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辅权密仪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286字
  • 2021-08-30 22:21:40

联合会场在结束会议的第二天清早就拆除了。

作为妨碍工程的无关人员,吾歌被无情驱逐。一时间,吾歌竟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。

二号要塞的主体是建在深度63区的,福伯现在退休到61区养老去了,以至于吾歌想回去探个亲都不算顺道。

没办法了,吾歌只能先去王博士那转悠,毕竟联合会议寒离否不在,说明不是出门了就出差了。

再加上托伊说要把黑皮箱交给王博士,这一面无论怎么说都避不开了。

二号要塞的管理是很周密的,为了防止实验项目的泄露,对于外来者的监管和安排都是非常到位,吾歌只需要瞎转悠几圈,就能得到专属的会员待遇。

被人领着路去往王博士的办公室,沿途还有小姐姐讲解各区的风景特色。

进入精密之仪的办公区,才能真正看出来这座要塞的精神。

请把严谨打在公屏上。

从外面根本区别不出来到底哪一栋才是核心的那一栋,又或者每一栋都是核心。

这种虚实结合,真真假假的把戏,正是精密之仪的拿手好戏。

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”王博士从门前迎来,为吾歌的感叹画上句号。

“王博士好。”吾歌很客气的问好。

“你好,吾歌。我已经等你很久了,从你第一次来到这里。”王博士握住吾歌的手很用力,生怕人跑了似的。

吾歌不明所以,他和这位王博士见的并不多,第一次见应该是南宫正带他来刻画辅权之仪吧。

王博士还是很心急的,也不多客套寒暄了,直接带着吾歌上了楼。

每栋楼的外部风格和楼层都是一样的,但里面或多或少是有点区别的,一致的风格除了迷惑别人,也有适应习惯的迁就。

进入王博士的独立办公室,第一印象就是大。

进门就是一个大的上衣柜下鞋柜,跟堵墙似的。再进去就是一个正对阳光的小客厅,两个长沙发,一个小沙发。

客厅后面就是茶水区,基本配套的设施都很齐全,显眼的就是咖啡机了。

另一边是一个小书屋,以及一个大的实验台,还有七零八碎的实验用具,看摆放和用量,也是经常用的。可能是突然一闪而过的灵感,需要验证吧。

再往离去,有一个小房间的,用来偶尔小憩一会儿。小房间的对面,才是真正的办公室。

吾歌今天看到的办公室和七哥那天去的并不是同一个,那个更私人化一点,这个则偏向于开放式。平常交流讨论居多。

“来,进来坐吧。”王博士很热情的招呼吾歌坐下,前脚坐下,后脚就有人把咖啡端上来。

吾歌接过咖啡,并不着急喝。因为他本身对咖啡就相当不感冒,而且现在看到咖啡,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想到王邢林,喝着速溶咖啡下棋的样子。

两个人都没有直奔主题的意思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多是家长里短的问候。

黑皮箱事关零号实验室生死,吾歌也不会掉以轻心,王博士到底行不行,吾歌还是需要看自己的判断。

而且吾歌现在相当不着急,神明国度计划并没有什么是要准备的,因为什么准备都派不上用场,一切还是只能依靠吾歌自己。所以吾歌随时都可以出发,也可以随时调整。

至于大忙人王博士,也不着急,他也需要重新了解一下现在的吾歌。

其实他所说的第一次,是指托老爷子带他来要塞寻求解决凤的赐福。也是那时候,还是青年的王博士,陪同自己的父亲王世林,当时二号要塞的掌权者,接见了托老爷子和婴儿时的吾歌。

那时头一回,王博士见到自己的父亲如此的失态。

他看着襁褓中的婴儿,失态呼喊:“天意啊!天意。”

抱起吾歌,他生涩的技术很努力的平复他和吾歌之间的陌生,只是这也无法消除吾歌的排斥和哭喊。连当时的王博士都不能理解,凭什么一个婴儿,能得到自己父亲的青睐!

直到三个月的相处后,自己的父亲从王博士怀中接过吾歌,王博士心里竟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。

