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混战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4187字
  • 2021-09-11 23:20:50

入梦机出现的时候,山谷内的双方都没有视角,而且也不会想到在战场中心的散装宗师们居然突破到了这里。

负责针对三位独户宗师的,是雀门和炎门,而四脉那边天符脉主亲自坐镇,竟然还是让入梦机杀出来了?

看台上的城主心里明镜似的。而影大人多少从中部战场看出些端倪。

放水。

天符脉脉主放水了,他是第一个这么懂事的人,独户宗师从来不参与什么资源争夺,因为他们是隶属于城主调配的,换句话说,城主握有的资源才是他们的资源。

所以在这里和八门七脉争资源属实是无聊,但他们依然来了。

这就是问题所在了。

他们为什么来的?不图资源,那当然是图人了。

符脉脉主杉篙道长,他又不抢人,当然是不愿意结仇,更何况周边还有雀门和炎门虎视眈眈。

所以在排兵布阵上,杉篙道长营造了受到压制效果而兵力不足的现象,在雀门和炎门的冷眼中放走了入梦机和他率领的三万人马。

入梦机为人低调,但带兵打仗就图一个快字,不只是行军快,连兵力损耗都快。

前前后后消耗了一万兵力,打了不下十场战斗,打完就跑,还不跟你死磕,导致山门很难受,前些天被骚扰的不行,差点没沉住气。

而如今山门和太极脉死磕,入梦机却没有去抄家,倒是绕到了剑门这里,战场的西南部。

有神符加持的军队能有多快,这边令河和天净刚撞上,甩开太极脉的入梦机就赶到了,前后约莫半个时辰的路程,他愣是给缩到了十分钟。

好巧不巧的赶上两队人马交锋。

只不过入梦机是有预料的,剑门是喜欢见机行事的,说难听点叫趁火打劫,所以碰上剑门入梦机到不意外,但是梵脉来就来吧,领队的还是天净。

这就有意思了,天净可是那老秃驴预订的接班人,几乎必入宗师,只是时间问题。

能亲手干掉一个宗师候选人,入梦机已经兴奋起来了。

但是作为天符师,冷静和谨慎是才是他的本色,越兴奋他反而心如止水的画符。

很快一个个落石符布满了上空。等令河和天净意识到有埋伏时,落石滚下。与此同时,两万木兵的藤刺标枪也已准备完毕,这架势一看也就是要全吃了。

几乎同等的兵力,一个时间差,一个地势就决定了战局。

但是天净没有放弃,因为这里是奇门斗,是阴遁九局,只要还没被踢出去,就有一切可能。

卍印大开,顶住落石,依然在有效的杀伤剑门的兵力,这不是追求最大输出,而是减少人员,腾出更多挪移的空间来。

令河和天净不谋而合,但是剑门可没有卍印这种可攻可守的能力,剑门追求的就是攻势,百兵之王,岂是儿戏。

于是令河开山剑指上空,剑气冲九霄,拨云见日。

无匹的剑气冲荡山谷,冲散了落石也破开了剩余的落石符。但是落石之后的藤枪,却是让令河无能为力的了,就连天净的卍印也挡不全。

入梦机也知道大师级的人物都已经走上继承正确的道路了,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但是他们终究是被限制的。

在这个时代,一味的继承就等同于故步自封,他们的套路已经翻不出花来了。

可是这些独户宗师不一样,他们选择了自己的路,走的艰难,但却是是强。

只见入梦机以笔为媒,虚空构架。一副山海画卷横空出世,当最后一笔落尘,整个画卷都融入了虚空之中。紧接着,虚空的山海凭空浮现,无数座大山之间奔涌着海浪滔天,狠狠地撞在山谷里。

天地为纸,精神为墨,符笔为引,借大势于一身。

山谷顿时被砸裂出大口子,视野都开阔了很多。而山海已经消失了,这毕竟不是真正的天地内,入梦机虚空构物已经算是达到了自身的极限。

只要是隔着虚空都能把山海大势完全借来,那入梦机就不是宗师,而是神了。

被砸开的山谷是危险的,因为里面的退路都被卡住了,只能死战到底。但是死战也是要有对象的,为什么令河非要和天净杀个痛快,上面不也是有人呢吗?

