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生死看淡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834字
  • 2021-09-03 23:29:53

零号和女王聊的很融洽,最后甚至还想认女王作干女儿,差一点就要给女王取个名字了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零号和女王母亲有一腿呢。话说女王是咋生出来的,无性繁殖吗?

这些吾歌只敢在心里想想。

还好女王拒绝了零号,虽然这样比较伤人心,但是她不是已经有名字了嘛。至于女王怎么解释的,倒是没有让吾歌继续偷听。女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名字,吾歌也不敢问,更不敢叫。

相谈甚欢的两个人彼此拥抱分别,女王把空间留给了吾歌。

对于零号,吾歌是一点了解都没有。既然他不是那个故事的主角,那吾歌也不会有所感动,只是那份纵然千军万马,我自岿然不动的气魄,让吾歌动容。

“来坐吧,孩子。”零号拍了拍刚刚女王坐过的地方。

吾歌盘膝坐下,有坐垫的零号比吾歌是要高出半头的,顺着这个角度仰视,有种被长辈关照的舒适感。

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零号好奇问。

“呃…您晏渊的学生,忍辱负重的科学家,受人尊敬的长辈,等。”至于真假,吾歌全靠现编。

零号开怀大笑,显然看出了吾歌的局促,不过没关系,其实零号对吾歌也不了解。那些数据在零号看来,太过虚浮。只有亲眼看到,零号才能知道这个人到底适合不适合。

“回忆起老师,他总是挂着一句口头禅,同志们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即使我们各种用理由,他也总能找到各种解释。

现在看到你,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悲哀。

时间确实不多了。不然也轮不到你这么一个未来璀璨的孩子,去承担责任。”

见到吾歌,零号很失望的,并不是不满意吾歌,而是不合适,太不合适了。一个这么小的孩子,弱冠之年,还没来得及学会善待身边的爱,就要去奉献出自己全部的爱。

零号说不出的滋味,卡在喉咙中,像烧酒润喉的滚烫。

“老人家,你们都一样,没得选。所以,我也是。”吾歌是想通过的,如果吾歌还是几个月前的吾歌,也许还会不甘心吧。

“是啊!”零号感慨道:“当初老师把一切交给我的时候,并不是因为我是实验室里最出色的那个,而是因为他没得选了。唯一一个没有在禁忌实验中迷失自我的人,只剩我一个,老师当时也只觉得是造化弄人吧。”

“幸运的是,我不负所托。只是苦了你这孩子了,你很好,比我想的任何一种方案都好。”

零号的衣襟被泪水打湿,却没有要停止的打算。人活八十古来稀,活到这份上,心愿已了的滋味最是难偿。

“孩子啊。”

吾歌回应:“您说,我听着呢。”

“这里曾是我的家乡,如今我落叶归根了。即使这里空荡荡的毫无人情味,今日有你送我,我很高兴。

我曾手染鲜血,我曾背负罪责,我曾恶贯满盈。我将这污垢施加己身,与后世骂名合葬,要许你无上的使命,去奉献自己,你准备好了吗,吾歌。”

零号恳切的发问,吾歌不能违背内心。

“先生,我并没有准备好。正如您所说,时间不多。所以我会是准备最好的那个,而且,我已经成功了一半,不是吗?”吾歌亮起眉心的符文,展示里面滔天的业火,和蔚蓝的星球。

“好,好,好!”每一声,零号都点头称好。

最后,我也还是个先生。

“走吧,带着吾悦离我远点。不过要好好看着,我作为先生,要给你上的第一堂,也是最后一堂课。”零号站起身来,仿佛年轻了很多年。

血色学界边缘的上空,无数张开双翼的恶魔,承载着地狱三头犬,以及一干拼接而来的禁忌生物。

这就是所谓的恶魔小队!

