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本源之战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122字
  • 2021-09-06 16:45:57

等吾歌和女王走到生命古树跟前时,老人家已经摘好树叶,开始准备泡茶养生的一天。

桌几是生命古树截肢得来的,茶叶是从生命古树上摘下来的,水是清早从树叶上滴落的露水。无一不是绝品,无一不令人艳羡老人家的惬意生活。

在吾歌眼里,这片世界的主角就是这个老人家,他身后的参天古木,不过是徒具生命本源的载体。两者而言,最有价值的自然是生命古树的本体,但是生命古树之所以划归为异兽,自然是因为这个老人家。

很多研究学者会将图莱和生命古树作为对照,从中企图发现什么自然规律,但是崩坏的世界那里有什么规律可言。

图莱作为作为禁忌生物衍生的存在,本身就是人类和神权的结合,兼具善恶两面,但说到底,无论善恶都还是图莱本身,也从未有过分离的说法。

但是生命古树不同,作为天地应激下孕育而生的存在,它是天地窃取世界本源形成的,如果不是本就排斥神权物质,可能生命古树是世界上第一位集天权,神权,世界本源于一体的造物。

老人家摆好茶几,悠悠的坐在主位上,等候二人的到来。

在女王眼中,眼前的老人,有着无法被忽视的亲和力,对生命的觊觎之心也一下子平复下来,好像在老人面前,一点点异样都是冒犯。

“来了就坐吧。可以随意些,都不是外人。”老人家充满魔力的话语,让女王无法抗拒,顺从无比的坐在了老人家对面靠右的位置。

吾歌没有立马坐下,而是作揖以示尊敬。

“见过南夫子”。

老人家颔首低眉,笑而不语。吾歌也不在意,顺势坐了下来,但坐下的时候,那个本属于他的圆凳居然没了。好在吾歌反应快,虽然惊讶于老人家的捉弄,但是脾气是不敢乱发的。

熟不知,这也是吾歌自作自受。

面前这位老人家自称“南夫子”,是真正具有大智慧的大人物,全靠自己研读旧时代的文本得来的,而不是如同图莱一样近乎掠夺似的吸纳人类的大脑。

吾歌拢共也就来过三趟,第一趟是单纯的拜访,第二趟是求取生命古树的枝干,灵儿的冰空权杖就是用它为原材料做的,剩下的边角料参进了南宫正的南离枪里。

第三趟就是陪着女王来这一趟了,也不是单纯只为陪女王而来。

南夫子不关心吾歌为什么而来,他愿意承担风险带着死夜女王出走,本身就足以赢得南夫子的好感。只是两个人之间亲昵的举动,让他这个刻板的老人,有些不悦。

但转念一想,似乎自己也没有尽到什么责任。也就无从开口教训吾歌。

另一边的女王很安分,只是在吾歌没凳子坐时有露出一丝不开心,但是碍于威严,女王只能当作啥事没有。

气氛冷场后的时间,除了泡茶的声音就再无其他。

南夫子将泡好的茶倒入木杯中,只有不到女王一掌大小的茶杯。女王也是第一个要品尝茶的人,南夫子眼中的期待之情没有丝毫的掩饰,就是要让女王知道,我很疼爱你。

细腻的手掌心摩擦着刻工不算精致的茶杯,热量从茶杯传递过来的时候,就有一股暖流顺着掌心流入身体。犹如游龙一般,在体内行走不停,直到最后进入了隐秘的深处,黑气和这股气机相碰,两两相消。

女王面色润红,眼眸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之情。

只是让南夫子吹胡子瞪眼的是,这小姑娘领的不是他的情,是吾歌。只见女王将满眼溢出的欢欣,都传达给了吾歌,老人家自然是不开心的。

但那份松口气的踏实,也是真的。

吾歌不知道女王获得了什么好处,反正不会是坏事。在吾歌鼓励下,女王一口气趁着热量没有挥发,一杯下肚。

这次的热流就不再是一股气机游龙了,而是浩荡奔流的长河,顺着咽喉而下,有目标有方向的向着隐秘之处进发。

当初吾歌花费了不少精力才找到的隐秘之处,在南夫子这里,仅仅只需要一股气而已。

长河用冲刷的方式蛮横撞开神权物质的防守,将其一分唯二。但是神权物质本身也不是善茬,夹道欢迎长河的流通,试图阻断。

双方就这样不断抵消和抗衡着,从纸面上看,长河明显略输一筹,好像用不了多久,神权物质就可以反败为胜。但是神权物质也不会想到,在外面,还有两位大佬虎视眈眈。

吾歌是拿它没什么办法的,但生命古树不仅有,而且还比较好使。

南夫子叹息一声,也不知道是在为谁叹息,总不至于是为那一杯茶,夫子还是很大方的,当初面对还不算强的吾歌,都能因为凤的赐福之面,赐予一节树枝,可见一斑。

枯老褶皱的手指轻轻点在女王因为双方争斗,而紧皱的眉头。一缕微小的乳白色半透明的生命气机,流入进来,一路穿墙过河,直抵战场。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援军,神权物质本能的觉得不妙,但那份半透明的虚弱感,却又让它觉得不堪一击。

