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十年前的真相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422字
  • 2021-08-27 20:50:02

“很好。那么接下来,就将有你来查收王邢林所有的计划。”

七哥把第二个文件袋交给吾歌。

只不过这一次打开第一页是,吾歌亲启。内容厚厚一沓,可见份量很足也很重。

第一页就是一封信,

吾歌:

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已经离开了这里了吧。不用为我感伤什么,没有走在你老师前面,是我最大的过错。

这一生,我接过一盘很大的棋,为了完成上一代人的托付,我机关算尽,包括你还有你的老师,南宫正,当然也包括我自己。

迄今为止,这盘棋,我都准备的很好,接下来的每一步,都将有你来完成,对此,我比任何人都抱有信心。说不定,你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。

在这封信里,我就不提及十年前的那桩事了,等一下你会看到的。我只叮嘱你,只有二号要塞的王博士,一号要塞的李道长,以及烛老会是你的后盾,如果需要什么调度和帮助,就去找他们,其他人都不可信,也包括韩非。

当初找上我的人,是烛老。他是抱着将你扼杀在摇篮里的想法来找我想,我同意了前半部分。但我选择以另外一种方式,用你最后的价值去实现这盘棋的每一步。

你比烛老,或者其他人都要合适的多。换句话来说,你比他们都更具歇斯底里的毁灭气质。

只是我也没想到的是,南宫正会选择你作为继任者,这不尽打乱了我的安排,也干扰了王博士在你这里的实验项目。但出于某些原因,我们放弃了干预。

结果是出人意料的,虽然你仍然会失控,但比预料的要好很多。妖火没有成功侵蚀掉你,就会让你更强大。

你的意志力越强,我们把握就越大。可是我没想到的是,南宫正倔犟的脾气,已经无法作为一个合格的守望者了。

他拒绝了让你步入五档觉醒,也拒绝了接任最高执行官,即使烛老出面,也被托老爷子挡了回去。

这可能就是凤的福缘吧。

我们只好暂时搁置。直到终日的暗幕爆发,一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,终于露头了。

但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被推到台前的傀儡,会是这个人。

南宫正的老师,你的师公,左牧原。他杀掉了当时站在我们这边的终日的统帅者,推举了杰尔麦成为当时的终日指挥官。

那时我们意识到,终日因为长期处于边缘地带,与其他要塞的脱节太过严重了。

没有代权者,没有退权者,连基因战士都还是凤毛麟角。拿什么抵抗一个可以暂代天权的强者。出动机甲是来不及的,当我们受到消息时,就注定了悲剧的发生。

我们损失了一位最高指挥官。

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最高指挥官提前换代。而我也需要处理后事,以及见一见新任的最高指挥官。

这个时候,我们面临一个要不要动手揪出这只黑手的抉择。

为此,我们几位领导者,专门召开一个会议,做出了决策。

由我出使当时的终日,两名代权者暗中跟随。我以联合会议的名义拖住高层,争取时间。

只是谁也没想到的是,兽潮突然将至,本来预计几个月后的代权仪式也将提前。我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,这不是巧合!

那就是阴谋!

你的代权仪式在即,南宫正带着你即将回归,他可能已经听闻了一些风声。

我们来不及说服南宫正延后,也没有时间去解决终日的问题。

最后,原谅我把一切告诉你的老师。或许是因为他败坏了我的盘算,或许是因为他拒绝接任,或许是因为他真的应该知道内幕。

我们没准备好,为了破局,意外是最好的办法。

为此,我们失去了一位守望者,联合会议以违背守望者责任与义务为由,提出判决,以“弑师”为罪名,做出判决。

之前那份闪断的画面,是有人刻意遮掩事实真相的手段,这本来是会作用在我身上的,以那天的布置来看,如果是我在兽潮之后去,就是有代权者的跟随,恐怕也难逃一劫。

所以我说我十年前就该结束自己的使命。

那样,南宫正或许就能接任了吧。他将会和烛老一起,完成剩下的棋局,而你,做一个平平无奇的三档代权者就好。

有时间的话,要和王博士多聊聊,他的父亲很喜欢你,也是第一个要力保你的人,他和我们不一样,他视你为希望。

王博士继承自他,知道很多东西,包括世界的隐秘,你去找他,在去往神明国度的路上,相信这会给予你极大的帮助。

一切顺利的话,我们会相遇,他们会忘记。这是最好的结局,谢谢。

———王邢林

这就是天意吧,吾歌心想。

只是一句话,产生了意外,导致了双方惨烈的损失,也推动了王邢林原先搁浅的计划。

吾歌走上了五档觉醒,完成了代权仪式,杀伐之力冠绝当下。

如今,也依王邢林所愿,接任了最高执行官。即将开始,挥动自己作为利剑的权柄!

十年前的真相,吾歌不会一点都不知道,但他始终想不明白,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对师公深恶痛绝,对自己也是如此。

直到现在,王邢林告诉他,左牧原早在吾歌出生的时候,就被判定死亡!可他不仅活着,还成为了别人的走狗,只为了贪恋那份天权又或者仅仅是为了活着。

南宫正是无法接受,自己的老师,曾经的英雄,如今变成这副丑陋的模样!

他要用死亡去洗净这位老师的罪孽。

可是弑师的伤痛,又有谁能明白?

那段日子里,南宫正一度将自己封存在大雪深山里,只有一间木屋而已。

那一年,吾歌还在路上。南宫正的世界只有空洞和死寂。

作为新任终日的守望者,豪门世家、高官达贵都要来拜访。可没人能走进这深山雪林,就是曾经的老朋友,也被拒之门外。

一年的时间,没有任务,没有兽潮,没有交流。甚至连家,都不曾回过,师娘的信也被施法沉默。

一年后,吾歌带着托玥来了,南宫正的世界才多了一份生气,一缕火苗。解决五档觉醒的麻烦和妖火反噬,成了南宫正的全部。也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,南宫正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为人师表,南宫正尽职尽责。亦兄亦父,南宫正当之无愧。只是作为丈夫,南宫正亏欠的,太多太多,作为学生,南宫正更是背负罪责。

此后世界,再无我,南宫正。

……

国之重器。

回到这里的烛老,接收了来自扶摇小队有关黑暗禁区的情报,浏览一遍后,烛老心里就有数了。

他没有用自己的智能管家去发送,而是用特殊的能力,将这份信息传递给需要它的人。

据烛老判断,黑暗禁区主城城主的伤势不轻,快则半年有余,短则一年,必定痊愈,并且对禁区的侵蚀程度会更上一层。到时候会更难应对,这就要看他们怎么去应对了。

所以烛老并不知道,黑暗禁区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
不过没关系,这不很快就有人来了。阴影里跳跃出一道美丽的身影,在她的身旁,还有一个紫衣女子。

“托伊、秦妃,见过烛老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