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今人非故人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915字
  • 2021-08-30 14:38:55

那只拥有异常精神能力的九级异兽,被称作独荒。

自万提斯事件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它,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这样一个有可能成长为一头九级皇的存在,要塞同样也想将他扼杀在摇篮里。

独荒没有留下任何机会,它隐藏的太好了。

尤其是图莱苏醒后,要塞更加没有时间去费时费力寻找它。

直到吾歌代权那天,才又一次发现它的踪迹。只是这次除了吾歌,再也没人知道。

如果不是独荒突然出现,也许自己的老师,也不会连个尸体都没留下。对于独荒,吾歌满腔的愤怒都无法宣泄,因为实力落差太大,吾歌更本留不住它。

也许是原本就有伤,也许是南宫正最后的燃烧波及加重了伤势,也许独荒因为万提斯的狠辣,给它留下了阴影。

在简短的对峙后,独荒退走了。

吾歌永远忘不掉,那毒钩摆尾的时候,钩尖沾染的鲜血,红艳欲滴。

可能是见吾歌陷入回忆里无法自拔,七哥善意的打咳提醒,将吾歌的无名怒火打断。

深呼一口气,吾歌调整自己的状态恢复正常。

“看完这些东西,嗯…有什么感受吗?”七哥很官方的问道。

“我可以相信你的,对吧。”

“当然!”七哥对此相当肯定。

“哦,那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说了,我想干掉终日要塞。”

吾歌说的很认真,认真到七哥都只能牵强的笑笑不说话。

这就不是人能干的事!

“这不现实的好吧。”七哥无奈的投了否决票。

让七哥意外的是,吾歌没有坚持这一想法,非常认同的点头。

七哥顿时有些不太好意思,信任执行官的第一次提议就被否决了,会不会影响日后的工作开展,要不然答应了?

把终日干掉,想想都挺令人兴奋的呢!

“我觉得,先收点利息吧。”也不知道是早有预谋,还是现场报复,吾歌接着说道:“就从林国忠的权柄之杖开始,先把这个偷过来。”

七哥很恶心,心想:这简直是自己没事找事,当初扔出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?

但表面上还是要做到位的,“也不是不可以的,正好我们在终日是有些布置的,应该可以顺利偷…拿回来!”

吾歌轻笑一声,忽然就觉得面前的七哥亲切许多。

“还是没变呀!我该怎么称呼你,疏云哥?还是疏云小弟?”

场面一度尴尬,七哥也不知道怎么接这个问题。虽然王邢林有说过自己会被轻易认出来,但是七哥不信。

为了符合指挥官的潜伏,王邢林有专门设计一张可以捏变的面具人脸,就是给他准备的。

但在吾歌眼里,面具也好,青涩的声音也罢,黑暗模糊的视线也好,那种熟悉的亲切感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。

十五岁的上官疏云,外表高冷其实内心相当腹黑。对此,吾歌深有体会。

“就叫我七哥吧。”上官疏云点起一盏烛灯,放在桌几上。

“七哥”

……

“疏云哥。你什么出本自传的时候,用什么笔名啊?”

彼时吾歌不过十岁,每天抱着一本书,跟在上官疏云屁股后面看。基本上,上官疏云看什么,吾歌就看什么。

但吾歌从来不做笔记,偶尔圈圈画画也不过一时兴起。

作为十五岁的有志青年,上官疏云自然不能像吾歌那样不成样子,他在学院那也是有着大批粉丝的。他的社团更是遍地开花,欣欣向荣。

在政治上的观点建设,更是高屋建瓴。

少年人自然会有少年人的做派,少不了畅想一番未来的生活。上官疏云就很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,作为指挥官奋战在后方指点江山,率领一众晓勇虎将,赶走异兽不足。

却时常遭受吾歌的嘲讽,毫不客气的指出上官疏云是做青天白日梦,纯粹是想名留史册,万古流芳。

至于吾歌,他已经开始走上了打熬筋骨的道路,熬了这么多年,苦也吃了,继承南宫正的一席传承是跑不了了。

那时候上官疏云就有了要给自己和吾歌写一本自传的想法。

那时候,吾歌问:“那你想用哪个笔名啊?”