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让这缕生命气机,融入到几乎断层的长河中。

神权物质只需要再加把劲,就能彻底把长河断流,但是这把劲刚加上,就坏了!

长河彻底沸腾起来,就好像之前那杯茶还没有煮开一样,而现在才达到了最佳状态。

沸腾的长河有多猛?神权物质已经身临其境了,无数的水流如同机关枪一样迸溅,完全是拼命的打法,却非常有效,神权物质不仅节节败退,更是遍体鳞伤。

它没办法在自身千疮百孔的情况下聚拢力量去反击,所以只能舍弃。选择将最后的力量,积蓄到底。

长河怒龙咆哮而来,根本不想给它任何机会,只是无论怎么冲刷,都只能慢慢冲刷掉一层,神权物质龟缩成球,顽固异常,更是有一侧贴近女王的身躯,从中汲取血肉来恢复消耗。

从前它为了那一口气吞掉女王,不给女王死寂的机会,一直隐忍,直到女王预知反噬后,才有冒头的迹象。

如今生死面前,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就吸允上了。

痛苦出现在女王绝美的面孔上,扭曲的感官让女王丧失了形象管理,如果不是虚实的转换阻遏了神权物质的深度侵蚀,女王早就哀嚎不断了。

但这也只能治标不治本,虚实转化并不能抵挡神权物质,否则女王的母亲也不至于要靠彻底死寂,才能了断。就是那样也还是没能彻底把它拉下水。

吾歌虽然着急,却不会有过多的担心,南夫子在这都出了意外,那才是笑话。

说起来,第一任死夜女王也是南夫子的孩子,三大精灵王的四妹,那女王不就是南夫子的孙女嘛,有这层关系在,南夫子肯定是不会藏私的。

事实也正是如此,当神权物质汲取力量受阻的时候,长河选择了包抄,不仅仅是要隔断这层接触,也是要把那份独一无二的气机暴露出来,如果感知足够敏锐的话,可以发现长河变成了小河,体量上依旧和神权物质相当。

但是那股生命气机,却从半透明转变成真正的乳白色。

趁着神权物质不注意,一个冲刺就钻破了外层,刺进内部。如果神权物质也有生命形体,那一定是不可思议的痛苦面具。

这股气机毫不犹豫的炸裂,由内而外的解决了麻烦,剩余的长河就将打扫战场。

最后的长河又化作一条稍显粗壮的游龙,不停的游走在女王身体里,供取女王吸收,渐渐的,游龙变得细小缓慢,直至消失。

女王的痛苦变成了轻微呻吟,舒畅的快感直达顶峰。本就算得上是天姿国色的美貌,在解决掉隐患后,更显的明媚闪光,或者说,这才是真正的女王。

完美的过渡了危险期,迈入到真正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。

南夫子收回手指,神情有些疲态。仔细观察,是会发现夫子右掌只有三根手指。

“孩子,这就当是…我对你们母女的亏欠,所弥补的…一点心意。”南夫子真正的吐露心声,女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抛弃子女是真,无情无义是假。女王还是过不去那道坎,只是下意识的靠近吾歌。

夫子也知道女王的心病,但这是他也无能为力的,其实对于生命古树来说,世界哪里有他治不了的病,就是神权物质侵染,只要他愿意,都可以解决。

但是心病,除了洗脑和沦陷幻境,夫子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吾歌也看出来夫子的难处,想讨一杯茶喝,自然免不了要出份力。

“夫子当初为何放任?”吾歌算是给夫子一个台阶上,让他可以自然而然的回答问题,也是给女王一个交代。

南夫子闭目沉吟,像是什么痛苦往事,需要先平复下来心境。

以夫子的境界都需要平复,看来不是小事。吾歌突然就没了喝茶的心思,只想听一听,只有生命古树知道的隐情。

女王神情复杂的望着自己这位名义和实质上的爷爷,等他诉说。

夫子给自己沏了杯茶,看着茶里的清澈,却仿佛看见了浑浊。像是下了决心一样,诉说:

“这还要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说起……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