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黑皮箱的故事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141字
  • 2021-08-31 00:14:12

回声游荡。

吾歌却收不到任何回应,只有不停在心间泛起的涟漪呼喊着他。

走着走着,看着一望无际的黑暗,吾歌无名怒火就上来了。这样啥时候能走到个头,一个灵质武器还搁着装逼格。

越想越气,吾歌索性不走了。

这就让后面跟着的王博士很难了,路就是这么长的,谁来都一样。别说吾歌,其实王博士自己都嫌累,但王博士高兴啊,每一次都是朝圣般的愉悦和虔诚,些许疲惫很快就烟消云散。

这么反复几次就到了。

这话能跟吾歌说吗?好像…不能吧。这气头上的人,不好劝呐。

王博士干脆绕过吾歌,继续向前走,想着把吾歌落在后面,晾一会应该就会跟上来。

可还没走多远,原来黑暗的前方,逐渐清晰明亮了起来,定睛一看,那可不就是蓝白光芒嘛!这我熟啊!王博士正要给吾歌介绍呢,突然就说不出话了。满屏的欲哭无泪,抛弃来的如此突然!

蓝白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过王博士,停在了吾歌脚下。

我说怎么还没做心里建设,就看到了辅权密仪,合着人家是双向奔赴的爱,王博士心里苦啊。偏偏还不敢撒气,吾歌可以那是吾歌特殊,他只能当祖宗供着不乱跑就行了。

再看一眼吾歌那不觉死的鬼模样,王博士忽然想背弃父亲,冲上去和吾歌做个了断。

那滋味就像他质问父亲,我和吾歌你到底要选哪一个,然后父亲选了吾歌,并表示他是捡来的一样。

到底还是个文化人,王博士很快就重新做了一次心理建设,加固加固再加固。这下总能抵御那拍在脸上冰冷的风雨吧。

对于脚下突然临至的辅权密仪,和缭绕周身的蓝白光芒,吾歌觉得很熟悉,却又想不起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过。

这就很奇怪,像是记忆的一角被掩盖住了,任凭吾歌如何回忆,都找不到。

面向用跑回来的王博士,吾歌大喊道:“喂,它会说话吗?”

正小跑加速的王博士,差点没栽倒在地,原以为稳固如城墙的心理防线,又一次被一锤砸破。

老子血压都被你气高了!

王博士赶紧跑过来,气呼呼说道:“放什么屁话,你家伏阙剑能说话吗?”

吾歌还真仔细想了想,好像真不行欸!虽然简单的沟通会有回应,也会有默契,但是对话这种高级模式,连心里层次都没有。

“那就算了,可能是个错觉吧。”

“你等等,把话给我讲明白,什么错觉?”王博士老谋深算的很,明明是个科研人员,却还有着不输王邢林的对弈天赋。

什么错觉,这叫吾歌怎么回答。

从进来就能听到它在呼唤自己,喊的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嘛。现在就更加确信了,虽然没有之前喊的那么急切,但也还是时不时的喊上这么一声,好像在希望得到吾歌回应。

所以吾歌才会出声问王博士,有没有产生过交流。

听明白的王博士只能庆幸自己刚刚没有来得及再做一次心理建设,千里之堤,毁于一旦的感觉简直无以复加。

“呃…这种情况…”,总得说点什么,王博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没有经验就创造经验!

“你试试回应一下。”

“我试过了,它还是在喊我啊。”吾歌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王博士。

“不是,我是说用精神能力去接收这种信号,试着去回应。”王博士觉得这个方式是可行的,受益于曾经见识过“查”和青龙苍的交流模式。

对于代权者而言,他们的精神力在代权结束后一般就稳定在一个值上,除非对天权解放有所突破,不然提升幅度都很小,所以在实际战斗中作用不大。

像小明和独荒那种特殊的精神能力者,才会以精神力作为手段。

吾歌也同绝大多数代权者一样,很少利用精神力,虽然因为五档外加妖火淬炼的缘故,吾歌的精神力比一般代权者强横的多,但实际战斗中除了保证自己不受或者降低精神冲击外,没什么实质作用。

甚至全界本身也能抵御精神冲击,所以精神能力对吾歌而言颇为鸡肋。一时间,竟笨手笨脚的,跟个新手村小白一样,摸索这种交流方式。

旁边的王博士静静的站了三分钟、又三分钟、继续三分钟……

直到第十个三分钟结束,王博士才明显感受到吾歌的精神威压散去。

“怎么样?”王博士很心急的问,主动带吾歌来的目地,一方面是为了给予信任,建立信任的基础就是要互相的,所以王博士决定先拿出自己的诚意。

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再看看,吾歌和辅权密仪相见,会不会再发生些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
这一幕,虽然有些大跌眼镜,但也是王博士乐意见到的。