天净一只手撑住卍印,另一只手攀壁上爬,而令河就轻松的多,剑插后甩,再插再甩,只要把控好力度,就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而入梦机好像没看见这两个要谋害他的人一样,依然不紧不慢的画着符,一些快速的,瞬发的,大范围的符文都画过来个遍。

下方没有领军者调度的兵力,依然在厮杀着,眼看着剑门一万三的兵力变成了八千,而梵脉六千的兵力变成了四千。

这可还不够,这位宗师大爷可是要全歼来着。

令河率先上岸,一个腾空跳,剑势摆落,对着入梦机的脑袋就劈。但是入梦机自然是看到了的,一道金色符文就横在脑袋上空,接下了这一击,符文应声碎裂,而令河也被金色符文反弹。

守护反弹,就是那金色符文。

但是在入梦机视线的死角处,晚一步上岸的天净,抢在入梦机刚画完一道追击令河的符时出手。

就是要恰时间,缩小的卍印捏在掌中,一个爆步前冲,天净摊手推掌,金灿灿的卍印撞来。但是没有预想中的将入梦机撕裂,反倒是一团绿光炸裂了。

军令牌!

是啊,独户宗师本身就是一定带着军令牌的,尤其是入梦机没有任何大师加入。

察觉到危机的入梦机,虽然没有观察到死角内的情况,但是想也知道危机是来自死角。所以入梦机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军令牌,强行征调最近的木兵到自己身边来。

挡死!

军令无义,法调无情。

腾出手来的入梦机,还能做什么?有时间画符吗?

挡下卍印可不是击退了天净,作为宗师预备役,他对宗师的了解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宗师都是能够借天地大势的人,换句话说,只要能够借助一方天地大势,就算是宗师了。其实宗师本质上和代权者是类似的,但是宗师走的是正途,而代权者走的是巧取豪夺的捷径,而且无论是效率和战力都是代权者更胜一筹。

因为宗师机会就是封顶了。而代权者还可以不断的提升和窃取,这就是互有优劣的地方了,宗师虽然没办法和王级异兽硬刚,但是他们也没什么隐患,完全没有退权的忧虑,根底打磨的也比代权者强。

历史上的代权者,根骨能和宗师媲美的屈指可数。

任何一位宗师,在无极这个领域,也都是有所造诣的。

入梦机领悟的和吾歌倒是一个方向,都是无极之心,只不过吾歌的无极之心是杀戮之后的和平宁静,而入梦机讲就的是天人合一。

所以在对危机的预感上,入梦机要更有优势,但仅仅是这样的优势,还不足以让天净心生退却。

反倒是激起了他的斗志,只见天净右掌收力,右腿前顶,左右两手交叠结印,口中传出阵阵木鱼的敲击声。

天地梵音,造化卍印,逆解。

入梦机手中狼毫墨笔足有他人这般高,倒转腰身,横扫一圈,硬是把天净右膝给扫了回去,但是天净的结印终究没有打断。

但是狼毫笔在手中飞舞,一点没有停顿的意思,无数的符文或大或小,五彩斑斓射向四周,无数的爆鸣声逼退了返身的令河和天净。

右手狼毫所向披靡,左手手笔指天画地,一道道金色的线条从虚空中浮现,勾勒出一个正方形的条条框框。天地所在为囚笼,自固一方乐土安身。

天地囚笼。

造化卍印逆解在天地囚笼之上,冲击的嘶哑声连绵不断,天地囚笼眼看就要支撑不住。

终于入梦机叹息一声,左指点在囚笼的正中央,激荡的涟漪从指尖发散,一圈圈,竟然和卍印形成了共鸣,最后在逆解与反逆解中,同时消散。

入梦机收回左指,留出的尖指甲肉眼可见的扁平了很多。他叹息的是自己老了,出手总是喜欢留力,导致判断不足。

他的对手终归不是梵脉脉主,他们这个层次战斗,总是从不断交手中寻找机会或者创造机会,不会一招就拼上全部,但是这个年轻人会,尽管他也不小了,但在古武这个领域中,这个年纪的锐气是最足的。

