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大战三大精灵王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4307字
  • 2021-09-04 23:54:20

仅从站位上,就能看得出来,光暗两位精灵王就是以生命精灵王为首,所以说,拿下生命精灵王就等同于有谈判的资本。

但是生命精灵王也是明白这一点,所以也非常小心,和吾歌二人的距离不远,但又拿捏到吾歌不能瞬息而至的地步。

生命精灵王是一个老者的形态,身着白绿相间的宽袍,用的是一柄嵌有生命之晶的木杖。

而光暗精灵王就纯粹的多,一身白,一身黑,却不依靠。而是纯粹的元素随心意幻化成需要的武器,这个武器的切换速度,也是相当另人满意的。

吾歌和三大精灵王关系也说不上近,也没打过几次交道,所以是没有什么情分的。

一旦动起手来,自然不会有辗转的余地。而且耿直的光明精灵王可不会跟吾歌客套,直接就喝令吾歌退下。

“人类强者,这里不是你能随意进出的地方,退下!”

黑暗精灵王虽然没说话,但也表明了坚定的立场。只是在场的没人会相信黑暗精灵王的立场有用,它永远在思考对自己和自己部族有利的事情。

“你看这事办的,不地道啊。”吾歌没有反击光明精灵王,反倒是对着生命精灵王投诉。

生命古树既然没有驱逐的意思,那生命精灵王肯定知道他们二人已经得到许可了。所以光明精灵王这番话,属实是冒犯了,在人家地盘上和它互怼是落了下乘,真要是站立场,生命精灵王也不可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所以吾歌聪明的把问题烧到生命精灵王那里,你总得是要给贵客一个说法的。

生命精灵王沉吟片刻,拦住了光明精灵王的动手的意图。

“吾歌阁下,这件事,你做的确实是过了。我们并不希望和你为敌。所以光明精灵王,也没说错什么,就这么离开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生命精灵诚恳的建议道,胳膊肘还是向着自己人的。

“那这就没得谈喽?”吾歌叹气。

黑暗精灵王接过话来,“你走可以,她必须留下来!”对于黑暗精灵王来说,四叶精灵的价值是具有诱惑的,尤其是四叶精灵王。也许能通过得到她,让黑暗精灵部族彻底超越光明精灵部族。

正好光明精灵王那暴脾气挑事,黑暗精灵王自然要让光明精灵王得偿所愿。两个人去打,总好过一个人。

(下面光明精灵王称为光王,黑暗精灵王称为暗王,生命精灵王称为命王。)

正在暗王盘算着利害关系时,命王的木杖突兀的横到暗王跟前,一道剑气的风波被挡在眼前,风波荡开剑气,反击回去,却在半空中爆灭。

暗王目光阴沉,倒是没想到吾歌这么冲动护着那个女人。暗王还不知道,这个死夜女王早就不是它们熟知的那个死夜女王了。

“不放她出来见见老朋友吗?”命王收回木杖,目光依然平静。

吾歌活动筋骨,噼里啪啦的骨响声如闷雷,翻剑插地,轻蔑的目光扫过高高在上的三位精灵王,不屑道,“没必要,想见就来试试看。”

命王叹息着散开自己的生命力场,这是向另外两位王宣告,战斗开始了!

两位九级的存在,一左一右夹逼而来,光明提手光芒汇聚,一把闪烁金光的烈阳长弓凝聚,左手拿工,右手划过弓弦,一柄光箭就形成了,松开的一刹那,爆裂声就顺势响起。

是命王出手了,将离弓的箭转瞬间就送到了吾歌身侧。刺破全界,直袭而来。

只是吾歌也没想着躲开这一箭,两位大精灵王出手,自然是算定吾歌要么吃箭要么吃剑。暗王和光王不同,近战出身,抬手就是剑招,幽暗的剑芒划过,被吾歌挥剑斩开。

后背的大衣被刺破了一个小窟窿,倒是没能伤着吾歌,自从内甲产生质变后,防御能力就大幅度提升了,甚至还能和无极之心互通,将部分元素伤害疏导到空气里。

暗王也知道自己这一剑只是牵制,没想过就能一招得手,但光王那势在必得的一剑失利了,还真是让他没明白过来。

吾歌踏步撩剑,一步就填满了暗王收势后撤的空间,抡了半圆的伏阙,剑劈就不会收回了,哪怕后背爆裂声不断,也不可能打断这一剑。

“断物!”

