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起源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292字
  • 2021-09-06 17:22:48

很久之前,世界生衍时是一片混沌。世界的本源也是从混沌中撕裂出来的,此后本源就成了世界的根基。

混沌归入虚无后才有天地,而天地生息衍化万物,有海洋有大陆,有种族。

太多太多的种族没有节制的提升和进化,导致天地负载,世界秩序崩塌,这场世界的生衍已经以失败告终了。

为了回归正途,世界选择重启,将一切清零,直到天地重新诞生出来,再次拥有海洋、大陆,而这次,还有森林。但是不再拥有种族,每一个生物都是个体强大的存在,天地从不干预这些存在的力量。

越强大的生物,就越渴望强大和独一无二,不可避免的争斗爆发时,天崩地裂。最激烈时,本源甚至都暴动了,直至最后只剩下唯一的胜者,那就是我。

我就是在天地崩灭,世界重启下的胜者,因为我选择将自己奉献于本源之中,所以我先天是天地孕育,后天是本源的一部分。

世界第二次重启后,已经是第三次衍化天地了,一样的海洋、陆地、森林,多出了万丈山峦。

山峦将天地划分为无数块区域,又将区域内所有的一切都复制粘贴,没有分别。此后,种族和个体同存。

这一次是天地孕育有史以来的成功,延续的时间足足比前两次加在一起还要长。

也是自那个时候,弱小的种族由于繁衍的迭代,渐渐产生了生存经验和智慧结晶,这也成了后来智慧生物的蓝本。

繁衍虽然是这群弱小种族的唯一优势,但这种优势却逐渐的自我衍生出天地也无法干预的力量。在天地的自然孕育跟不上越来越多种族消耗时,内战爆发,无数种族争夺资源和食物,此后,争斗不再只是个体冲突,而是战争!

在战争中,损失最大的是那些弱小的种族,活下来的也是那些弱小的种族。但是天地依然崩塌了,因为世界并不喜欢一个只有弱者的世界,所以重启开始。

第三次重启,终于产生了变化。

因为强制重启,导致了时空长河区域性紊乱,吸引来了虚无的注视,那是世界面临的第一次危机。

为了自保,世界选择牺牲部分本源,献祭虚无,从而又特殊的手段隔绝了虚无的力量。

因此而形成的另一份独立空间,就是地狱雏形。

天地再次衍化的时候,也沾染到了地狱的力量,在本源和虚无撕裂中,天地第一次见到了对立和统一,这是它启蒙的第一课。

世界还处在对抗拒虚无的窃喜中,完全没有留意到,天地的完善不再刻板遵循规律,而是衍化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天地开始有了很大的改变,种族与种族之间亲密的关系,渐渐就像一个个部落一样。

有冲突,有对立,有统一。

漫长的天地衍化中,仿佛一切都维持在一个天平上,微妙的平衡。

世界缺失了本源,是需要修补的。天地有更多的时间去尝试,越来越多的弱小种族成为世界主角,繁衍终于形成了第一种力量,由经验累积而成的知识。但是天地很不满意,它希望这些弱小的种族,能拥有对立和统一两种形态。

在这个尝试的过程中,弱小种族拥有了知识,历史,智慧和沟通。天地在观察中,逐渐有了意志,我把他称为天地意志。

这是世界的禁忌!

当天地再一次出手干预时,世界醒来了,遍地的弱小种族不符合他的预期,所以重启降临了。

地狱在重启中偷取了力量,在壮大,而天地的意志也在重启中碎灭。

第四次重启后,天地又恢复到规律中去,强大的种族依然是这个世界的主流趋势。

天地一次次被主流捅破,撕裂,分割,占据…

重启到底第七次时,地狱已经成型了,开始扎根在世界中,使世界必须陷入沉睡才能避免地狱侵蚀。

天地再一次出现时,规律已经被破坏了。

无数的种族由弱小到强大,再到被地狱毁灭。天地看到了一种可能,反复塑造,直到寻找到最适合在天地和地狱夹缝中生存的种族。

从远古巨兽、到史前文明,无一不是失败告终。直到弱小的种族在一次次毁灭中重复出现,以顽强的生存力体现了价值,天地才勉强认可了这种种族。

随着文明发展,薪火时代终于结束,人类第一次以一个全新的版本登场。

智慧和人性,这两种对立和统一的力量,重合在了一起。天地才又拥有了意志,纯粹公正的意志。

直到人类发展到渴望脱离天地,探索世界外的时空时,引来了很多天外物质,在这个过程中,地狱和世界的稳定被打破,在彼此倾碾中,地狱被四分五裂,形成了十六份,被天地收存了。

