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禁忌之吻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883字
  • 2021-08-30 16:44:57

“嗯,是我!”

大型社死现场。

吾歌梦回那一晚,刚刚和凯撒打完一架,气血翻腾煞气冲天。

正憋着一肚子火气,冲上杰尔麦的办公室就是一顿操作。而那个藏在阴影里的人就是托伊,所以杰尔麦知道她是托伊,故意看好戏的。

吾歌记得当时说了些什么来着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…

尬笑当场的吾歌,啥也不敢问,啥也不敢讲,只求这件事能赶紧翻篇。

托伊好笑的看着吾歌,目光中的神采越来越强烈。

听不懂两个人这暗语的秦妃,一脸狐疑的猜测,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猫腻?要不要去打小报告呢,听说她妹妹还没走呢吧。

“你还回去吗?”吾歌忽然觉得那个计划有点不大妥当,如果换个人去办,吾歌可能就没有担心了。

托伊笑着点头,“当然要回去。实验还没结束呢,不过我不觉得就能偷回来,从“查”手里偷来的神权物质虽然并不多,但结合剩余那些,在打造一套班底还是有的,如果全部注射到一个人身上,我也不能料想会是个什么情况。”

吾歌觉得自己肯定说服不了大姐,那就只能听她的,而且目前看来,大姐是相当安全的,而且那类似妖祸的能力保命极强,不然也不能从“查”手里偷走。

“那好吧。对了,注射基因药剂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正常的基因药剂肯定不会有很强的副作用,但是加入神权物质后的基因药剂就不能这么说了,无论是之前遇到的失控异兽,还是那些退权者,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。

托伊眼神明显暗淡了不少,只是在烛光下,显得不是那么真切。托伊瞄了眼秦妃,觉得还是不要说了。

就轻声安慰吾歌几句,就算是先糊弄过去了。

“那零号实验室那边你还也回不去了吧。只能等他们回归了。”

进入黑暗禁区,带走秦妃,肯定是会被天空之城察觉的,以天空之城那帮子人的尿性,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托伊的。

“嗯,我下来的时候,零号就有嘱咐我不用回去了。有关黑暗禁区的很多研究,零号实验室有大量的经验和报告。

秦妃的起源也是他们率先发掘的,只不过秦妃彻底唤醒的条件太过苛刻,单是抵抗住天魔粉诱惑就淘汰了一大批人,更别说还要给予她足够大的刺激。”

“所以我也在等一个机会,我知道你经历过彼岸花的真实幻境,所以,我对你抱有很大的期待哦!”托伊戏谑的眼神,在吾歌和秦妃之间来回飘荡。

这让吾歌反倒回想起了秦妃那支天魔舞,妖娆的舞姿,大胆的泄露以及迷离的眼神和香艳的景色,无不是深刻的体验。

尤其是贴近自己,坐入怀中时的体香,那是荷尔蒙碰撞的情愫。

饶是秦妃,这个时候都不敢看着吾歌,两个虽然没有真正发生过什么,但天魔舞的沦陷之境,是真真正正出现过的,只是吾歌没有继续沦陷罢了。

天魔舞三重欲境,净身之欲境,媚色之欲境,和最后的沦陷之欲境。

如果沦陷后还沉迷其中,这个人的心智就将归属秦妃所有。但事与愿违的是,这生平第一次施展完全的天魔舞,遭遇了滑铁卢。还没来得及展现赫赫威名,就被人抛在脑后。

说不受打击,那怎么可能。为此秦妃跟托伊诉苦了好多天。

所以吾歌无意中帮了托伊大忙,也伤害了秦妃自信的绝技。

“好了好了,我这弟弟你就别看了,再看还不得让他跑了啊!”秦妃这才收回幽怨的眼神,合上眼不去理睬两人。

两个字,晦气!

吾歌能说什么,托伊正捂嘴笑的开心,这锅是背的踏实。

“零号实验室是什么情况?”吾歌自从接触了老皮,就挺好奇零号实验室内部。

托伊认真想了想,用了“混乱”两个字去形容。

“零号实验室吸纳的人共同的特点,就是混乱!

混乱的身份也好,人格也罢,只要足够混乱就能得到一号的认可。而且零号实验室有一些疯子,他们几乎都是反世界者,也是选择和零号背道而驰的人。”

“听着还挺多人的?”吾歌想起老皮,好像是几号来着?

