!

贺乾暗自羡慕,这就是门派的好处,不会因为久疏沙场而失去锐气。他们总能集中资源去圈养一批异兽用来保持状态。但独门独户的宗师不行,去狩猎也得跑到很远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磨砺的异兽。

有时候他们甚至还会去三号要塞那里凑热闹,出出力。

这倒也不能怪国之重器,大半的兽潮被挡下来多少也是有好处的,凛冬这些年无论是元气还是新鲜血液都恢复的挺好。

所以这亏也只能贺乾他们独自吃下。

现在角色互换,贺乾开始了游斗,尽量不和曹冲和正面对抗。

解开封禁的林一手提天剑,俨然像天神一样俊逸不凡,洁白的衣袍虽然破破烂烂,但也没有辱没斯文。

李庭的是不使剑的,什么武器都使不来,倒不是拳打脚踢的跟那两个武夫一样,而是他的意就是武器,无坚不摧的利器。

而本就是劣势方的林一在得了便宜时自然不敢卖乖,毫不犹豫的迈步挥剑。

一步一剑,剑气划破长空,将一切都挤压到一旁。

李庭面无表情的任由剑气近身,却在三米外被碾碎的渣都不剩。三米,仅仅只是两步而已,甚至一个箭步,都不需要数秒的距离,却让人如此无力。

在菩提眼中能破邪障的天剑,落到身聚浩然之气的李庭,显得苍白无力。

林一像是没有看见一般,依旧是一步一剑,双手握剑,挥剑不停,剑越来越快,剑气刺入的越来越深,直到离李庭半米的时候,再一次无法行进。

就像撞到了一堵墙,而剑气只是风。不是墙太硬,而是风还不行。

“只有这样了吗?”李庭有些失望的问道。

林一默然,到没有继续挥剑,好像意识到只有这样了。仅凭一柄凝聚的天剑不够。

李庭摇头,下一刻就箭步飞出闪瞬间已经欺身到林一面前。

天剑横扫却被挡在外面,林一面色有些难看。真正对上李庭才能知道,道行上的差距。

退!

林一在天剑被阻后第一个想法就是退。

但是李庭岂能允许,狂风以李庭为中心肆虐而出,骤然轰散出的空气波,弹开天剑,一点寒芒先到,破空声迎面而至。

躲不掉的时候,林一也展现了强硬的一面。在空气波的动荡中借力拧身,不让天剑崩碎,同时左手地剑闪出,想在寒芒到来前截下。

如果截不下,天剑就只能以崩碎为代价挡下。

一根手指,准确的说,就是一个指尖。

当林一左手地剑斩向这一指时,才察觉到这一指上的意凝聚到了实质,斩不断!

在咽喉的正前方几寸处,天剑崩碎。

已经退出场的菩提僧人和杉篙道长刚好看到这一幕,不禁脸色有些难看。两个人都不是什么近战角色,对能破邪障,破万法,无视梵音佛法的天地剑无可奈何。

如今天地剑虽然没有归一,但已经毀了一半,可想而知两位宗师心里的苦楚是多么强烈。

其实面对李庭,菩提和杉篙都觉得不会落到这个地步。但这么些年过去了,李庭还是在前进着。

他们都以为李庭走到了头,但是李庭还在走,没有丝毫气馁。

“这家伙,不得不服啊。”血门的何瀚出声感叹,他也算是李庭登上第一的垫脚石之一。

而同为垫脚石的刀脉周容冷哼一声,只不过目光依然死死盯着林一,他相信林一的剑绝不止这点程度,五五开可就是他周容喊出来的。

旁边的雷脉脉主闻衷不置可否,作为上一代第一,闻衷最有资格发言,当初那一战,闻衷没赢也没输而已,现在没打过,闻衷也不好讲。

影大人把这几位的神色看在眼里,其他的脉主门主也都端详几下,到底还是对李庭敬畏的很。

林一不该在这个时候冒头的,要是再晚一些,就会顺理成章了,李庭不会留力的,上头是给过交代了。

在影大人看来,最大的变数反而是应天星,真要是让他搞定天心星,只要再刷一局,就不是一两个顶尖宗师能拿下的了。

林一当然看不到刀主周容对他的期许,此时他的目光有些刺痛。

不只是天剑的碎裂,那更多的是心疼。李庭这一指在天剑炸裂的时候,连同意一起炸裂开来,犹如直面了太阳一般刺目。

一刹的恍惚,导致以天剑碎裂换回的机会转瞬即逝,林一被一拳砸上天空。

冲天的意化作天柱一般,撞击在林一胸口,直接顶到了上空的地方,从这个角度,林一能看到北边的战局发生了大变化,又有人出局了。

但是林一顾不得去思考是谁出局了,再这样顶下去,他离出局也要不远了。

地剑斩出,挡在胸前。解放的右手向眉心掏去,一柄凝成金色琉璃的小剑缓缓飘出,被林一右手掐诀御空而出。对着无极之意凝聚的光柱射下,

识剑!

看台上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道门门主楚辞,识剑可是道门的秘传。

只见楚辞轻轻摇头,似是洞彻了众人的心思,作出了简单回应。

既然不是道门的问题,那就说明是林一在无极之识上,已经走到了相当远的地步。

虽然还不能说就能和道门那一位创造识剑秘传的人物相媲美,但至少是有机会的。

他才多大!

识剑一出,不只是看台上的人惊了,连李庭都始料未及。

如果林一拿出天地剑,加上两块军令牌的增益,李庭会觉得这是上策。

但是识剑一出,李庭才认为是势均力敌的一战,当然也是需要增益才行。

金色的小剑如入无人之境,一路顺风,眼看就要破入李庭半米的范围。这时候李庭也意识到识剑的厉害,依然是以意起手,但不是一指,而是两指并成剑指。

无极之意和无极之识的对垒,结局如何?

光柱消散,林一平稳降落低空,嘴角有些发干,刚刚御动识剑消耗的力量比挥动天地剑三剑还要多。

如果不是只有这样才能破开局面,林一也不敢贸然犯险。

识剑碎了,林一是清楚的。

当联系中断的时候,就只有碎掉这一个可能。

虽然很难相信,但林一接受了。毕竟他的识剑只是一种尝试而已,并没有要作为压箱底的意思。

真正的绝学,还得看天地剑。

天剑凝聚而出,右手天,左手地。双手交合时,即是天地。

李庭的身影显现出来,一缕血液沿着嘴角留出,精神受到创伤可比五脏六腑难受多了。

看着手握天地剑的林一,李庭放声大笑,这才对嘛!

增益加持,林一动了。

一步一剑,天地剑的锋芒划开的不是长空,是空间,越过空间出现在李庭身边。

李庭不甘示弱,举手成刀,硬生生击溃这一剑。

将进酒,杯莫停。

三剑过后,两个人拼出个胜负来。

林一退场。

但战斗仍在继续,没有人会轻言放弃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