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,而你算什么混蛋?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675字
  • 2021-08-27 14:25:58

……

几天前。

黑暗禁区,第七副城。

天妃楼的废墟依然,但是没有居民觉得不妥,也没有要修补的意思。一楼不是依然完好呢嘛,小二和戏女,仍然饱含对生活的热情。

一个人走过,却没有客人注意到她。

黑裙红靴,高高的马尾辫,雪白的脖颈裸露在空气中,这本该是任何一个场合下的焦点,现在却无人问津。

只因她的身上,缭绕着丝丝缕缕的黑气,遮蔽了存在感和身形。

日复一日的热闹,年复一年的场景,这就是死去的古城。永远活在某人的支配下,以一种永不背弃的理念失去所有思想。

对那位来说,这叫统治力!

对古城的居民来说,这叫轮回!

这里,就是轮回之地!传说中大魔神,格林偷窃的轮回权柄,如今有一部分,落在了那位手里。

托伊是从深度176区进来的,但进入的是第一副城,一座死了很久的古城。

如今再看这座前不久彻底死亡的古城,托伊有更深刻的体悟。

这不是她第一次来黑暗禁区,但会是最后一次。她的任务就要结束了,往后,她就不用行走黑暗和阴影的边界了。

穿过街道,托伊随手在一旁角落的摊子上,买了一对糖画,一只兔子,一只猫。

废墟上,有人睡着了。

皮靴踩在废墟上的声音,哪怕刻意控制了,也还是会有。不过黑气丝毫不止能隔绝气息,还能隔绝声音。

所以那人睡得依然安稳,轻轻的喘息声很有韵律的节奏。托伊静静的看着,仿佛两个知命的人,共同享受独处的时间。

“糖要化了。你不吃吗?”粉嫩薄唇轻启,温柔的问道。

躺在废墟上的女人,压着双手的头偏了点,调整一下又继续睡去。

托伊也不生气,吃完了兔子的糖画,把女人的头枕在自己的长腿上。有爱的画面,大概是吾歌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齁甜。

“你也会对他这样吗?”没有反抗的女人,这样问道,也不说他是谁。

“是指谁呀?吾歌嘛,你们见过了。但我和他的关系,不是很好,倒是我那妹妹,走的很近。”像是很委屈,托伊觉得这糖画难吃死了,“比这要亲密的多。这糖画你不吃是对的,难吃。”

“那给我吧,我好像有点酸。真羡慕你那妹妹。”女人睁开了眼,目中清亮如银,再不复混沌茫然的样子。

紫色的罗衣,妩媚又不失高雅的拿过糖画,一口咬碎后咀嚼下去。

“真失礼呢!”托伊翻出白眼。

秦妃满不在乎,“走吧,男人这种东西,最是要不得的。”

“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,可识时务的男人,都是混蛋!”

“对,都是混蛋。”托伊附和。

秦妃起身后,两个人挽着胳膊,一起离开了第七副城。

自此,第七副城再无一丝生气。

“疼吗?那东西迟早会毀了你的。”秦妃在左,挽着托伊的左臂。

“还好,至少会是我陪他一起走。”托伊在右。

“女人呐!喜欢什么不好,喜欢男人。”

“他拒绝你了?天魔舞啊,有的人想看得不到,有的人看了却不在乎。”

“你这样很塑料欸。”秦妃忽然像个小女生一样耍起性子。

“呵呵。”

主城。

足足有比拟三座副城的体量,宛如一个庞然大物。

和第七副城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这里的一切有种真假难辨的错觉。

它就像个放映机一样,把从前的古城循环播放,一遍又一遍。有时候播放很快,快到七天一个礼拜就可以放完好多年的故事。

有时候放的很慢,慢到一个故事要上演好多遍。

居民们每天都在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,拿着曾经的生活作剧本,不厌其烦的出场、表演,然后落幕,准备下一场。

托伊讲:“这都不过只是一场梦罢了。虚假的编织和虚构的世界。”

秦妃则不然,她还是很喜欢这里的,因为这里生养了她。但踏也以毁灭这里作为执念,因为这里,剥夺了她的一切。

“曾经我选择他,因为他和我一样可怜。我扶持他,帮他夺权,甚至把权柄的核心交代给他。”

“我以为他可以帮我解脱的……”

秦妃看着这座记忆里的主城,越来越模糊,模糊到她需要埋进托伊的身体里,才能舒缓情绪。

托伊轻轻拍着秦妃的背,尽可能的让她好受一点。

等她不再情绪波动,托伊伸出手来,握住秦妃的手。

“你还有我呢。”这一刻,但凡是个男人都得跪。

但秦妃是女人,虽然娇羞的说着“讨厌”,但眼里的落寞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的。

有一个人曾让她阳光明媚,满眼是星。只是到头来,妾有情深,君无意中,情难自禁,意只欲欢。

黑气顺着托伊的手臂,像两条蛇一样,攀上秦妃的身体,两个人迈步走进主城。

主城里没什么守卫之人,本来的那些,全都死了。

因为那位觉得,他只要在这,主城就不会乱!所以除了一些奴仆外,这里再无他人。

对于这些完全注意不到她俩的居民,托伊仅仅是当作路过般视而不见,只是秦妃多少有些触动。

作为原主,秦妃熟门熟路,去那的路,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记错的。可渐渐发现,她们兜了一圈又一圈,周围的环境仿佛在某一个时间点上,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并且都把她俩包纳进去了。

托伊看向秦妃,投去寻问的眼神。

秦妃眯着眼,无名怒火上头了!这脸丢出去,还不得让人笑死。

转瞬间,无比磅礴的紫色气韵混合着粉色的花粉,扩散到全城,每一个角落。所有身处紫域内的居民,问到花香,都变的呆滞起来,像是大脑在两种指令中发生了对抗从而陷入死机。

轮回在这一刻被硬生生卡停,但轮回的锯齿还在扭动,尽管很吃力,但也说明了在这种较量中,秦妃是落入下风的,尤其是那位还在疗伤。

托伊难免会为秦妃担忧,她早就把秦妃当作是自己的朋友,对于秦妃的身世也颇为感动。

坠落感突兀的出现,等托伊回过神来,已经出现在了另一座萧瑟的街道,没有居民,没有生活,没有故事。

这才是,真正的主城!

