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万提斯事件(上)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4148字
  • 2021-08-29 12:52:16

“压力山大啊。”

吾歌没想过要做救世主,事实上,救世主也不可能会归咎于他一个人的努力与牺牲。

只能说,最凶险的那部分交付给了吾歌。

七哥混不在意吾歌的感慨,递出了第三份文件。

这同样是一份真相,源自黎明计划破产的后续内容,有关要塞的分裂和整合。

可以说,这本身就推动了一次非联合会议内部主动的重组。

真相围绕的核心,就是万提斯事件!

作为备受瞩目的天才,即使没有人想过他能抵达那个巅峰,也依然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和看好。

为此倾注的资源和培养力度,都是历史上也数一数二的,不为其他,就因为他那独特到能引起质禾共鸣的金属天赋。让很多人觉得,也许他可以取代质禾,最起码也能获得质禾部分认同。

万提斯也不负众望,以火箭般的晋升速度,很快就稳定了四档觉醒,并且在四档中也是顶尖那一撮。

当所有人都期待着他的代权仪式,看他那否在那个时代开创辉煌。他却向自己的老师,当时三号要塞烛家的掌权者——烛丰年,提议要尝试冲击五档觉醒。

在无数位前辈的失败中,这个少年,向着那个觉醒者中的至高席位,发起挑战。

很多人不能理解,甚至预言又一位天才的陨落或者泯然众人。

不说五档到底有多难,就是失败的结局都不会好到哪里去。废号重练都算是气运庇佑,因为五属混乱冲突而暴毙者,比比皆是。

哪怕是那些同时代最出色的四档觉醒者,都被阻击在这条路上。

他能行吗?烛丰年也不知道,但他顶住了压力,冒着风险陪自己喜爱的学生赌上一把。

要知道当时的烛丰年已经过了巅峰状态,如果万提斯失败了,那么就意味着再来一次的代权仪式将会无比凶险,殉道就是这位老师所压下的赌注。

而且彼时的烛丰年,还在等着烛家的下一代去继承烛龙的传承,青黄不接的时代,万提斯进行了一次豪赌!

结果如何,是很显而易见的,只有一次成功经验可以学习的万提斯失败了,废号重练对一位天才的打击是巨大的。

万提斯因此消沉了将近一个月,但等他再次面对世界的恶意。这个年仅十六的少年,再次挥拳,冲击巅峰,仅仅用时半年,就重回了四档巅峰。让当时嘲笑他的人啪啪打脸,他的老师也很欣慰,甚至都已经准备好要去刻画他的辅权之仪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万提斯又一次拒绝了。他要再一次发起冲击!

还没来得及面对口诛笔伐和老师的失望洗礼,兽潮突然爆发了,一个月的时间就冲破了前进基地的所有防线,直奔要塞而来。

当时的烛丰年作为要塞最强者,必须开赴前线,阻击王级异兽。万提斯也加入到了对兽潮的阻击中去,但这次的兽潮之迅猛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。

要塞防线节节败退,一号要塞支援不来,二号要塞的辅助装备倒是及时,但也是勉强争取了一些时间罢了。

最后在烛丰年和另外一位代权者,不惜代价击杀了两只王级异兽,才击退兽潮的攻势。

当着所有人的面,浴血归来的烛丰年拎着一只王级异兽走到万提斯面前,认真的眼神看着他,只要他点头,现在他就可以安全的晋升代权者。

虽然没有二号要塞专属刻画的辅权之仪,但天属为金的辅权之仪三号要塞还是拿的出的,只是会有些浪费潜力罢了。

和用生命交换而来的代权仪式相比,损失些潜力虽然美中不足,但也是绝大多数觉醒者梦寐以求的。

万提斯看着奄奄一息的王级异兽,现在的它是那么的脆弱和可怜。只需要一个点头,这只王级异兽就将成为自己的垫脚石,哪怕相对于它来说,万提斯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四档觉醒者,就是万提斯代权成功,短时间内也不会对它造成威胁。