而地狱分裂时,也因为虚无牵引进来时空长河上所有世界的天敌,你们称之为神权物质的东西。

在时空长河,它被叫做魇。

它夺取了很多本源,导致地心的辐射不受本源约束,爆发出来,再次形成了强大个体的存在,和那些失败过的种族。

这是第二次危机。

世界为了自保,选择泄露本源,分而化之。但是魇也追了出来,只是遇上了天地。

自顾不暇的世界,也没心情去管理天地是否有了意志,而这份被世界视为禁忌的意志,帮他延缓了死亡时间。

天地的权柄,和世界本源的对碰,孰强孰弱,我也说不清楚。但是经过魇窃取的本源,却是要超过天地权柄的,这也是为什么,人类最后还是只能龟缩在要塞的原因。

泄露的本源,都没有逃脱魇的魔爪,但是因为人类的缘故,本源有了很大的改变,依附在一些异兽身上,竟然反噬了魇,形成了独立的个体,也就是那些所谓神明。

人类的信仰造就了神明,人类的贪婪造就了禁忌生物,人类的智慧造就了守护世界最坚韧的力量。

我很佩服你们。

我和那些神明并不一样,我是天地孕育,却寄托在世界本源上的,我算是真正独立的本源吧,他们更像是圈养。

相比起他们,我更害怕魇。纯粹的本源是无法抗拒魇的,只能用本源消耗魇,如果不是我也拥有部分天地权柄,可能也支撑不了很久。

我也病了,孩子。”

南夫子说着,生命古树的身上居然有很多黑色的纹路显露出来。

吾歌并不意外,他能了解生命古树能解决神权物质,就是知道这一幕的。但是女王不知道,她忽然明白了自己的母亲是如何沾染上神权物质的了。

“你想的,大概是对的。

我…舍不得用本源去消耗魇,如果使用完也无法祛除魇,所有精灵都难逃一劫。

所以我窃取天地权柄创造了死夜精灵,想利用死寂的力量来消磨魇,但是天地终究是有意志的,完善的天地,虽然是诞生自世界,但比世界要更强大,我能窃取的太少了。

结果是失败的,死寂的力量不仅没有能够磨灭魇,反倒让你的母亲承受了很多苦难。三大精灵王是希望抹杀你母亲的,用天权去抵消魇,但是我还是想给你母亲一个机会,至少,我还是他的父亲,我能为她做的,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女王泣不成声,她没想到害死她母亲的人,却是解救她的人。矛盾和愤怒充斥胸口,死寂的力量甚至都要扩散出来。

吾歌轻轻搂住女王,生命古树没有错,三大精灵王没有错,死夜女王也没有错。

只是他们都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罢了。

女王还是没有复仇的打算,因为面前的老人,是真正的病入膏肓了,再惩罚也没有意义。

“您是占据了天权的,对吗?”生机天权,按理说是林国忠的权柄,达到了几近百分百的地步,而生命古树也拥有权柄,这算什么?

“你忘了林国忠是双天权吗?很早的时候我的天权就退弱到了百分之三十,曾经拥有的那些都用来对抗魇了,而天地也会通过别的方式恢复损耗的天权。”夫子没有避讳这个问题,甚至讲的很详尽。

吾歌忽然想明白了,只有被占据的天权才会有限度,所以按道理说,很多天权都是可以抵达百分之百的。也可能有部分天权,天地来不及恢复,毕竟世界已经崩坏成这样了。

但是没有人提醒过自己这一点,那些先行者肯定是明白这一点的,会有记录流传,却没有人告诉吾歌,权值也是可以有比重搭配的。这就导致了现在吾歌的权值几乎全部倾向于杀伐天权。

所以,这也是王邢林他所希望的吗?吾歌不清楚。

“您刚才还说,那些神明也是因为人类才产生的,这是为什么?”

对于神明国度的信息,吾歌知道的多自然会有更充分的心理准备。

“因为信仰!就和图莱是差不多的情况,神明身上,都有或多或少的人类烙印。”夫子耐心的给出回复。

吾歌想到了凤,青龙,河伯……除了大地领主“查”。“查”应该也是因为获取了本源而突破桎梏,但是和信仰没关系。

因为它不符合土地公公的形象。

“那夫子知道什么是无极吗?”吾歌问。

“天地本身就是无极,一的前面就是无极。无极的最后,所产生的就是独属于自己的天地,自我为意志的独特领域。就我所知的,你们人类应该是在这条路上走的最远的。

曾经见过一个惊才艳艳之辈,用两极推衍无极,虽然失败了,但是只差一步。”

夫子说的是谁,吾歌也不清楚,但本能觉得肯定是凛冬的人。

吾歌又问了一些别的,了解到了很多有深度的知识,世界本源,神权物质,天地,无极,天权,神明……

不知不觉,这一聊,就是一天一夜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