托伊摇头,“死了很多了。”

“在天空之城,因为缺乏足够有效的管制,禁忌实验反而没什么约束,因此牺牲的人不计其数。

本来就荒凉的天空之城,现在更笼罩在禁忌恐怖中。还是零号出手关押的,那头地狱犬就算是,只不过被那群疯子拿给天空之城了。

总的来说,零号实验室也只有二十一位成员,编号从零到三十七。中间是有空号的。”

吾歌这下明白了,零号实验室用来者不拒的方式,收拢的都是些不正常的人,利用他们的天赋去攻克一些难关,这是二号要塞所不能正大光明去做的。

结合那位零号接纳托伊后的一系列举动,以及王博士对零号实验室没有排斥的感官来看,二号要塞的重组不假,但也还没到分裂的地步,有可能是刻意为之。

“对了,之前老皮给你的箱子,是零号特地制造的,那些疯子都没看出来有什么猫腻,你记得交给王博士,那是零号一生的心血。”

托伊郑重的眼神,就好像老皮收起嬉笑又一次处现在吾歌面前,将黑皮箱托付给自己。

对他们来说,零号一定是一个极具个人魅力的人吧。

这种托付换句话讲,就是在为自己办后事。可见那位零号,从一开始提出归地计划,就没有要活着的意思,更大的可能,是想做个局。

一个明摆着请君入瓮的局。

正如同吾歌会担忧托伊的安危,托伊也不会将吾歌放到危险不明的境地,所以也不曾提出让吾歌去救助。

这一晚,聊了很多很多。

有提到黑暗禁区的形成,秦妃的特殊,各方形势与布局…

很多都是托伊讲,吾歌在听。

除了感慨托伊这些年的经历,也有对曾经的情感没有表达的缺憾,吾歌想,做战友会比做情侣更信任一些吧。

天快亮的时候,七哥来了一趟,把浅睡的秦妃抱走了,只留下吾歌和托伊两个人彼此相视。

还有什么话是没说的吗?

吾歌在绞尽脑汁的想,明明那么多年的故事,却偏偏仅用一夜,就可以概述的完。

气氛尴尬的凝滞在空中,直到托伊开口:“吾歌,你和玥儿,在一起了吧。”

“嗯?”吾歌像打了寒颤一样不自然,还是硬着头皮点头。

“她比我要主动的多了。有时候,你看着她,是不是也会想起我?”这种题目,怎么就随随便便抛出来了呢。。。

吾歌该说是还是不是,是吧,对不起玥儿;不是吧,好像有点违心。

只能说:“在玥儿还是二姐的时候,是;二姐是玥儿后,不是。”

这倒不是违心话,自从和托玥确定关心,吾歌的生活都逐渐轻松和忙碌起来,会觉得有玥儿在身边挺好的。

外出有个随行医生陪伴的时候,生活和情趣都是充实的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轻解罗衣,白嫩的上身肌肤暴露在空气中,温度在一刹那间升高。

“你不是问我,会有什么异样吗?就是这样。”

托伊清冷的气质,和红透的脸颊搭配在一起,纯欲的画风油然而生。

当她缓缓转过去,后背有一道道开口,有黑色的硬质肌肤要钻出来一样。开口闭合的样子,就是呼吸一样自然。

这就是异样,比异化还要深的异兽化。如果继续这样蜕变下去,托伊最终就会演变成一种新奇的异兽,因为她不只注射了一支。

还没有从心跳加速中平复的托伊,感受着被人从后面搂抱的异样,心跳反而升高的更快。

“疼吗?”吾歌轻声问道。

“还…还、行,”滚烫的温度在肌肤之亲中升温,吾歌的每一次厚重吐息,托伊都听的分明,热气烧的耳根发烫。

“大姐,你喜欢我的,对不对?”

这算是什么?要我告白吗?

托伊的心里是混乱的,也是挣扎的,她可以为了爱去付出,但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份爱。

托伊挣开怀抱,转过身来,披上罗衣,双手托着吾歌脸颊,只需要吾歌的头微微低下,双唇就足以以托伊上扬为前提,触碰在一起。

相拥和热吻,在静谧无人的空间里,像禁忌一样,不允许被第三个人目视。

空气还在升温,两个人的世界,不需要点燃就足够引燃。

“只此一次。”托伊说。

只此一吻。

……

……

天亮时,只剩吾歌一人裸露的胸膛,还残留余温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