零号实验室阴暗的一面,几乎都在这里了。卡修斯不仅仅要除掉我这个糟老头子,还要搞臭零号实验室的名声,真是…讽刺啊!零号打心眼里,看不起卡修斯。

我们这群疯子,哪管这些虚名。

零号摆摆手,示意吾歌快点走。只是吾歌还有些面色古怪,虽然零号说的轻,可还是听的分明那两个字。

搂起女王,几个闪烁间,就脱离了一个很大的范围,此时宗旬只看到恶魔小队来援,没注意到吾歌已经离开了。

至于浊九阴,注意到是一回事,怂是另一回事。内心的不安,和危险的预兆都告诉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。

趴伏在吾歌怀中的女王,还不知道零号早都出卖了她。

只是吾歌确实来不及管不上这事,先生究竟会给吾歌上一堂什么课,更让吾歌好奇。

一个抱着死志,并且完成心愿的人,是不会退缩的。

零号真正向吾歌演绎了,什么是虽千万人,吾亦往矣。

铺天盖地的恶魔生物涌向零号所在的废墟,当远程攻击砸入进废墟之中,宗旬才意识到吾歌早就不在了,还没来得及咒骂吾歌跑得快时,光芒忽然炸裂。

以零号周身三米范围的攻击,好像触发了什么禁制,导致了某种不知名的现象发生。

而这三米的范围,却正好是之前女王守护的范围,所以如果吾歌没有按照约定来,也就将错过这一场盛宴。

“吾歌,看好了!世界的崩灭,只有一次。”

话音未落,好似消退的光芒触底反弹般迸射能量光束,无比澎湃的冲击远比核弹的威能要直观真切的多。

只是这份崩灭的力量,不在毁灭,在于毁灭后的归墟、寂灭,甚至是联通虚无。

无数的恶魔还没靠近崩灭的核心圈,就被光束烧的渣都不剩。受到波及的还有宗旬的部队,只是因为距离远,又有恶魔小队吸引火力,所以才能得以撤出去大部分。

吾歌亲眼看见这一幕,远比浊九阴感受的更清晰,吾歌知道,还远没有结束。

在恶魔聚合后的奇异的生物,具有类似魔神的高大身躯,和邪恶气息,狰狞的双翼和面孔比之魔神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恶魔主神!

这才是恶魔被创作出来的意义。源自造神计划和禁忌实验的结合,借由夺取天地权柄的地狱画卷糅合而成,堪称奇迹。

就连能量光束都不能再让其退让,几个呼吸间,恶魔主神就冲到了核心圈,这份速度比之吾歌也不遑多让。

零号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恶魔主神,他在想,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独立的意识呢?

这个源自生命最后的学术问题,他再也没机会找到答案了。

能量光束和恶魔焰爪不分先后的洞穿零号的身躯。这已经是必死的局面了,恶魔主神甚至连多看一眼的怜悯都没有,双目张望吾歌的位置。

零号洒然一笑,绢衣素冠已染血,何惜此身葬成袍。

双臂死死的扣住恶魔主神,崩灭即将迎来高潮,又岂能让我独自一人上路!

在深度146区的地下。

封印着,晏渊与零号最初的心血,一个残破不堪的世界,远远不如吾歌那个世界完整。

但同样具备世界崩灭的资格。

光芒无尽闪耀崩裂,一时间竟无缝可逃。恶魔主神在其中遭受的酷刑,不亚于八大热苦地狱的煎熬。只是恶魔主神还是恶魔主神,但崩灭的和弦上扬到了极点,零号就已经彻底死去,再没什么限制它了。

残破的双翼冲天而起,眼看就要**核心圈的崩灭。

却不料吾歌轻轻松开女王,闪于上空,汇聚了一阶解放、妖火、鼓动、无极之心、七杀其二、无间加身于一体,这一拳,天地异色,翻涌的血光天象,连世界崩灭的异色都压下了一时。

一拳将冒出头的恶魔主神砸回去,直穿地底崩灭的世界。

崩灭偃旗息鼓,归墟吸纳世界残破于一点,坍塌的空间衍生出大量空间裂缝,然后空间开始破碎,无数的碎片反倒向吾歌汇聚,聚入额头。

整个归墟持续了十分钟左右,当归墟结束的时候,周围的一切都被扫荡而过。这里,将会在无尽的岁月中,处于寂灭的状态,生命古树都无法逆转。

结束了。

一个老人隐忍半生的宿命,壮阔波澜的结尾,以一个世界作为烟花,去展示极致的疯狂。

海岸全英之命,鬼谷浪泣之名。

……

我将用肮脏的身躯拥抱太阳,污秽随着洗礼一同崩灭于世界终点。而你,有幸作为见证,让我不留遗憾。

不需要为我悲伤,你的使命才刚刚启航。

———启示录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