做了那多诗词歌赋,上官疏云也会经常更换笔名,这可能就是名人的烦恼吧。

“凤七吧,到时候你就叫我七哥就行。”仔细想了想,上官疏云觉得还是凤七好点。

江风钓月蛊梦啼,山野摇落一凤栖。

“好的,七哥。”

“记得把我写帅点。”

……

那时候的他,大概就想做一只只有象征意义的凤,长栖于梦。

他们很默契的不去提上官疏云的事,不去纠结上官疏云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。

斯人已逝,追悔莫及。八字而已。

上官疏云确实死了,或者说,正因为七哥活着,上官疏云才能走得那么轻松,那么无憾。

十五岁的上官疏云,在与王邢林的交谈后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取自身为普通人的基因,备份自己。可以说是克隆,可以说是复制,也可以说是创造。

一个十五岁的上官疏云永远被隐藏在冰冷的世界,每天能做的,就是无时无刻的接受信息,和做出判断。

他自命为七哥。他说他会代替上官疏云,完成他未竟的事业。

而真正的上官疏云,走上了觉醒者的道路,并且准备接替上官家传承的天权之路。

直到十年前的南宫正事件爆发,最高指挥官阵亡,被冻龄的七哥才接替成为信任的最高指挥官。并且参与了王邢林大部分的计划,也包括王邢林的死亡。

克隆这件事,虽然是被人所不耻的,但现在看来,却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
如果说成为代权者的上官疏云从此远离了政治中心,无缘策马扬鞭。那么七哥就将以另外一种形式,推动要塞的格局。

如果说上官疏云的殉道是为了后浪的翻涌,而牺牲自己的未来。那么七哥就将替他,看一眼未来的模样。

如果说十五岁后的每一步,都在浪费上官疏云的才能。那么七哥将充分发挥这才能,让人类彻底摆脱灭亡的命运。

这不是最好的结果,这是最合理的结果。

上官疏云不是七哥,七哥也会是上官疏云。但二者,留一个就足够了,能让上官疏云心甘情愿让出所有的,也只能是七哥。

七哥笑了,烛灯下的七哥,要更年轻,更朝气。

克隆不会是完美的,也不是绝对的。觉醒者,代权者,基因战士,也包括异变的人群,都不能进行克隆。

而且克隆也不能复制修行天赋这种东西,因为天地认可和赋予这份天赋,只能也只有一个人。

所以林国忠不会有克隆体,万提斯不会有,吾歌也不会有。

克隆虽然可以视为人类延续的一种手段,但绝不可能将人类从苦难的边缘解脱出来。

七哥含笑说道,“你现在可比我大啊,叫七哥还是颇为受用的。来,再叫几声。”

吾歌不搭理他,转而问道:“另外一位呢?王邢林有说是两位最高指挥官的。”

“这个…也巧了,她呢正好会去终日,你那个计划可以找她帮忙。”七哥马上就含糊其辞,试图转移话题。

“不方便见我?”

七哥见吾歌追着不放,也只好说道:“她去了一趟黑暗禁区,可能回不来了!呜呜呜…”

这假仁假义的样子,哪里有上官疏云半点风采。

“你这么咒她,会不会真中奖了?”吾歌不信一位最高指挥官毫无把握的就敢往黑暗禁区里去钻,那怎么说也是排第二的毁灭要素。

“额…”,

“那倒也不至于吧。那丫头要做的事和我不一个路子,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不过她确实回来了。”七哥也不好继续咒她,虽然这么远她赶不回来,但是女人的直觉,很准呐!

“一个画饼,一个实干,这配合还真是妙啊。”吾歌忍不住出声赞叹,这赞叹里,多少有些嘲笑。

这时候七哥已经动用空间玉去接这位最高指挥官了。

一分钟后,空间裂缝再次洞开,先走出来的,反而不是七哥,这让吾歌有些惊讶,按理说,空间裂缝的通道是需要开启者来引领的才对。

但下一秒,吾歌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声,满脸的微笑堆在脸上。

红色的皮靴踏在木质的场地,清脆爽利的声音让人一听就觉得是个美女。黑色的裙摆露出半截小腿,光滑细腻,这踏出的一步,就足以见得到底有多长,个子都不会比吾歌差多少。

当这位美人出来的时候,吾歌屏息而视,却突兀的强笑起来,实在是美的没法看了。

主要是美到让人尴尬了,吾歌不好意思再看!

这老相识了,秦妃!

所以她就是另外一位最高指挥官吗?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