老师的坚定,没有给万提斯留下其他退路,答应或者不答应而已。

也许是这只异兽的悲鸣,真的打动了万提斯。

万提斯选择了拒绝,他还是要孤注一掷的冲击五档。

从此之后,你不再是我的学生,你自己的路,自己走吧。烛丰年最后这样说道,一如曾经每一次的教导般,认真也柔和。

随手了结了手中的异兽,烛丰年丢向外围,错过万提斯,走远。

目睹这一切的人,都以无声的抗议,将万提斯一人留在这除了尸体和鲜血的战场。没有人同情,也没有人支持,更没有人劝告。

万提斯的行为已经算不上是一种追求,而是对代权者的亵渎,和对强大变质的追求。

在那一刻,他抛弃了他能拥有的荣誉,所有人也抛弃了他。

那些并肩战斗的队友,那些亲善和蔼的长辈,那些对他给予厚望的亲朋好友,都抛在身后。

万提斯向着那个至高的五档,再次冲击。

战斗过后的身心俱疲也不能阻挡,他要跻身其内的决心。被抛弃的感觉,反而让他失去了很多无形的压力,让他能更好的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这也是老师变相的一种成全吧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四种红蓝黄青的色泽,围绕着他身体的金光而动,这种律动很像鼓动的方式。但区别在于鼓动只需要和自己的内心深处达成共鸣,而现在需要五种完全不同,但相生相克的元素去共鸣。

这并不能难住万提斯,因为第一次的时候他就已经完成这一步了。而现在他需要把自己作为五档的选择,副属木提升到和其余副属相当的程度,并且仍然保持这种共鸣,不能出一丝差错。

上一次,他就是倒在了这里。但那次他是副属土作为了最后的选择。

他有参考林国忠的成功,但那是不可复制的,更何况他们是两个天属不同的人。

紧张的汗水牵动着紧绷的神经,疲倦一直积累着,一旦出现差错,疲倦就会席卷而来,可谓是火上浇油。到时候能不能纠正回来,万提斯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他现在能做的,就是拼尽全力去做。

直到现在,都还是顺利的度过。副属木已经积累到几乎和另外三种副属相当的程度,这一步到底还是走对了。

接下来是万提斯也没有经历过的最后一步,将副属重新纳入开拓的四条经脉之中。

开拓容易,收纳难。

四条副属的经脉交汇处,就是存纳天属的主脉,而主脉又牵连着心脏与脑海。

可以说万提斯一旦在这里失败,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暴毙。

前三个副属的纳入都会顺利,直到最后的副属木纳入进来时,排斥的力量瞬间盖过了吸引,万提斯需要尽快用精神力填补这一份吸引,已到达排斥和吸引的相对稳定。

但疲倦以及长时间的消耗,终于爆发了!眩晕感如同天旋地转,将万提斯整个人颠倒,那一刻万提斯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,反而他很好的将那份精神力输送进去了。

但那份是不是刚刚好呢?万提斯不敢确信,他还没有来得及观察排斥会不会加剧,就没有时间了。

但没有暴毙的情况,就给万提斯吃了一颗定心丸,这说明虽然没有一步到位,也不会一错到底。

等他重新恢复意识,身体内部失去梳理已经三分钟了。

五条经脉全都是乱遭遭的,强行的挤塞导致四条副属脉都有不同程度的扩张。这放在平时自然是好事,但现在来看是在玩火。

万提斯需要自己在身体内进行修复手术,一步步引导元素梳理出来,然后将经脉扩张到同等程度就好。

不求多夸张的扩张,要稳就够了。

长达一天一夜的觉醒,结束的时候,天亮了!

一个全新的万提斯出现在众人眼前,五档觉醒者,自林国忠之后的第一人!

烛丰年会后悔吗?

不会,他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猎杀一头王级异兽,能看着自家的下一代接班就很不错了。

那么谁来操持这位天才少年的代权仪式呢?

