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意外的出局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589字
  • 2021-09-12 12:14:09

阴遁第七局:霜降。所有土兵增幅百分之负二十,火兵增幅百分之负三十,木兵增幅百分之负二十,水兵增幅百分之三十,金兵没有增幅。

至此,霜降和夏至叠加,土兵增幅百分之负十,火兵增幅百分之负十,金兵增幅百分之二十,水兵增幅百分之十,木兵增幅百分之负四十。

由于山门获得天蓬星增益,山门土兵增幅百分之二十。

而对面的太极脉水火兵居多,也算是变相消减了实力,但是国拳脉却不一样,国拳脉金兵最多,受益自然最大。

其实当太极脉主,许可清摇出第三局,处暑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无功而返。所以国拳脉主才会摇定他的骰子,倒是这个冲撞触发了特殊条件,导致规则介入。

强行取缔了第三局和第六局。

山门这边局势不会有什么大变化了,但是炎门曹远那边,却难受了很多。

突如其来的摇定,直接让炎门的实力掉了一个档次,而反观李庭和贺乾,他们带的十二万总兵里,有七万是金兵,三万水兵。

曹远苦笑,强行接管了剑门的兵力,加上也揍不够十万,也不知道剑门门主带着自家五万多兵力干嘛去了,令河又损失了一万三,这就让剑门的处境相当艰难。

但是剑门还是剑门,或许谋略有所不当,却不会被形势所胁迫,该奋战牺牲的时候,永远足够果决。

曹远要撤!

剑门是不会撤的,而曹冲和虽然不情愿,但也看的出来局面的严峻,丢下那两位大师,曹远开始有计划的将一部分火兵和金兵往后调。

炎门是个极其团结稳定的门派,只要你在某方面表现的足够强,就能赢得尊重和礼遇,对于曹远,大家都很佩服,两位大师对于丢车保帅的举措,并不觉得有何不妥。

可以说,在奇门斗里,他曹远的话,远比曹冲和这个门主好使。

曹远心里明白,再这么耗下去,等来援军还好,等不来援军就是死路一条。宗师的压力就是当他有把握的时候,没有人有自信躲的掉。

现在的兵力让李庭还有些忌惮,没有出手,一旦兵力损耗到一个他可以接受的地步,就是强攻取他曹远首级的时候。

曹冲和挡的住吗?曹远撇了眼身旁的舅舅,无奈的收回目光。

挡不住的,曹冲和作为当代炎门门主,少不了和其他宗师较量一番,较量的形式是多样全面的,李庭的战绩在所有宗师里,是影大人之下的第一人。

曹冲和挡不住李庭,他曹远就更躲不掉了。他的修行天赋不高,能达到大师也都是族内老人的灌顶所赐。他清楚自己几斤几两,虽然很心酸,但第一人的压迫感,可不是虚的。

就在曹远逐步保留兵力时,在东部的地界,一处开阔的战场,有人被踢出了局。

是谁?

曹远很想知道,因为李庭好像急了!

东部战场。

荒凉的古战场上,剑门门主林一木纳死板的站在原地,在他的前方,一道巨大的沟壑深不见底。

林一手中无剑,但是他的精神就是剑,或者说他自己就是剑。

一个强大的剑客不可怕,几人联手就能制服,但一个纯粹的剑客才可怕,谁来制服都要掂量自己的份量够挡几剑,有没有命活下来都是问题。

如今抗下这位纯粹剑客的,正是梵脉脉主,菩提。

道化菩提,一气三清。

佛宝袈裟加上菩提枝,才勉强接下这一剑。只是菩提僧人握枝的手腕,抖的不轻。

“林一,你何必呢?我不就是碰巧和你有缘吗,非要打打杀杀的。”

菩提很无奈,和这个死脑筋的家伙解释一件事是很费劲的。

“我不这么觉得,打就打,别废话。”

