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
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110字
  • 2021-09-10 22:13:01

在地底深处,靠近地心的地方,蜷缩着一个身影,一端连结着纽带。纽带连接的另一端,是通往地心深处。

当地面和分身切断了联系时,蜷缩的身影微微动弹了几下,但是没有醒来。

直到本源被截取,最后回归自身的本源,少了一块。身影才睁开眼,漠然的眼神中有那么一丝跳动的怒火。

硬化的皮肤拥有如同岩石一般的角层,而整个身躯的大小埋在高浓度辐射中被掩盖。仅仅是稍微动弹一下,就会引起整个地心外核的震荡。

而这个身影,正是查。

长年深藏于此处,并且会随着地壳运动而改变自身位置。在自身进化已经达到这个世界的极限后,查就停止了成长,除了本源,再没有什么能量可以促使它再次产生异变。

但是查依然在不断窃取地心的能量,以供输地面,产生更多的强大分身和王级异兽,源源不断的消磨和压榨人族,利用剥夺的天权力量去抵消神权物质。

可它没想到的是,人类继林国忠和万提斯之后,出现了第三位五档代权者。

这让一直处于沉睡中的本体,有些无法接受。

林国忠当初给它造成的重创,即使利用地心的能量疗伤,也需要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。

一个成长起来的五档代权者或许还可以对付,但是他背后不仅站着人类一族,连生命古树和图莱都默许他的存在。

这就不得不让查掂量一下。

如果本体出手,势必是要惊醒很多老家伙的,贝隆还有魇,都会锁定它。而且出手只是为了夺回那一小部分本源,也没什么意义。

至于面子,查就更不在意了。

反倒是吾歌表现出来的意图,让查有些担忧,如果只是去探索神明国度也就算了,大不了有些神权物质跑出来罢了,惹不起,查还是躲的起的。

但吾歌要是去深处一探究竟,把那深处的魇给惊醒了,麻烦可就大了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谁知道林国忠的限制会不会有什么不稳定的变化。

这才是查最担心的。

可惜分身终究只能寄托意志,无法和本体一样拥有深度思考。所以本灭杀,倒也情有可原。

查闭上眼陷入沉思,良久之后,一道无形的念头扩散向远处。

“做笔交易。”

查说出自己的条件和要求。

而接受信息的人一愣,旋即乐开了花,欣然接受了这笔交易。

……

深度70区,凛冬。

影大人孤独的守望城头,在大多数没有任务的时候,他就一直是这样驻足城头。

也不是单纯为了风景和清净,他站在这里,就能时刻体会到压力和紧迫感。在他的身后,是一整座要塞的安康。

有习武的汉子,有普通的居民,有病弱的城主,还有那些尊敬自己的人。他们都很好。

“影大人喜欢这里吗?”

一个身着天蓝色连衣裙的温婉姑娘,穿着白色的板鞋不声不响的走到城头,竟没有一个人敢拦。

只因为她是影大人名义上的指导生活的老师。甚至有一段时间,影大人的吃穿住行都是由她亲手来做。

所以在整个要塞中,所有人心中,这位女子和影大人就荣辱与共的。就连影大人自己,也都渐渐习惯了这么一个人陪着自己,他觉得,整个要塞里了解他的人就两个。

这个女子是就是第一个。

影大人恍惚了一下,这柔情似水的问候,就好像他刚被领主带回来时,这个姑娘对他说,“影大人会喜欢这里的。”

那时候,她也不过是碧玉年华,却要守在自己这个木纳冷漠的人身边。想来,她会喜欢吗?

“嗯,我喜欢这里。有人有趣,还有人懂我,很好。”

也许在影大人心中,也不知道那种依赖叫什么,他只委婉含蓄的用了懂我去表达。

但是身旁的女子却会心一笑。

“影大人这是在说谁呢,我可是连您的沐浴习惯都知道的,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你?”

“呃…”,影大人顿时无言,被问得哑口无言,徒惹秀雅的女子笑话。

“逗你的。”影大人释然了,她总是喜欢看自己窘迫的模样,因为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会觉得,自己拥有强烈的情绪波动。

等女人笑完了,影大人才有机会插上话。

“烟柔,你呢,还喜欢吗?”

“当然,我很喜欢现在平静的生活。”

女子名唤烟柔,姓洛。

“那就好。”影大人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,但都不重要了。

他是个活在阴影里的人,而眼前的女人是生活在光明之下,她活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,仅此而已。

生在阴暗,所以渴望光明。

“影大人!”