他在那一招里,压上了全部。

真不愧是宗师预备役,这一分天地大势是有水平的,而且入梦机没猜错的话,这位天净僧人,只怕借的是他梵脉佛塔的势。

手笔真是不小。

所有人都小看了那个老秃驴的准备呀,入梦机再次叹惋。

狼毫笔没有任何怜惜的点出,天地为之一静,整个虚空构架出来的世界都凝滞了一瞬,这一瞬落在天净眼里,就是错觉。

仿佛时空静止在自己面前,而狼毫笔已经到了眼前。

但是这个本该凝滞的虚构世界,落在入梦机眼里,却是有了变化,意料之外的变化。

整个天地的阳刚之气还在,但多出了寒霜的湿气。

命运骰子,有人摇定了骰子。

阴遁第七局,霜降临世。直符天心星,造化开天门。

入梦机此刻闪过很多念头,他很少参与奇门斗,但是对于奇门遁甲还是略懂的,奇门斗是衍化来的,终究还是需要深研才能反应过来。

但是这一笔点出是无法更改的了,就是命定骰子都不行,除非有军令牌征调替死,就算有,时间上也来不及。

天净出局,三分钟后,令河出局。入梦机帅军夺取了剩余的九千总兵,总量几近三万。

虽然入梦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局势在变化,这点是明显的,所以他必须要更快抵达预订的地点,才能确保胜利。

看台上的人已经顾不上惊讶入梦机这个法师的近身能力,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看到,在北方的战局,出现了最多的变数。

半个时辰前,山门和太极脉在北部大裂谷死磕,五万总兵一方守,一方攻。

却突然来了国拳一脉,二话不说,这位脉主庞根,就携天地势,砸穿了山门的方守阵线,为了不丢掉地势,山门付出了一万的火兵才挡了下来。

战局再次陷入焦灼,即使有了一位宗师带着两万总兵,也没能凿穿山门的防守,由此可见一般。

但是山门也是无力反击的,土兵增幅有限,挡一个太极脉五万水火兵还好,又来了一位宗师加两万土兵,这就是雪上加霜。

好在后来雀门门主带一万火兵来援,宗师战力持平。

而在此时,李庭带着贺乾、五位大师,共十二万总兵出现在了南部,剑门的大本营就在这,炎门也是。

可南部只有一个宗师和四位大师。炎门门主曹冲和气的骂娘,对于自家大师只守不攻的态度也是很不爽。

但是这位大师显然是习惯了承受这个位置不该承受的折磨,对此表现的很淡定。

曹冲和打不过李庭,也就没了啥用途,除了干着急还是干着急,炎门的军令牌在谁那,大家都摸出来了,就在这位调兵的大师身上。

曹远。年29,大师,术数精通。是曹冲和的左膀右臂,也是自家外甥。

这边着急上火,水门也自顾不暇,梵脉脉主找上门来,硬是赖着不走。

场上形势去向不明的,就只有剑门门主和天符脉主了。

如今李庭是摆明了要吃下炎门,把炎门踢出局。而剑门门主不在,仅凭曹远一个人调兵,是当不了太久的。

山门则在试图破译星象之权,用以扭转僵局,而雀门就是站个脚。

一场大混战来来回回,永无休止。

等那边入梦机都埋伏一波了,山门终于找到了直符天蓬,休门不崩的开启条件。

三分火兵,两分土兵,两分金兵,七三定局,取天蓬,休门自固。

应天星凑出来一支三千火兵,两千土兵,两千金兵,用七兑三,破了阵,才取走天蓬。

在之前对局如此艰难的时候,这位山门门主还能心分二用,只能是令人信服。

休门固,应天星握天蓬,增益土兵百分之三十,并且有三千天兵可用,以七兑三,失去七千兵,兑掉三千天兵,这三千天兵也就由应天星调度。

也在这是,太极脉主使用命定骰子,摇定第三局,处暑。但是同一时间,国拳脉主摇定第六局,寒露。

特殊条件触发,由规则从阴遁第七局霜降,第八局小雪,第九局,大雪,选定一局。

触发第七局,霜降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