“它说,我来的太早了,没有达到它预想的地步,所以还不能把一些东西交给我。”吾歌皱着眉头,倒不是因为石盘的小气,而是在思考它说的另外一些东西。

“就这些?”王博士刚开口就后悔了。

肯定不止这些啊!但是那是人家两个的秘密,怎么可能就这么坦诚的告诉你。

“没事的没事的,你就当我多嘴了。”

吾歌对王博士打补丁,觉得好笑。倒不是不能说,只是信息量有点大,吾歌自己都没有消化完。

“也没啥,等我消化完了再分享给你,正好有点事情到时候一起问了。”说着,吾歌从纳米空间里拿出黑皮箱。

以同等的郑重,交给王博士。那份认真,是吾歌永远无法忘掉的,老皮如此,托伊如此,现在送出去的吾歌如此,接纳的王博士也如此。

王博士接过黑皮箱,没有着急打开,反问吾歌:“打开看过吗?”

吾歌倒是实诚,“想呢,一直没来得及。精神探测,探测器扫描也试过,不过也没发现什么异常,就没太在意。”

“如果不是我大姐也这么要求带给你,我想我也不会那么交出去。”

对此,王博士深以为然,谨慎总是没错的。“谢谢你把它带回来,走吧,愿意听个故事嘛?有关两个老头子的故事。”

“当然!”吾歌扫过黑皮箱,没想到这其中还有什么瓜皮可挖。

……

我父亲叫王世林,他生我的时候已经三十多了,很大了。但他告诉我,曾经我们的先辈,差点就断代了。

那位先辈,叫王明。他的一身可谓波澜壮阔,先后历经黎明计划,万提斯事件,要塞分裂,造神计划,图莱苏醒……

这一连串的事件相继发生,是最艰难的时刻。

但是这位先辈,挺过来了。如果不是好友的背信弃义,也许先辈就能有一个不再抱憾的家书。

末日纪元128记年。

距离万提斯死亡,已经一个月了。王明还是无法理解好友的理念,为什么他非要舍弃辅权密仪,去搞什么禁忌实验。

那是违背联合会议制定的律法的!势必会遭受三大要塞的封杀。

可矛盾并不只是这一处,王明很快就陷入到指责和谩骂之中。当初是他明确表示看好暂借天权计划的,现在出了问题,而且导致万提斯死亡,无论怎么说,这锅都得算在王明头上。

当时还只是愣头青的福原生,早就闭关锁门了。

除此之外,派系争斗和学术相争闹得是纷纷扬扬。你方唱罢我方登场,最后一出大戏,把二号要塞彻底清洗了一遍。

那位好友,叫晏渊。对要塞极度失望的他,选择了离开,不仅如此,还带走了很多被封存的禁忌物品,其中就有有关黎明计划的核心物件。

王明拦不住好友的离去,但确实没想到他背弃的如此彻底。

在之后的图莱苏醒中,本该是统一战线的时候,新建的天空之城、天选赋能以及终日,都选择了旁观。理由自然是百废待兴,自顾不暇。

犹如一把尖刀刺穿了王明的胸口,狠狠扎上又一刀。

曾经的誓言与约定,那些美好的愿景,都如同气泡般破灭。

大毁灭过后,王明苍老了很多,那时候他还没有留下子嗣,甚至不准备留了。

可是要塞并不是一个可以任性妄为的地方,尤其是对负责一座要塞生计的掌权者。在联名血书下,王明还是有了后人,此后二号要塞更是与六号要塞有了世仇,彼此在联合会议上争锋相对数十载,直到王明退任。

王明也终于在弥留之前,看着王家的后人长大接班。

在他弥留的时候,他的孩子,王阳,带回来一个消息。

那位老友晏渊,要走那个黑皮箱,此外再无其他。

就在所有人都觉得王明不会答应时,王明当着所有权贵的面,点头了。并且单独留下王阳,交代了一些话。

后世王家子孙,见黑皮箱,即见吾。务必以一切代价,护送黑皮箱回到这里。

至于开启的方法,更是只有历代继任者才能知道的。

那个时候王阳才知道,两个老人之间的默契是一种怎样的程度。痛恨是真,信任也是真。

黑皮箱作为二人在青年时期合作的创造品,其真正的意义,也只独属于他二人。晏渊用这样的索取宣告,实验失败,也用这样的方式表达,还会回来。

只是王博士也没想到,原来这东西回来的如此轻易,付出的代价又将如此惨痛。

这是一场约定,对未来的豪赌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