一个急匆匆赶上城头,黑色的练功服挂着有八段的胸章,九段就是宗师了。

在凛冬有八段,就代表古武已经打熬到除了自家门主,就数到他的地步。放到旧时代里去,即使是开宗立派也不无不可。

但是凛冬一直保持着八门七脉的格局,不是古武不够壮大,是没法壮大,资源就这些,即使开宗立派也没什么看头,倒不如集合起来供养一门一脉。

传承至今,八门门主也只有六扇门是九段宗师级,七脉中更是只有上三脉脉主是九段宗师。抛开这些当作镇山石的宗师,还有几位独门独户的宗师,算是单传吧。

如今,问题就出在了这八门七脉和独户宗师。

赶来的八段大师稍稍调整下呼吸,就平复了赶路的喘息。急忙说道:“影大人!出事了,八门的几位宗师要和独户的宗师,要约奇门斗!”

“奇门斗?”

影大人是不知道这个传统的,毕竟他来这些年深入浅出的,从没碰上过这种事情,闹得最凶的时候,也就是踢馆。

但是这个奇门斗,他是真的没影响,不由自主的看向洛烟柔,只见洛烟柔也脸色也变的奇怪。

就是那种既惊讶又合理的模样。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影大人发话,八段大师差点就脱口而出,不过还是眼神够好,心眼够快,立马把声收了回来。

因为影大人是想听洛烟柔回答,而是他这位大师,所以大师也很本分的站好。虽然心里焦急,但那也不是什么签生死状的内斗,大师焦急是想拉偏架,影大人是我带过来,就很自然的打压了其他几位一头。

洛烟柔见大师把话又憋了回去,又好气又好笑,气的是大师这么明目张胆的懂事,就很不懂事,笑的是影大人显然更信任自己。

旋即迎上影大人的目光,回复他:“奇门斗,是沿用秘术奇门遁甲,以阴遁九局和阳遁九局入手,各大门脉排兵布阵,在幻像球内衍化战局的手段。”

解释完奇门斗,洛烟柔又讲解了下它的作用。

“奇门遁甲作为战争秘术,各大门脉都十分精通,也有专精一局者。而执局之人,不必是宗师,他们利用局势甚至可以以弱胜强,挽大厦之将倾,扶狂澜之既倒。

而在非战争的时候,他们往往用奇门斗的方式来定排名和招收门人弟子。”

影大人听后倒是深有感触的点头认同,虽然他玩的是高端局,并不直接参与大规模的战争,但是他是亲眼见识过几位在战场上排兵布阵,以少打多抵御兽潮的。

也多亏这些前辈,凛冬才能从一次次毁灭中崛起重建,越来越强。

“所以他们现在是在抢人?”

这次影大人没能从洛烟柔那里得到答案,毕竟她刚刚就在这里,也不会跑到奇门斗那边去。所以洛烟柔就干脆看向大师,让他来说。

终于轮到大师说句话了,大师回答:“对,已经开一局了。抢的是…”

大师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,毕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事。

“但说无妨。”影大人很淡然,反正火烧不到他身上。

“…呃,是这样的,我们、我们在选人的时候发生了争执,南宫正和樊石两个人,让八门七脉还有那些个宗师都有些想法,就…打起来了。

然后山门门主提议奇门斗,就是这样了。”

大师也是能省就省,他就是山门的人,山门门主不是宗师,真打起来并不沾光,所以奇门斗是最好的方式,因为他们山门,奇门遁甲第一。

可以说,为了把樊石捞进来,山门已经有些不要脸面了。

按理说其他门主都该答应,但偏偏没有宗师的门派不少,最后几位有宗师的门主不打算抢人,就当看个热闹,附议了。

连城主,都拖着病怏怏的身子,赶来看场大戏。

一场奇门斗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影大人带着洛烟柔赶往现场,大师只能自己重新赶一趟路。只是大师心里苦,您知不知道去哪啊?

不过很快就有幻像仪投影了,这么大个方向标,想找不到都难。

……

广场中央,一个球状的精密仪器悬浮在半空中,周围有十块凹槽塞入了异兽心核,都是七级异兽,可见阔绰。

不说别的,凛冬积累的八级以下的异兽心核,绝对是六大要塞第一。

周围数十个深度区的几乎除了辐射区,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。可见凛冬对低级异兽的可怕杀伤力,比能源武器都要绝。

坐镇其中的,一共有十二位代表人物。

七位宗师,五位大师。

奇门斗,阴遁第一局:夏至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