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火心石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035字
  • 2021-08-03 20:40:32

平静的夜空中,漂浮起点点红色萤火,缓缓升上空中。

伴着少年出“浴”的身姿,竟有些奇异的魅力。可惜这只剩下一个不懂风情的男人在大块吃肉,嘴里还嘟囔着:

“走快点啊,再不来我就吃完了。”

少年本来舒畅的心情顿时慌乱了起来,也不顾赤脚裸踝,赶紧赶到山下。二话不说直接就地吃席,干饭积极!

看到樊石如此上道,吾歌欣慰的笑着,停下了恐怖的食量。在深度区内,食物永远是补足体力的最好方式,这是一条异兽与守望者之间通用的法则。

而且吾歌还观察到分散在空气的火元素,虽然没有聚集到吾歌这,但有不少聚集到樊石身边了,看来训练成果还不错。

作为独一无二的妖火天属,在五档之后就已经能稳稳压制王级的火属异兽,哪怕是凤来了,也只能逼退妖火,大概能有六四开的样子,吾歌估摸着,但再解放天权后就另说了。

“老师,其实,你也不排斥基因药剂的使用,但好像也不那么认同。”

樊石一边吃,一边试探着问出心底的疑惑。

因为樊石觉得基因药剂是件好事,在没有充足军备的七号要塞,有底气称号终日,就是因为基因药剂和机甲的完美搭配。可吾歌一直不太搭理基因战士。

基因药剂让一个平凡的人变的更敏锐而又添补了爆炸性增长的力量,从性价比来讲,老老实实觉醒要比基因药剂慢上很多。

尽管如此,也依然无法和异兽正面抗衡,但有了机甲就完全不一样了,简直是机械与杀戮的结合体。唯一不足的,就是短命!

透支生命为代价的力量就是这样,可这末世里,连要塞都岌岌可危,更何况人呢。

吾歌沉吟着,他仰起头看着夜空没想太多,只想着该怎样告诉樊石他的看法,教学相长也,莫过于此。

“也许是因为在守望者的位子上站的太久了,我看到的基因战士,僵硬的就像生产线上的产品,毫无创造性可言,这并不是不好;

正相反,旧时代的人就是靠着流水线般的重复维持秩序,而末世下,要塞因此得以抵抗危险,甚至建立前进基地,开始反制。”吾歌顿了顿。

“但可悲的是,每十个战士里有五个将暴毙,有三个直接精神崩溃甚或是瘫痪,只有两个人能活下来变的强大,有可能觉醒一定的异能。

在我看来,这是代价,盗窃的代价!而这种代价如果蔓延到普通居民身上,其目地就不仅仅是为了生存和保卫,而是侵略与战争。

所谓新人类,只会是将盗窃的罪责分摊,其结局,又能比我们好到哪里去呢?”

吾歌仿佛在夜空中看见那个蓄着胡子的老师,一脸嫌弃的说:

“基因战士什么的,和我们都不过是一群窃贼,只不过我们窃的理直气壮,合规合法,就是不太地道。

所以,未来的所有罪孽与苦厄就让我们这些少数人承担吧。那些不入流的靠边站”。

听完的樊石,只是大口啃着肉,越来越大口,啃着啃着就流出泪来了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仿佛有什么声音在耳边说着低语,却消散不见。

吾歌想,孩子太聪明,不好瞒了。

吃完饭的樊石和吾歌打声招呼,已经决定继续训练,即使睡,也睡里面。

吾歌看着少年坚定的背影,真正的意识到当年老师送自己去深处磨砺时的心情,很复杂,欣慰着苦涩,无奈中心疼,还有些想笑,想哭。

……

如果总是赶不及,那就拼命点,也许还能追上那彗星的尾巴,说一声再见。———启示录

在吾歌丝毫没有察觉的时候,怀中的书,又少了一页。只是这一页,像星光一样裂成五份,有一份赫然是火山口的方向。

……

十五天后,满身是黑质的樊石,终于从最底层,比岩浆高出半米的台子上醒来,手心上放着一颗红晶色的眼石,大概仅有大拇指头的大小。

就是这块眼石,引得岩浆下面那只七级巅峰的火蜥不住的翻涌,拳头大小的碧眼黄瞳眼巴巴的看着那块眼石,时不时张出嘴来呜咽着,好像在说:额滴,额滴,那是额滴呀!

可惜的是吾歌没有那么心善,樊石也没有那么老实,进了口袋的东西,你想要回来,你过来呀!拿命换呗。

终究是蜥怂人不怂。

那只火蜥正是吾歌特意留下“烧水”的,要是还会搓背就好了。瞧瞧这小家伙黑的,跟那啥郎一样。

吾歌脸上写着不嫌弃,却隔着老远指着不远处一只老老实实爬在地上的六级水象,望着水象旁的一洼水池,樊石垮下脸,回头看着吾歌,你认真的吗?

当然是认真的,你没看人水象都站起来打工了吗,赶紧的吧,人家赶着回去生二胎呢。

吾歌捂着脸,有点不好意思打扰了这哥们的正事。

洗干净的樊石明显比来时又紧实了三分,不过没长啊,挺好,吾歌着实满意这次成果,比预期时间要短,成效还好,这么卷的徒弟,很少了呀。

吾歌用特质木性的软藤给眼石做了个项链,让樊石带在脖子上,这样即使不在火山区,也能有不差太多的修炼环境,现在吐息凿道已经凿完了,只要添满就行了。

现在已经六成了,实战里熟悉熟悉力量,再有个十五天也差不多了,应该能赶上三号要塞那边的进度。

这样想着,吾歌就高兴了。爱觉罗此时正给樊石好好补习眼石的功用。

“这眼石啊,可不得了,又名泪石,在旧时代里,这是瑞兽凤,伤感天时人哀所流下的。但现在人们更愿意称呼它为火心石,也就能增强点火属亲和力吧。”爱觉罗人性化讲解道。

“能增强多少?”

“一丢丢而已啦,勉勉强强能让那只火蜥具有冲击八级门槛的资格,不过能不能成,得看那位至高愿不愿意多出一个不知道听不听话的分权者。

爱觉罗,你这样凡尔赛真的不好,你不是个正经的人工智能。樊石无语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