而她俩出现的地方,正是主城的中心街,一块阵盘似的台子就在中心街的中心。

阵盘的中心是一块空缺的环形,看样子是需要某样信物嵌入。

只是隔着阵盘和托伊二人的,不只是距离,还有一个人!

一个拥有俊美外表,令女人都羡慕的齐腰长发的男人。他就这么站在阵盘和二女之间,如同一座大山横在路中间,具有不具威胁力的压迫感。

秦妃恨的直咬牙!

“给老娘滚!”炸裂的气息将长发掀起,秦妃转瞬就出现在男人眼前,一巴掌就抡了进来。

“啪”的一声,男人就被抽飞了。可是还没等秦妃惊讶于如此简单就处理掉,男人又重新出现在秦妃面前,一巴掌还没有来得及收回,

这一幕就像秦妃把胳膊横在二人之间,从托伊的角度看,还有点暧昧是怎么回事?

秦妃不管,虽然觉得不对劲,还是一巴掌继续再来,远比刚才还要快!不出意外,男人又被抽飞了,但还是重新出现。

就像刷新一样,打完就刷,刷的还是同一张脸,你说气不气!

从这张脸的模样看,这么打,其实是有点暴殄天物的,但托伊可不会同情什么。眼前这个男人,早就死透了,如今不过是一具躯壳罢了,仅仅是躯壳,出现在秦妃面前,依然能让她暴怒的像护犊的母狮。

两个孩子,只能选一个的时候,秦妃没有选择这位长的好看的,出身好的孩子。而是选了另外一个,从小就被抛弃,需要靠着大户人家施舍活下来的孩子。

不巧的是,那大户人家正是这俊美男子的。两个命运交汇的孩子,虽然以朋友之交,却人心各异,性情相悖。

秦妃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这一眼,毀了一个男孩的未来!葬送了全城的希望。

已经扇到第几巴掌了?托伊没来得及细查。

无论出现在哪个方位,都会刷新。打着打着,秦妃忽然就没了火气,越来越痛心。居然扑在男人的怀里哭了起来,男人也不是榆木脑袋,就要搂住她。

嘴里还温柔的说道:“秦姐姐,我好想你。”

手凌在空中,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女子,没有分毫伤感的神色。平静的将自己的指甲插入后脑,破坏掉所有支配的力量。

“你知不知道,从你嘴里喊出来的姐姐,很让人恶心。”

事实是,这个俊美男子也花心的紧,算不上什么好东西。

男子忽然释怀了,“秦姐姐,谢谢你!”然后闭上眼。

“不客气。”秦妃冷冷的回道。但颤抖的右手,出卖了自己。

托伊赶忙上前抓住她的手。

俊美男子却又睁开眼,目中满是侵略的异样,“秦妃还是那么美丽,考虑清楚了吗?朕,等你来!”

秦妃反牵住托伊的手,绕过男人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他是个混蛋玩意,你又算是什么混蛋?”

“给老娘滚远点,否则一起玩完!”

“还是这副暴脾气啊!”男人感慨道,“等朕醒来,一统天下。到时候,你哪里都跑不掉!”

“我在阿莱那等着看你笑话!”

“呵,他吗?”男人不屑的轻蔑笑声,消散在身后。

秦妃拿出玉佩,扣在上面。

阵盘缓缓转动,一道道橘红色的光芒散射出来,等光芒散去,暗黑色的气韵顺着打开的阵盘爬出,越来越多。

这是独属于魔神的气息,主城虽然不镇压任何一部分,但主城同样汇聚了魔神所有部分的气息。

如今主城洞开缺口,十一个部分的力量都汇合到这里,从这里,腐蚀主城!

这就是托伊来这的目地,拖延时间。拖延主城主宰者苏醒的时间,烛老不可能再出手一次,那些伤也不足以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所以托伊来了,借吾歌的手唤醒秦妃,打开阵盘,放出魔神,让魔神和这位城主去厮杀!

无论最后谁赢,都会有一个至强出现!要么魔神格林满血回归,要么主城城主苏醒,更上一层楼。不管怎样,都会是硬骨头一块,但毫无疑问,那都是未来要考虑的事情,不耽误当下就够了。

亲手释放魔神格林,秦妃是复杂的,她活着是因为主城的赐予,现在主城死了,她还放出了魔神,搞砸了一切。

惆怅的情绪一遍遍冲刷脑海,差一点又要混乱起来。还好有托伊在,未来,就只能看自己的朋友,是否能兑现你的承诺吧。

信不过男人,总不能连朋友也不信了吧。

毕竟自己打赌输了嘛!那个她口中的男人,居然真的看不上我的天魔舞……

要是吾歌知道,估计要大喊冤枉,他不是看不上,只是没有反应到位而已。

主城,灰色和暗黑之间的较量角逐,开始了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