三号要塞,一号要塞,以及二号要塞,这仅有的三座要塞启动了一次联合会议,专门讨论这件事。

当时的福伯还是一个青年,提出的暂代天权的方案更是大胆至极。一度让福伯成为当时备受瞩目的科研新星。

但方案的不成熟和缺乏实践的效果,并没有被重视起来。

直到万提斯自己提出这个方案。这也就表明了,万提斯并不想依靠任何一座要塞,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搏取那一份荣耀。

这是儿戏!三位联合会议的大佬这么怒斥。

只有万提斯最清楚,五档觉醒者的代权仪式是特殊的,特殊到他不需要被动迎接天权临世,甚至能在接受天权洗礼时,无限制的挥霍战斗!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前置条件,只等选取适合自己的天权。

而且三只王级异兽的献祭,才能顺利完成整个代权仪式。三大要塞做好准备了吗?

万提斯不敢去想,他为了冲击五档,已经让太多人对他失望了,如果再因他失去更多代权者的生命,这负重的罪孽要何德何能去还清。

只是对此有反应的不仅仅是要塞,那些不可一世的皇级异兽都冒头了。

两只只王级异兽,三只八级异兽将三号要塞围了起来,有大地领主“查”压阵,烛丰年不敢动。

而剩余的两位代权者,也只能一人应对一只而已。而另一边天空领主青龙苍也对一号要塞施压,迫使当时的影大人只能以自保为主。

而二号要塞只能派出一位代权者临时支援。

最后万提斯和那位代权者合力引走一只王级异兽和两只八级异兽。

手提一号要塞为他量身定做的灵质武器,万提斯战意昂然。虽然没能得到那柄剑的认可,但这把斩邪刀,却更合他意。

五档觉醒的万提斯依然不能正面抗衡一只八级异兽,但是没关系,五行相生轮转的他,凭借灵质武器足够自保一段时间。

只要撑到三号要塞那边结束一只王级异兽的生命,他就可以开启代权仪式,暂借天权!

真正面对王级异兽,万提斯才明白,为什么杀死一只王级异兽往往会是以一名代权者的性命为前提。

刚刚还豪气冲天的万提斯,转瞬间就已经灰头土脸,如果不是拿那位代权者已经三阶解放了,万提斯只怕也撑不住这场面。

三号要塞这边,只有一只王级异兽和一只八级异兽,面对两位二阶解放的代权者,也只有被反杀的份。带着这两只异兽的心血,万提斯终于可以开始代权仪式了。

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,连暂借天权的风险都避免了。

可烛丰年却隐隐感到不安,实在是“查”太淡定了,这么大张旗鼓的来,怎么会任由万提斯成功呢。当年错漏一个林国忠,已经是吃过亏的教训了。

当万提斯天权的光幕降临,异变突生。

两只王级异兽居然直接被转移过来,现在场上就有三只王级异兽和两只八级异兽了。

仅仅是这样吗?

这种超远距离传送是大地领主的权柄之一。可这种阵容还不够啊,三位代权者怎么说也不会给它们机会!

忽然,烛丰年留意到一只人性的异兽隐藏在传送过来的一只王级异兽身上。

奇怪的身体构造仿佛是蹩脚的拼接,蜥蜴人的身躯却摆动着蝎子的尾钩,硬质的皮肤还嵌有鳄鱼一样的鳞甲,爪子细长的就像弯刀。

当它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,正是它要动的时候,目标正是挑选天权的万提斯!

烛丰年怎么可能不管,身形闪动的刹那,就被“查”以大地权柄拦截了下来,一道土石垒建的金字塔直接镇下烛丰年。

这边的动静自然被三位代权者察觉,三人彼此交换眼神,就由那位三阶解放代权者和一位二阶解放代权者留下,剩下那位去拦截。

本该是万无一失的举措,在这奇特的异兽和二阶解放的代权者碰撞后,发生了转变。

碾压,绝对的碾压。

甚至那两位都来不及支援,这位代权者就因资料不足,被阴了一手!

两个“皇…级”二字,还没有出声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三号要塞代权者,方睦,代行天之星象之权。星卦之术,趋吉避凶,同级之中无有例外者。

死于此役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