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告别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1949字
  • 2021-08-03 13:15:26

走出来的吾歌带着樊石一路来到自己的自己的备战室,同样的三秒后响起爱觉罗的声音:

“欢迎回来,吾歌阁下,小樊石。”樊石眼睛猛的一亮,这就是二号要塞研制的人工智能嘛?

如果说三号要塞无愧国之重器的称号,那二号要塞也不负精密之仪的美誉,继承自旧时代的数据与智能,在灾祸后几代人的努力下,近乎完美的实现了曾经的蓝图。

二号要塞也一向是三号要塞坚实的合作伙伴。

樊石满脸期待的看着吾歌,吾歌没好气道:“你老师还没死呢,搁着就惦记上了可还行。”

“该有的会有的,老师还能少了你的不成,贵是贵点,该买得买啊!”

只是一旁的爱觉罗无情拆穿道:“根据精密之仪与联合会议商定,每一位既定继任者都可免费领取独属的智能管家。”

吾歌一脸懵逼,这。。。孩他师爷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,那是当成生日礼物的!亏了亏了。

吾歌心在滴血啊,他还得养几个孩子,这得多少生日礼物啊!

生无可恋的吾歌只好打开自己的武器库,看一眼各式各类的热武器。

早在吾歌初练古武熬筋骨的时候,老师就没有让他停止对热武器的练习,经过改装后的热武器大都出自二号和五号要塞,二号负责重新规划设计,五号提供新型的能源矩阵———负动力,也因此五号要塞被称作“天选赋能”。

吾歌根据爱觉罗的匹配,挑选出几件对行动有所帮助的武器,还给樊石配备了一件护腕,一件腰枪。

护腕可以以耗能的形式投射能量盾,撑住四级异兽几次冲击是没有问题的。至于腰枪,是担心深度区内体力回复不过来时有备无患。

如果说越强的异兽活动在越深的深度,那没有权值的人类只适合越浅越好的深度区。

做完这些的吾歌洗了个澡,在阳台上让风吹干头发,阳台向西,望眼就是灯火错落的居民区。

爱觉罗的声音适时响起,“托玥小姐来了。”

说罢就听到门自动打开了,如果爱觉罗有实体的话,吾歌的一定送她一白眼。

吾歌转过身,半臂撑在台子上,看着走进门的托玥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,里面还裹着白色大褂。

“手术一结束,我就赶来了,还好有小樊石当拖油瓶,不然你铁定没影了。”托玥踩着高跟也只比樊石高了一些。

樊石瞄了两人几眼,一本正经的说:“老师,我觉得我有必要熟悉熟悉武器,您到时候叫我就成。”

说罢就给托玥眨了眨眼,去往训练室。托玥忍不住捂嘴偷笑。

“真乖,这孩子。比你当年省心多啦。”

“怎么还是红色的?”吾歌反问。

“你不是喜欢嘛,你不穿,难道我还不能穿了?”托玥撅着嘴,把不高兴写在了脸上。

因为红色是火,是老师说过,这漫漫长路里,能照亮未知的火。有火,就没有恐惧。

可老师走后,吾歌再没有穿过红色。那是一抹他绕不过去的红色。

“挺好的,你穿着好看。”

“那是。”托玥走进阳台,看着眼前的男人,把额前的秀发拂到耳后,露出一张精致的脸来,俏生生的站着。

“这次,我就不跟着你了,这几天还有好多好多台手术等着我处理呢,抽不开身,你到三号要塞,记得给老爷子带声好。”点点星光伴着女人故作平淡的声色,似乎让吾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吾歌凑近看着她,凑到耳边,轻声说“好”。他没有没心没肺的说本来就没打算带你,这个女人从何时变成了不可缺少的,吾歌不清楚。

他一只手搂在腰间,看着女人没有什么妆容却依然美的惊心,凑了上去,女人紧张着抠在一起的手指,也不由地滑向吾歌背后。

……

末日历178记年,吾歌生于三号要塞,但是他只来得及看一眼生他的母亲就再也无缘相见,伸出的手抓不住离去的亲人,只有嚎啕大哭能让他切实的明白他真的失去了什么。

父母都为军官战士,此时怀胎有七月的母亲面临一项抉择,在得知丈夫死在突如其来的兽潮里时,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悲伤与愤怒。

而能顶替丈夫成为大队临时作战指挥官的只有她(夫妻两人同属一队,级别上丈夫高半级,即队长和副队),可她在代孕休假。

历时三天后,这位失去丈夫的母亲坚持到了兽潮退去,但不幸的是,她再没有力气引领他的孩子看一看他们的家。

那时的南宫正用最快的速度带着这位母亲,他曾经追求过的姑娘,赶回要塞,却只来得及让这对母子相视一眼。

在女人最后的呢喃中,南宫正明白了什么。

吾歌,吾歌,吾歌……。

三天后的悼念大会上,悼念了很多很多人,名单列出来,要很长,可指挥官级的只有五位。

第三军下第十一大队指挥官,吾平,槐歌赫然填列。

南宫正抱着才三天的小子,哭得不像个军人,不像个守望者。但南宫正拒绝了抚养这个孩子,而是送到托将军那,吾平的伯乐也是直属上司。

托将军当年问南宫正,为什么?

南宫正说:“我养他,就舍不得让他学那打生打死的本事了,跟着您,也许有个不错的童年。”

……

吾歌轻轻的抬起一点托玥,将手臂缓缓抽出,生怕弄醒了她。简单收拾了下凌乱的房间,看着那一抹红色,吾歌很自觉的掩饰了一下心底的愉悦。

临走前,为她盖好,轻吻了额头。夜色很美,有的人黑衣简行,有的人怀着温柔刚刚入眠。

……

人类的幸福也许是在这个末世里,一份爱情,一个定所,一支药剂。但人类的悲伤,向来是死亡,不全为自己,也为他人。

———启示录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