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再见江月,生死危局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322字
  • 2021-09-01 12:09:57

二号要塞,深度区61区。

吾歌没有招呼一声,就来了。主要还是想跟福伯道个别,看着他长大的那些人,除了师娘和福伯,都不在了,所以福伯在吾歌这里份量只会越来越重。

有了上一次的绕路经验,这回轻松许多。

也有时间去购置一些福伯喜欢吃的东西,吃不吃的动是一回事,该送得送。

只是来到门前,才看到门是开着的,走进去发现里面的花花草草已经长疯了,有些日子没打理的样子。

吾歌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迎面撞上那个刀子嘴,豆腐心的女人,江月。

淡蓝裙子搭配小白鞋很有青春气息,左右两边都是一样大小的箱子,额头细密的还没来得及擦拭的汗珠,说明箱子的份量不轻。

江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碰到吾歌,这副狼狈的样子,竟让江月有些局促不安,脸颊发烫却又不敢动,生怕打破这份平静。

最后还是吾歌开口询问,“这是福伯要搬家?”

“嗯?”江月大脑突然短路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回,踌躇了半天才支支吾吾拼凑出一句:“呃,对。搬家。”

然后还小声的补充道:“搬到医院里去。”

这种距离,吾歌自信还是听的清。搬到医院就说明福伯的身体状况又糟糕了很多,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开始工作导致的,但老科研人了,彻底放下工作也是不可能的。

吾歌也没为难江月,双手拎起箱子,放到纳米空间里去,见面礼就先放一边吧。想来医生也不会同意福伯吃这个。

“走吧,带我去看看他。”

吾歌轻声呼喊还怔在原地的江月。

回过神来的江月,很快就调整了自己心乱如麻的状态,用平静冷漠的口吻说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

就好像两个人头一回见的时候,那样生硬别扭的语气。

吾歌敢肯定,这姑娘平日里一定不会是这副鬼样子。反倒是刚刚那小女人的模样更自然一些,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她了,非得摆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来对着自己。

江月在前面兜兜绕绕,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拖延时间,反正是走到了医院这里。

只不过是一个相对隐蔽的进口,通向的地方,也不是正常外部医院那样。显然这是对福伯这种级别的科研专家的特殊保护了。

明目可见的安检就有三道,更遑论其他探测设备了。

不过安检人员见来人是江月,倒是直接放行了。而且还对吾歌敬礼示意,显然是认了出来。

吾歌现在的样貌和之前,是有些变化的。

当初代权仪式结束后,就有过一次改变,在经历过蜕变后,又一次发生了明显改变。最显著的就是额头上的符文,其次就是五官变的更加和谐,没有任何一处是要突显出来的样子。

这样的吾歌,其实是比不上上官疏云那种有突出一面的帅气,只不过看着很容易让人遗忘而已,仿佛惊叹只能保留在亲眼见到吾歌时。

这种对于普通人影响的变化,是现在的吾歌察觉不出来的,但是那些安检人员却能明显感受到刚刚好像走过去的两个人,一个是江小姐,另外一个……看着背影,见过的吧

……

病房门前,吾歌从外面是能看到躺在床上上的福伯。

房间还是正常的医院最高规格的布置,那些插花和盆栽想来是出自江月的手笔。

有时候吾歌会想,福伯这么多年都没有再找个伴,会不会太孤单了。但上一次见到江月,吾歌就没有这么想过了,福伯肯定不会是老牛吃嫩草的,那就是把江月当作女儿了吧。

这么想,两个人也还算是有些亲戚关系喽?

“**,福伯的病情怎么样了。”吾歌问道。

眼神古怪的瞪了吾歌一眼,江月心里很难过:我拿你当理想伴侣,你却拿我当姐姐。

“很严重了,有时候会忘记自己,忘记工作,忘记那些人生。就像一幅彩画,泼上白漆,就轻易抹去了曾经的美好和苦痛。”江月轻描淡写的叙述,却给吾歌的心口堵住了。

吾歌能看到,福伯看向落地窗外的目光,呆滞里流露出的困惑。

原来,抹去一个人生命存在的意义,比抹去生命本身,要更残酷。

江月扭过头来,给吾歌的管家,爱觉罗,发送了一分文档。

“那是福伯在意识清醒的时候,让我转交给你的。说是能给你带来帮助,他还说:不必为他难过。忘记也是一种幸福,你我都有这样的觉悟,向前看吧,吾歌。”

这最后几句话,到底是福伯说的,还是江月的安慰,都不重要了。

吾歌终究没有去打扰这位老人,留下箱子就离开了。如果有一天谁还会为自己的离去悲伤,只留师娘就够了。福伯年纪大了,太伤感不好。

江月没有去送吾歌,她还要继续整理很多资料。只是目送那背影远去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再回到深度63区时,已经是夜晚了。

