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小人他横骄生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1999字
  • 2021-08-03 13:13:59

也许是坐累了,吾歌起身从纳米空间里取了件风衣披上,沉默不语的跳下城头,走向要塞。这风有点大,这腚有点凉啊!

吾歌还是收回了全界,毕竟一直维持也挺累的,敲打敲打就好了。

沿途的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怀着敬意致礼,而那些基因战士不管是D级还是C级,都默默的注视着吾歌,那眼神里有羡慕,有嫉妒,有不服,但更多的是宛如本能的恐惧!

就像是下位者面对上位者。

吾歌经过医务站时,看到换上白大褂,简单束起马尾的托玥,在淡淡的灯光下,吾歌觉得,这才是这个女人最原本的样子。

虽然战争的损伤并不高,但往往异常难处理,在送往医院前,必须先进行预处理,她皱起的眉毛显然告诉吾歌有点麻烦。

吾歌没有打扰她,打算静静的走过去,谁知路过时,传来一声。

“晚点你处理好,我上你那给你再看看,伤口可能绷裂了。”

有没有绷裂,吾歌心里自然有数,但他只是嗯了一下,也没拒绝。

吾歌走的不快,但天权加身对现实的扭曲,会导致吾歌像缩地成寸那样。

此时着急的人好不容易把联合会议调查通讯暂时搪塞过去,忍不住咒骂凯撒多管闲事!

走去自己的撩望台抽根烟压压惊,刚掏出来离嘴边也不过几公分处被人按下暂停键。能这么无声无息出现的,杰尔麦在整个要塞已知的也不过三人,但敢这么做的,答案只有一个了。吾歌!

“小孩子在。”

杰尔麦放下烟,瞥一眼被吾歌拎着跳上撩望台的樊石,但也没有收回去,转而像转笔一样,用烟的两头轻敲围台。三层的撩望台是开阔的,虽然没有二层那么大,但相应的也没有那些大型探测仪器。

“来这,有事?”杰尔麦生硬道。

“古籍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叫色厉内茬,很适合你。”吾歌轻笑一声。

杰尔麦阴沉不语,他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意思,但丝毫不妨碍他感受到被嘲弄!

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来看看你凭什么从“查”那里偷东西的,现在我有点明白了”,吾歌扭头对着阴影抬起头:“喂,哥们,这能力不错啊,有点妖祸的意思,就是不知道…”

“…能不能像妖祸那样抗的住”吾歌从背后取下剑来,轻轻抚摸剑身。

阴影里安静的好像空无一物,但在吾歌的感知里,他居然没走!有趣。樊石就有点懵,他的大地感知告诉他什么都没有,但比起自己的感知,他更愿意相信老师的判断。

杰尔麦嘿嘿怪笑起来,像是想到什么极为有趣的事,而原本毫无动静的阴影,有一闪寒芒亮起。

不是冲我的?吾歌心下也不清楚。

“我对你拿到了什么不是很感兴趣,但你下次作死,麻烦把脖子洗干净了!”吾歌收回剑道。

“没事,你以后就明白那是什么了,守望者大人,你们都将成为历史!”杰尔麦阴阳怪气说着不着边际的话。

吾歌不做理会,打断他道:“我来请个长假,五个月吧。”

杰尔麦巴不得这货死在深度区,曾经他有多向往成为守望者,现在就有多厌恶,尤其是对吾歌,这个他认为断了他代权之路的男人!

他的一切强大与荣誉,在杰尔麦看来那本该属于他!他才是七号要塞的守护神!

“我不是给我请,是给樊石。”

本来心中冷笑的杰尔麦,目光突然锐利起来,但又缓缓褪去寒光。

“吾歌,老师当年答应过的,你不打算作数了吗?还是说你想让他死后也为人“熟知”吗”,杰尔麦刻意的在熟知上加重了语气。

“老师当年没能培养出终日的守望者,我自然会接下,樊石是我的弟子,他将会是七号要塞未来的守望者。

还有,你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,整个要塞谁不知道当年你有多上赶着巴结老师,又有多落魄,老师从未正眼瞧上你,别自作多情了,指挥官的人不好丢啊。”

吾歌反讥道。

手里香烟不知怎地,攥成皱巴巴的模样,杰尔麦深吸一口气。

“樊石?这不是你从七号要塞挑出来的打手嘛,他也配?整个要塞觉醒者,我找出来29位,其中火属更是足足十一人,你告诉我你选择这个编外人员,你在逗我玩吗?”

“樊石,你也听到了,终究是要塞寒人心啊,但你得以德报怨呐!”

樊石攥紧拳头,忍住想打他一拳的冲动。

接着吾歌又说道:“别自欺欺人了,你身后的老东西要是有本事,让他们来呀,我乐意当个甩手掌柜的。”

杰尔麦心下咯噔一下,不动声色的转过话题,“东西呢?”

一本书被吾歌从纳米空间掏出来扔给杰尔麦,樊石注意到这书大概比他胳膊厚一点,吾歌想的是和军官胳膊差不多厚!

“好东西啊,里面很有哲理啊。”杰尔麦死死压住挑动的太阳穴,他耍我!

“是呀是呀,我也这么觉得,那位教主,生前一定很有学问。”吾歌笑眯眯说道。一个你也不亏的眼色玩味的望着杰尔麦。

“好了,回头任务塔会给你结算。”

“那就再好不过了”

转身要走的吾歌,却被杰尔麦喊住:“听我秘书说,你和王邢林见面了?谈的怎么样。”

“挺好的呀,毕竟也是我叔嘛,是吧,樊石”,一脸懵的樊石乖乖点点头,啥也不敢问,啥也不敢说。

“嘿嘿,那就祝你旅途愉快”杰尔麦包含深意笑道。

吾歌从阴影处走过时不忘看一眼,留下一句,

“我听疏云哥说,古籍里有这么一句话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这句话送给你,小人他志不得,意不满,横骄生。”说罢摆手离去,“不用送了。”

只留身后的阴影随风凌乱,还有气极败坏又突然镇定的杰尔麦。仿佛是确认了吾歌离开,杰尔麦开口道:“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却无声回应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