轻喝一声,吾歌更是杀伐天权加身,虽然黑暗精灵没有实体,但以如今吾歌无极之心的造诣,配合无极剑意,断物也足够斩断元素之身。

暗王避无可避,却没有硬拼的打算,反倒是非要躲闪,只是向左偏移了那么一寸,也躲不开这必中的一剑。

但是场外还有一个辅助型的命王,有暗王在这里分享情况,命王不可能不出手。

一团绿色的漩涡横在暗王和伏阙之间,根本没有任何收剑的机会,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,恶心至极。

伏阙剑已经劈在漩涡上,瞬间就被漩涡的引导力干预着,但也仅仅是干预,并不足以挡下断物一剑,劈开的漩涡又还作震荡的涟漪,弹不开伏阙剑,却顺势弹开了暗王。

吾歌一剑,终究是落了空。后背刺痛的炸裂感也并非毫无用处,累计的冲击力,在劈空的一刻也导致吾歌气势一泄,被一箭射的前仰。拧身斩开接踵而至的下一箭,才有点喘息的机会。

直到现在,也没有任何一位要放开手脚,精灵王真实的形态远比现在要违和的多,毕竟还是异兽。

彼此之间一直是试探着,因为吾歌最近闹出的动静不小,命王也有种把握不住的感觉。

光王腾空,后背六只光翼扑腾着汇聚能量,看样子是要蓄力一击。反观暗王,刚吃了点小亏,就打算避开正面交锋,只牵制不对抗。

暗王也说不明白,面对吾歌的时候,那种憋屈的感觉是很突兀的,好像自己比他要慢,反应跟不上一样,以前也只是偶尔会有,权当是什么特殊手段了,但是现在看来,那手段显然才开发完。

局面焦灼成这样,依然没有找到死夜女王,命王皱紧眉头。

死夜女王的隐蔽手段是强,可吾歌保护的也很好,暗王进去一番试探,也没能探出个结果来。

要不要用精神力直接窥探呢?命王在考虑得失,首先不能确定吾歌有没有反制手段,其次这也可能成为战斗升级的导火索,一旦引爆,还能不能收场就不好说了。

命王一边思索,一边时不时出手,帮助暗王化解危机。

从各方面看,吾歌的提升都是巨大的,速度本该是吾歌缺陷的一块也弥补上来,这就导致暗王打的很憋屈,而吾歌很痛快,一直不太适应的提升,如今在全面融合着,空当也越来越少,这也是吾歌不让女王出手的原因。

两个人不停的移动着,通常是吾歌追,暗王闪,以至于命王出手频率也开始提升了不少。

关键点就在光王手上了,一直没有被干预的它,这些时间里,早就汇聚了庞大的能量,就是它完全形态加持下的一箭,也不会再强多少了。

这一箭能不能中,至关重要!

所以,女王还不出手吗?

光王和命王心中响起同样的期待,双选题是最难熬的,女王熬不住的吧。

意图已经明显到这一步了,暗王也不再闪躲,和吾歌剑碰剑,在宽广的地界里,愣是打出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势。

纯粹元素形成的暗剑自然是比不上伏阙剑的,但是方便和循环可再生的特点也很不错,只是在这种高强度对战下,剑碎的那一刻,优秀的剑客不会给对手留下机会。

暗剑碎了。而箭势必发,闪光百裂。

光王勾箭的手猛然一松,命王也是叹息没能把女王熬出来。在它想来,暗王怎么样都不会出事,毕竟吾歌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硬接这一箭,也要追击暗王。

但大出预料的状况是,吾歌完全无视这一箭,依然完成着对暗王的追击,仿佛眼里只有暗王。女王有可能出手挡下这一箭吗?光王和命王心中都认为不可能,虚实转化只能是她自身而已。

那吾歌谈何来的底气?凭什么就能无视光王自信的一箭。

淡蓝色的光芒闪烁,因为这瞬息而至的一箭,必定落空!

原地闪光百裂,炸出了一米范围的核心区,无数光芒撕裂又粘合,再撕裂再粘合,一直持续到能量耗尽。

而淡蓝色的光芒再次出现时,光王心中一凛,它的视野边缘,已经亮出了蓝光!