在那个通向精密之仪最神圣之处的通道,王博士已经可以预见将会发生什么。

那也是王博士第一次接触到辅权密仪,这个最神秘的灵质。

说来好笑的是,二号要塞后来的掌门人第一次进入其中,居然是因为吾歌哭着要王博士抱抱才被允许。由此可见王世林对吾歌的偏爱和欢喜。

也因此,王博士居然对吾歌产生了一抹感激之色。

辅权密仪到底是什么样的,这个问题即使现在的王博士去回答,也都是神圣两个字。

这份神圣落在青年时期,就是他的女神。

黑暗中的光亮全部来自于脚下,点点萤火的蓝光飘荡。如果是觉醒者走在这里,更是会形成一条蓝色的石板路,指引方向。

巨大的石盘嵌在空间底下的卡槽里。因为石盘年代久远的问题,存在有很多斑驳的痕迹,而那些卡槽更是完美的契合进每一个痕迹中。

蓝光无比柔和的点亮周边,如果是在头顶该有多美,王博士每每想起都会有些缺憾。

当初的设计者,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构造,用王博士的心里描述,大概是朝圣吧。

石盘上的花纹更是复杂到不可复制的地步。但相似的花纹是聚合在一起的,分为西东北南中五个区域,也对应着金木水火土。五个区域彼此独立,又相互契合。

站在复合玻璃上面,就能感应出到底是什么天属,根据亮度的程度判定亲和度。

根据此,当初的几位先行者雕刻出五副一模一样的石盘,对应五种天属,发现依然是具备相同功用的,只是灵敏程度上会有缺憾。

因为石盘的完整性,他们无法复刻另一个石盘,只能以分开的方式记录下来。并给石盘命名为辅权密仪。

此后的要塞,更是全都延续这种方式,来挖掘觉醒者。

辅权之仪也是脱胎自石盘,是几位先行者根据自己的体会,摸索出来,不同的部分相互重叠在一起可以组合成代行天权的凭证,获得天地认可。

当时的吾歌被抱到这里时,瞬间就不哭不闹了,眉心的凤冠印记都显现出来。

王博士清楚的记得,当时父亲有多激动,在这样一个神圣的地方,他居然兴奋到大笑出声。但王博士完全能体会到那种兴奋,因为他自己就差点惊讶到大喊大叫,如果不是这里的神圣让他捂住了嘴巴,可能会是父子局。

石盘亮了!

之前的蓝光只是石盘向外散出的话,现在的蓝光是内敛!

是石盘自己在点亮,蓝白的光芒沿着花纹一点点闪亮,逐渐勾勒出一副完美的图画。

也是这一刻,他们一同见证了,活过来的辅权密仪。

于此同时,失态的还有二号要的镇宫至宝,星光锁链!震颤的星光锁链封锁的地方,引发了剧烈的动荡,以至于看守在这里的那位老者都不得不动用所有的力量去稳定空间。

外面一级警报,黑暗空间里,却是炫美至极。

所有的蓝白光芒犹如触手般,由石盘透向吾歌,无数的纽带将二者联系起来。

不明真相的吾歌,还用一双肉手拍打触手,看得王博士一阵心疼。只是触手也很灵敏,躲过肉手就继续伸过去,躲不过去就不反抗,牢牢实实挨上一下,就钻到手掌里。

奇异的感觉让吾歌昏昏欲睡,渐渐睡着了。

等他醒来,已经是外面了。至于在吾歌睡着之后发生了什么,就只有王博士和王世林知道了。

辅权之仪的力量彻底中和了四种混乱冲突的力量,在吾歌身体内部勾勒的图案,如果拿出来,王博士一眼就能认定,是石盘的模样。

直到王世林去世时,都一再叮嘱王博士,命运既定,无可更改,顺势而为,逆势下注。

这十六字,能看懂的只有王博士了。

听了吾歌讲了那么多历程,王博士居然还走神了,实在是不够尊重。

吾歌倒也不至于生气,默默抿一口咖啡,差点没吐出去,这他妈是原味的。

“吾歌,我这半生学术上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,让我骄傲的是,王把我父亲留下的盘子接活了,真正的顺势而为。”

这不着边际的话,听的吾歌是迷瞪了一会,怎么聊着聊着走神后就转成你爸了。

王博士也诧异了一下,刚刚回忆中牵动了心神,一不小心还把心里话说了出来,还真有点羞涩是怎么回事。

“你很棒啊!”吾歌难得夸人。

“问题不大,问题不大。”王博士赶紧圆场。

“吾歌,想去看看辅权密仪吗?”每一名代权者,在刻画辅权之仪前,都会去看一看辅权密仪,一方面是为了辅助刻画,另一方面也是颇为难得的机会,去见识一下真正完整的五行相生相克。

可是吾歌没看过,第一次他的辅权之仪是当时的王博士送过来的,当时是十年前,吾歌要进行代权仪式,没成功。

第二次是寒离送过来的,送到了终日的家门口,还是南宫正和吾歌亲自签收的。

这点很奇怪,但南宫正不说,吾歌也觉得没什么,毕竟自己不需要五行,也不需要考虑那么多,毕竟老师还在。

可老师不在了,很多事,是时候弄个明白了。

“好。”吾歌不说想,他说好,就不打算给王博士挖坑填坑的可能。

王博士怔然一笑,手中空间指环说碎就碎,一个空间虫洞就出现了。

吾歌抬眼望去,黑暗的深处,传来的亲切呼喊,就是辅权密仪吗?

好像有些熟悉的样子。

吾歌不自主的抬腿走去,每一步,前面都有蓝色的光板浮现,走过去才缓缓沉没黑暗。

路很远,你在哪里?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