他们确实是有缘碰上的,只不过菩提是真的冲着剑门大本营去的。而林一纯属莽,带着人莽,一个不小心莽到了梵脉脉主,这尴尬的场景就和山谷里一样。

只是林一不这么觉得,山谷的事他知道,但仇恨顺序第一是入梦机,第二才轮到他菩提。

很不巧,菩提也知道天净被踢出局了,知道了剑门内部空虚,以及入梦机包抄的意图。所以这就打算去捡个漏,劝说劝说入梦机放下屠刀让我来。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林一赶不及回去逮到入梦机,正好眼前有个第二顺序继承人,自然是不能放过。

所以一碰面,林一天剑起手,砍的菩提只能死守。

两个人还都不打算动兵,毕竟军令牌能不暴露自然是好的。只不过林一是觉得不面子,因为菩提没动兵,所以林一不好意思仗势欺人。

林一带来五万总兵,捣了太极脉,也撞了国拳脉,先后踢掉三位大师,干掉一万兵,损失八千,自家一位大师也被踢出去了。

真可谓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但是剑门就是这么个脾性,到那都是老子开心就行。

可菩提不高兴,他身边也没有大师,只带了三万总兵,虽然都是金兵,但林一也有三万多金兵。这上哪说理去。

再这么耗下去,菩提只能破开心如止水,动用佛怒金刚了。

林一本身是个怪胎,修行路上,起步就是天人合一的境地,后来接触无极,愣是把天人合一给破了,自悟了天地无我。

这是真正的无极之识。他同时还领悟了无极之意,他的剑意就是无极的剑意,天地的剑意。

天剑破邪障,地剑破万法。

林一,横空出世的天地一剑。

但是当李庭和贺乾都出现在南部的时候,本该拦住他们的天符脉主在哪呢?

很快这位精明的脉主就将迈出自己最错误的一步。

援助梵脉脉主,菩提僧人。

当杉篙道长赶到的时候,三方兵力交接,天符脉带来三万水、木兵,加上梵脉的兵力算是和剑门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但是顶尖力量的碰撞就不一样了,林一几乎全面压制菩提僧人,哪怕是佛怒金刚也不行,因为这里没有僧众加持,佛怒金刚只是最初级的形态。

对此,菩提也没想到,林一可以强悍到这个地步。

天地剑归一,在杉篙道长的眼皮子底下,把佛怒金刚一劈两半,菩提僧人重创。

而林一也被爆炸波及,受到轻伤,短时间内,没有第二次天地剑出手的能力。

杉篙道长神情复杂,倘若是全盛的菩提僧人,倒也还能救,现在这状况,救也不是,不救也不是。但是容不得他多想,林一就先声夺人,出剑封杀。

到底是脉主,不能见死不救,杉篙道长符纂刻画,禁锢此方空间三里,十息。

转瞬间,就带着菩提僧人转移到另一个地方。

但是林一的天剑只是被禁锢阻碍了,地剑可没有,破万法的地剑几乎无视了禁锢,就直追杉篙道长。

这可给杉篙道长吓了个激灵,要是菩提佛怒金刚还在,一个抗,一个限制,未尝不可正面应战,但是现在,杉篙道长只想跑路。

军令牌都顾不得藏就用上了。

林一穷追不舍,还是把杉篙道长堵住了,无他,要人而已。

因为自家大本营的大师也被踢出去了。林一只好摇个人来,总不能诺大一个家底,全靠他一个人撑住。

天符脉倒是没损失大师,但也没带着,只有菩提能摇人了,看这情况是没希望了。

五分钟后,杉篙道长挡不住天地剑,连同菩提一块被踢出局。

林一被杉篙道长贴上封禁符,隔绝天地感应一个时辰。这一个时辰,林一的战力将会弱到和大师差不多,两大脉主被踢掉,想来各方都很吃惊吧,林一也逃不掉。

半个时辰后,规则消散,命运骰子恢复功效。

曹远撤离失败,剑门大本营拔除,炎门损失惨重,林一赶回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