空间移动,绝对是空间移动。

吾歌没有受到攻击,也没有去追击暗王,而是空间移动到了命王身后。这留给暗王的一剑,终究是落到了命王这里。血斧的光影都被吾歌唤了出来,叠加在一起。

被劈下空中的命王,背后有一道血红的伤口在试图加大撕裂,生命之力也不能抵消这股力量,这是天权杀力的象征。

但是命王还是空中操作,稳稳落地。甚至还完成了一个侧步转身,不给吾歌任何补刀机会。

空间移动只能出奇制胜,并不能当作能力来用。

吾歌手中的,是王博士送的罗盘。名叫星界罗盘,可演化星象,推测吉凶,也附带空间移动的能力,每天的上限是三次,而且每次间隔要十分钟。

对于人类来说,空间是不至于触摸不到的顶尖能力,但是却是最难掌控的能力,除了一些简易的空间用具,像纳米空间可以推广,其他的空间武器,最起码都是灵能级,只有一些具有出色空间感知能力的人能够驾驭,臂如曾经代行星象天权的方睦,以及七哥,还有就是创造空间灵器的那批人,王博士就是佼佼者。

所以罗盘对吾歌来说,只是手段而已。

这边光王已经散去弓箭,手中金棍横扫,把俯冲的吾歌拦了下来。不然命王不会有时间受身操作的。

场面到了这份上,互有吃亏,只是三大精灵王有些胜之不武,毕竟三个人呢,怎么看都是单挑群架。但是命王是不会在乎这些脸面的,暗王就更不会了,只有光王有些吃了土一样的难受。

这次换成吾歌和光王对拼,光王才体会到暗王的苦处,尤其是光王近战并不是很出色,几乎是几剑下,就被逼的跟不上节奏。

命王及时出手,将光王拉了回来。

前后五秒,至此时,三位原先空中的大精灵王,全部落地,空中反倒成了吾歌的主场,九踏在空,权值直达顶峰。

血界铺在空中,就好像隔绝了三大精灵王。

血界在上,女王还能躲到哪里去呢?空间移动可不会带走两个人的。命王却没能找到死夜女王的踪迹,这个时候,不祥的预感就像利刃一样刺入脑海。

女王的身形显露了出来,她就在暗王的身后。五秒的时间对于一个保命手段极多的女王能做什么?

答案是吟唱!

一个攻击手段不多,但需要时间吟唱的攻击手段,会有多可怕,暗王是知道的。它曾经没少在这上面栽跟头,等他回过身来,吟唱的最后一个音节已经落下。

归寂,咒术之雨。

前者将女王暂时陷入死寂状态,能够维持自身气息彻底从现存空间中消失。持续时间视女王的续航能力为准。

后者就是女王吟唱的大招了。无数深褐色的雨滴,好像是从吾歌的全界中释放出来,不仅暗王在其中,连同命王和光王两位也不能置身事外。

这是专门克制元素类异兽的手段,咒术之雨的持续范围内,清空和排斥所有元素五秒,并且淋到咒术之雨者,自身元素能力下降三成,绝对成立而且敌我不分。

五秒的吟唱,没有伤害胜似伤害,毕竟女王可不是主攻手啊!

三道血斧已经凌空劈落,三大精灵王几乎同一时间遭到攻击,去没办法回应,因为没有元素去回应它们。

结结实实挨上三板斧,三位大精灵王也是动了火气,在眼皮子底下被人套了个大,这是羞辱!

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释放了形态,光王虽然没有光元素的呼应,但是膨胀的形态和闪耀的战铠还是强悍无疑。

而暗王就低调的多,同样膨胀的形态外,虽然也有一层暗铠在身,但是最重要的反而是它脚下的领域,黑暗界,和黑杖本源同出。

命王就没有形态上的变化,只是身后浮现出生命古树的虚影,也正是这虚影,让命王拥有了调度元素的能力,从生命古树那借来的。

咒术之雨消散。

暗王立刻就对身处黑暗界的女王动手,光王则扑向吾歌,命王居中调度。

一切都是顺理成章。但是吾歌可不是三板斧那么简单,额头上的符文,紫色已经明亮到闪耀的状态,三个小型的无间符文,同时浮现在三大精灵王身上。

正是那三板斧烙印上的。

时无间,空无间,受者无间。

“请三位品尝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