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零号与女王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769字
  • 2021-09-03 21:13:01

…零号随意找了个能坐的地,就这么踏踏实实的坐了下来。也不管外面到底有多少人守着他。

宗旬在外面等的很煎熬,既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,也不清楚是不是会有支援来救。万一这边着急忙慌的炸了,什么也没勾引出来,或者被反击一波,宗旬都捞不着什么好处。

就在他进退维谷的时候,一通通讯过来,在旁边的集团军军长接过通讯。

“这里是集团军第五军军长。”

通讯这边传来卡修斯的暴怒,“你们干什么吃的!人都踏马跑了。”

在卡修斯这边暗线传来消息的时候,三号要塞已经带着一号他们失去了踪迹。而不明真相的卡修斯还以为是宗旬这边办事不利,把人给放跑了。

军长满头大汗,心想我们这边连个人影都还没见呢。

但是他能怎么办,被卡修斯一通骂也只能忍着,最后卡修斯也不想对着一个骂了,就叫军长把通讯交到宗旬手上。

宗旬可不是什么都没听见,此时也是慌张的紧,就在刚刚都准备好要把工厂给炸了。

智能管家接过通讯频道,宗旬硬着头皮准备听卡修斯训话,谁知道卡修斯已经消气了。

“宗旬,你干的好事!”

“卡修斯大人,我这边确实没有漏人啊。”宗旬已经明白了,出事是出事了,但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这边,所以这个责任宗旬还是要剔出去的。

卡修斯沉默了,但这边已经让董正去查了。“你确认一下那边的情况,宗旬,务必把零号给我弄死!!”

宗旬称是,不敢再迟疑,隔着老远就准备引爆安装好的炸弹。爆裂声应声响起,本就不大的工厂顿时变成了平地,只有些残垣断壁还颤悠悠的挣扎着。

最后也一并倒在地上。

宗旬对爆炸结果相当满意,但是探测员回馈的信息却是零号没有死,宗旬愕然,难不成还有什么防护手段?

只见淡淡的死寂光芒萦绕在零号周身不过三米的地方,不仅零号没啥事,就连零号屁股下面的临时坐垫都没事。

“怎么了?宗旬。”卡修斯这边问询的声音响起,宗旬还没消化完眼前状况外的一幕。

一个踏踏的声音突兀的响起,军长率先反应过来身后敌袭,但是根本做不出有效的反抗就被摁住,用时另一只手抢过宗旬的作战仪。

卡修斯听到一个陌生的磁性声音传来:“天空之城的主人是吧,还没见过呢,藏的真好。”

“做个自我介绍吧,我叫吾歌。也就信任最高执行官,还不知道贵姓大名?”

短暂停滞三秒,卡修斯回应了:“奥尼尔•卡修斯。”

“噢,卡修斯。挺好的名字,就是脑子不太好使。就这样吧,你们这些士兵我暂时征用了,联合会议向您由衷的表示感谢。”

言毕,吾歌就捏碎了作战仪。

对于六号要塞,吾歌向来缺乏好感,自然也不想留有什么耐心。

拍了拍宗旬的肩膀,自顾自的向前走去。看似很远的路途,对吾歌来说,也不过一翅膀子的事。

只是这么走着,更有压迫感,逼迫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,尤其是浊九阴,吾歌现在不想也不能在他身上浪费时间,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让浊九阴知难而退。

宗旬很想开火干死眼前嚣张的男人,如果开火有用的话。至于指望那位浊九阴,等正主来到面前了,反而怂了,宗旬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阴云之中的浊九阴依然冷冷的注视着工厂那里,面色相当阴沉。本来就对吾歌的变化相当忌惮,现在又多出来一个不知名的女人,这让浊九阴很不舒服,就像本该阴损偷袭的毒蛇,反倒因投鼠忌器般猥琐而难受。