吾歌没有刻意的赶路,在晚风中漫步也是一种孤独。他很习惯,这样能平复波动的心境。

自从鼓动抵达巅峰之境,悟出无极之心后,吾歌就甚少有心境上的波澜。情绪的撩拨,没有达到一种程度,也影响不了。

甚至王邢林死时,吾歌也只是感到难过罢了。

而今天,他感到深深的无力。

从父母到老师,从好友到亲人,还有这个善待他的老人。都已经或者终将离自己远去,吾歌却不能做些什么。

他是人类百年计划的唯一希望,却不是这些人的唯一希望。守护不了亲爱的人,拿什么来守护人类的延续。

吾歌不懂,他的心境被一层灰色迷雾笼罩着,无极之心在以飞快的速度消退,这是明珠也要蒙尘。

没谁能来教吾歌,这是心灵蜕变的坎,踏过去无尘无垢,踏不过无极远矣。

路很长,吾歌走的不快,衣摆的晃动也不能将吾歌从堕落的深渊中拉拽出来。意识在迷茫中沉沦,上一次这样,还是彼岸花的虚幻世界中。

秦妃如果看到这一幕,大概会有深深的挫败感吧。

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

一分、两分、三分……

“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什么?”夺命三连问,响在吾歌心间。

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灰冥阴冷的世界之中,刺骨的寒凉犹如在灵魂上刮痧一样。

吾歌试着往前走,但前面好远好远,远到已经过了很久,都没有走到尽头。但吾歌依然在走,他想不起来自己是谁,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,这里又是什么地界,但他想明白自己不能什么都不干,即使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走,也足够安抚不安的内心。

而真正的吾歌,还处在浑浑噩噩中向前走去,额头的符文,渐渐由灰冥的色彩转向绛紫,以坚定的速度在转换。

灰冥空间里,吾歌走不动了。太冷了,冷到好像时间冻结,空间凝固,连他自己都要忍受不了这种循环往复。

所谓无间,时无间、空无间、受者无间。

吾歌莫名的脑海里回荡出这样一句话,感觉在哪里听过。

身体的僵硬告诉自己,就停在这吧,别向前了,会很累的,会死的!

会死的!会死的!

莫名的神采因为这句话突然乍现,好像怎么样都想不起来是为什么会死!

直到有人告诉他,不要怕,你我有这样的觉悟,向前看吧,吾歌!

吾歌,我叫吾歌,对!我是吾歌。

这一刻,从无间中解放的吾歌,踏碎了灰冥,驱逐了阴冷,战胜了沉沦。

灰冥破碎后的,才是无间。

隐藏在考验的背后,就是八大地狱之最的真正面目。无尽的紫色火焰像是这个世界的根本,一切都在燃烧,也在毁灭。

在这里,时空没有存在的一样,只能是燃料,同样身为燃料的,还有受业的灵魂。

吾歌身处陆地的中心,四周全是业火,但吾歌没有退缩,他也有火,当年折磨了自己很多很多年的火。

妖火,降临无间。

以吾歌自己为燃料,去释放妖火,和业火之间彼此纠缠,然后缓缓彼此吞噬,融合。

有那么一瞬,吾歌觉得头晕目眩,实在是妖火汲取自己力量太快了,快到吾歌只有一次机会去决断,到底要不要将一切交给妖火。

生是因它,死是因它。

吾歌的灵魂消散在无间,妖火没来后患后,在无间大肆铺张,搅的天昏地暗,无数大陆崩碎,也不能阻止妖火的疯狂。

直到妖火再也吞噬不尽这无穷的业火,妖火陷入了沉寂。

同化,第一次出现在妖火身上。

外界。

吾歌已经走到了二号要塞的上空,就静立的浮在上空。

被紧急召回的寒离,紧张的注视着吾歌的动静,心里没有分毫把握。

自从上次吾歌解放二阶,寒离就很吃力了,据王博士所说,吾歌又有进步,到底还能不能唤醒他,寒离也很难说。

但事关重大,一整座要塞就在下方,岂容有有失!

寒离更是不惜代价的释放天权,暂代天权!在三阶的基础上暂代天权是种什么体验,寒离感受到了。

那一刹那,寒离,就是水属的源头。

在九级湖泽领主,河伯照看不到的地方,他寒离就是完全的掌控者。

清光如同倾盆大雨,撒在要塞。所有人都念头清醒,很多疑惑都自然而然的解开了,一些堵在心口的烦闷,都疏通了,那些繁杂的念头,也都通顺了……

圣光沐浴,清提之雨。

两个水属天权驱散异样状态的大招,毫不心疼的甩了出来。

在权值83的加持下,更是有神圣光辉。

这还不是结束,寒离再次聚合了所有,清光如代权的天幕般射向吾歌。

日月重光!

气喘吁吁的寒离,并不知道这样到底能不能让吾歌苏醒,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可吾歌目中的混沌犹在,只希望在日月重光消散的时候,能起到作用吧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