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林一战李庭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364字
  • 2021-09-13 12:31:02

南部战场,赶回来的林一带着不到五万的兵力,和曹远形成包抄。

虽然包抄很不恰当,但从局面上来说,确实如此。

而曹远内心并不值得庆幸,在他手中的兵力也已经不到五万了,可李庭还有九万。想要破局,就只能看林一能不能斗的过李庭。

可惜运气并不站在他这边,林一是带着伤来的,即使是全盛状态,林一碰上李庭,即使鼓励票,都只能算五五开,更何况林一还有伤。两位宗师的拼死反噬,也就林一这个怪胎能承受下来。

如今剑门大本营拔除,林一肯定是不会懂什么叫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卧薪尝胆什么的,林一要是懂的话,也不至于要和两位脉主死磕。

李庭转身看向对阵的林一,这位青年宗师,一直都很有宗师风范,剑门骨子的执拗和较真。他很好的中和在一起,这是意识形态上的超脱,李庭自认比不上。

但作为当代公认的宗师第一人,李庭拥有对无极之意最深刻的理解和领悟,可以说,在以这条路上,他把能开发了的,都做到了极致。

有人说,他是陈默的隔代弟子。李庭对此没有反驳,也不解释。

至于陈默认不认,那就不好说了。

而现在势头最劲的,除了天净,就数林一。年纪轻轻,就步入宗师领域,天地剑所向披靡。被誉为下一代的第一人,如果不是资历浅,只怕是都有人要提出让李庭让一让路。

真要有这种状况,林一和李庭,都不能答应。怎么说,都得打一架,才能服气。

狭路相逢,两个人正式交手的机会来了。

城主看着屏幕上对峙的南部三方,歪着脑袋问影大人:“您怎么看?”

影大人很用心的比较了下,还是遥遥头。一旁的洛烟柔是明白影大人的意思,这可不是说他们中谁不行,要是让城主误会可就不好了。

只见洛烟柔刚欲开口,就被城主摆手打断。

洛烟柔转念一想,也明白了,城主对影大人关心的程度也不会比自己少,这点内涵还是不用“翻译”的。

几位脉主和门主倒是议论纷纷,有看好林一的,也有调侃贺乾和曹冲和变成绿叶的,但提到压注,却都纷纷投给李庭。

林一还小,没有经历过被李庭压一头的苦处,所以毫无惧色,但是他们这些眼看着李庭一步步把他们超越甩在后面的大师、宗师,却体会的太深刻了。

当一个时期的象征,挡在下一个时期面前,下一时期的象征,还嫩了点。

林一明白自己现在并没有做好挑战李庭的准备,伤势还可以压制,但是封禁符是实打实的,根本没办法解除。

从被风景,到赶会南部,一共也才过去五十分钟,离解禁还有十分钟。

三方兵力混战在一起,贺乾和曹冲和可没有什么要不要等一等的念头,憋了半天火气的曹冲和,一入阵就盯着贺乾打。

贺乾为了不影响到李庭那边,主动回击,把曹冲和挡在外面。

八极拳尤以暗劲闻名,八重暗劲全部叠加,足以惊天地泣鬼神,所以很多时候都没有人愿意和贺乾对阵,实在是暗劲太过难受。

即使是憋了很久的炎门门主,也得收敛着打,时刻提防着贺乾冷不丁的暗劲。

如果不甚中招,就将迎来天崩地裂的连击。

藏在后方的曹远,远远的眺望,也判断不清局面的高下,林一虽然受伤了,可也拿到了两块军令牌,斩获的军令牌越多,给自身的增益也就越强,基本上是斩获一块就有百分之十的虚构天地加成。

也就是说,林一现在是有百分之二十的天地加成的。但是李庭有吗?

曹远的目光在贺乾和李庭身上来回扫荡,他不敢确定贺乾就没有把军令牌交给李庭,以他二人私下的关系,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。

这般想着,曹远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两手,牵制自然还是要牵制的,但是不能都耗在这,且战且退吧。

之前没能跑掉,还是因为李庭咬的太死了,单凭曹冲和一个宗师,没让曹远被踢出去都是因为李庭想保留兵力。

而且刚刚拆掉剑门,入梦机也来了,三万左右的兵力拼的还剩一万多点,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去祸祸去了。曹远不敢想入梦机还在这,因为那也太看的起他曹远了。

相比起在这里投入一万兵力,倒不如去北边捣乱。

应天星现在可是在准备破霜降的阵门,入梦机当然得去阻止,要不然这么继续下去,增益直接堆满,谁能匹敌山门雄狮?

所以北边本就混乱的战局,又多了一个搅和的混子。

而林一和李庭这边,在相互注视了一分钟左右,终于有了动静。

只听李庭问道:“怎么样,有信心吗?”

林一平静的摇头,说:“没有”

“这样啊,我给你十分钟让你解禁,够吗?”

李庭也确实看出来林一的难处,这样一场即使打赢了对彼此也没有什么好处。

“好。”林一干脆的盘膝坐下,平复自己的伤势,全力去破除封禁符的话,倒也用不了十分钟。

不自大不逞强,现在的年轻人确实不错,李庭看着林一沉着冷静的样子,总是会有些老人的感慨,实际上他自己也才不过35而已,距离那些老一辈的宗师,还是有些长度的。

而在李庭这一代,入梦机是唯一一个能跟的上李庭的人,再往后数,就是林一,再之后…李庭莫名想起来吾歌。

对于吾歌,李庭就评价过四个字,不学无术。

从来没有认真的去确定自己要走的道路,这就是李庭眼里,吾歌的问题。

学的杂而不精,虽然鼓动登峰造极,却又跑去研究无极之心,末了还被陈默拐去培养无极之意,可以说很多人都没能力在这些方面都做出来成就。

但吾歌做到了,只是李庭希望吾歌能更进一步罢了。

不知自己道路为何的吾歌,只是零散的整合着自己的所有力量,没有极致,但足够均衡。

在看到南宫正的时候,李庭就明白了吾歌的意图,也知道了领主为什么特意嘱咐自己来看看。

南宫正就像是少年的吾歌,天赋异禀又没有明确道路,所以吾歌希望南宫正在这里能找到自己的道路,而不是一味学习他们的师哥。

对于樊石、雷子、灵儿也是如此。

这一架,李庭不会输,但他要赢的精采。要让南宫正看到,什么叫走出自己的路。

林一,你不要让我失望啊!

李庭的战意在昂扬着,就连下方战场都莫名的受到感染,进攻的节奏都快了很多。

这就是意,纯粹的意。

战意所在之处,即是吾之主场。

林一起身的那一刻,面对澎湃的战意,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浮萍飘浮在大海上,没有退路,没有方向,只有无穷尽的战意掩埋他。

天剑在手,林一头一次觉得心里有些虚,这是天地给予的反馈,在这样的战意面前,林一明白自己做的还不够好。

但是没关系,战斗还要继续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