至于身旁的这些蠢货,能指望他们干什么?自从上次和退权者合作败北,浊九阴就颇有微词。

可就这么守着也不是个事,只能静观其变了。浊九阴心里已经想好见势不妙就撤,一个零号而已,左右都是要死,不值得为此拼上一把。

零号笑了,看着一旁稚嫩的面容,笑的欢畅。

“大叔啊,您笑个什么劲。劫后余生嘛?如果不是我,你都死了知不知道!”女王很不高兴,外面的人都这么猖狂的嘛,连声谢谢都没有。

不开心的女王就把气憋在吾歌身上,谁让吾歌说这老家伙多么多么重要。打又不能打的,只好把气憋着。

看着女王这一脸气鼓鼓的模样,零号反倒有些笑不出来了。

沧桑的语调一下子就击中了女王的内心,“孩子,没见过你母亲吧。其实,你俩还蛮像的。”

女王美目里有些迷茫,她确实没怎么见过自己的母亲,但是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。看样子,和自己母亲关系还挺好的。

零号见女王有反应,继续说道:“不必奇怪,你母亲当年被驱逐的时候,我跟随老师有过一面之缘。老师当年是想拉拢女王的,只是女王对人类也不感冒,所以老师提议让死夜精灵扎根在迷障之地,那会是个合适的地方。”

“后来那女王果然去了迷障之地,在外面落单的精灵部族是很危险的,尤其是死夜精灵这样的没有发展起来的精灵。

再一次见面,是女王依据老师留下的联络方式主动找上了我。那时老师已经死了,所以负责给女王解决方案的人,是我,或者说,你也可以理解为,间接参与你母亲死亡的人,是我。”

女王肩膀颤抖,气息紊乱的样子好像就要触发暴走。吾歌及时赶到,将这可怜的姑娘搂入怀中,任凭狂暴的气息轰击在身上。

“好了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即使他什么都不做,你母亲的结局也不会更改,不是吗?”吾歌轻声安慰女王,尽管没什么用,但也好过什么都不做。

零号见状又说道:“这是你母亲自己要求的,她希望活下来的是你!”

“我提出来两个方案,要么她把神权物质分摊到族群身上,剩下的就足够压制了;要么全部转给你,以你的死亡,抵消神权物质。她选择了保全部族,也保全你。她很伟大,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位母亲都要坚决。”

吾歌真心感谢零号还有补充,不然今天非要闹出岔子来。

女王渐渐平息了愤怒,悲伤掩盖了所有,从吾歌怀中躲开,赤着默默玉足坐到零号身旁,用勉强的笑容回应老人,“您能讲讲,我母亲的故事吗?“

零号看着女王的目光,就像个孩子一样,在他心里的女王,永远只有那个无畏牺牲自己的死夜女王。

“好。”

吾歌站在一老一少身后,也不插话,只是用全界屏蔽了这方小小的空间,甚至为了更保险,还动用了无极之心的感应。

……

而这边难受的就是宗旬了,啥也看不到,听不到。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而天空之城那边,被切断通讯的卡修斯将不爽都发泄在董正正和宗向身上,一方面是董正的失职,另一方面他宗家无能。

宗家得到了代权者传承,表现却不尽人意,但好在脑子好使,宗向趁着卡修斯一时缓口气,提议到:“既然围剿零号实验室已经破灭,就不必单盯着零号一个人了吧。”

宗向是发自内心的提醒,零号是失去了利用价值的,没必要为争一口气而浪费时间和资源。

但是卡修斯拒绝了,他要争这一口气,也必须争这一口气,哪怕宗向含蓄提出来这可能是个陷阱,他也要争。

一个人的野心不再隐藏的时候,他做什么都是有着极强的目的性。

而卡修斯就是这样,昭然若揭的野心,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们,没有人能阻挡天空之城的决心和力量。

“宗向,你太谨慎了。”卡修斯说。

这时一个身穿军装,身姿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他说:“大人,恶魔小队集结完毕,请指示!”

“去吧,覆灭我不想看到的一切。”

“如您所愿。”男人返身离开。

卡修斯对着宗向说道:“看到我的决心了吗?仅仅是保全力量是不够的,即使恶魔小队全栽了又如何,谁又能知道,野心家的手里,还有几张牌?”

癫狂的大笑,感染了董正,感染了守卫,却独独缺席了宗向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