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计划书与凛冬训练营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3331字
  • 2021-08-25 19:33:39

“各位来到这里,由指挥部亲自指定的会议选址,有些仓促了。我在这里,谨代表指挥部,向各位致歉。”

说罢,守在边缘的指挥部齐齐向圈内众人行礼。

“好了。让我们进入正题。”

一位黑色包臀裙,小西装的女性缓缓走到前来。打开文件夹,娓娓道来。

“自上任最高执行官暴毙后,指挥部陷入沉痛的思念。但我们依然需要一位出色的人选,来接替这份工作。”

她看向吾歌,微笑道:“在上任最高执行官,王邢林的举荐下,指挥部队其进行了长达为期五年的观察和调研。

经过最高指挥官的认可后,予以批准。也就是终日的守望者,吾歌阁下。”

吾歌起身示意,和几位首席交换了眼神。

在场的,有人不认识吾歌吗?不会有的,每一位代权者的出现,都必将有相应的资料出现在各大要塞,就是林慕宛来了,也是一样的。

“而且王邢林先生在生前,递交过一份计划书。有关探索深度200区以外世界的计划书。

执行者,现任执行官,吾歌先生。执行内容,完成林国忠先生未完成的探测报告。”

“现在就该计划,暂命为神明国度。就是否启动改计划,进行席位票选。”

吾歌默默合计,现场一共五十席,除去吾歌,就是四十九席。

而终日空两席,也就是四十七席。至少也需要31票啊!他们会让王邢林如愿以偿嘛?

答案是不会。

经过十分钟的商议后。态度就很明确了,这也算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,六号要塞是要反对。

因为宗旬连多余的举动都没有,就干脆等着票选,明人都知道他是不会通过的。

而其他要塞的人自然也有顾虑,迄今为止,踏入过那片领地的人也只有林国忠一位,而且也终究没能完成托付。这让很多人有所失望,对那里也讳莫如深。

这个时候,那位主持人说话了,“因为七号要塞内部原因,不能来参议。所以将席位票选的权利交托给了宗旬先生。”

这个敏感的时刻,圆桌上几乎所有都有不同的反应,吾歌眼中更是寒芒闪过。

对其他要塞来说,这是一个信号。六号和七号要塞联盟的信号,在排除终日守望者吾歌的前提下。

每个人的微表情都显露出心境的动荡,猜是一回事,摆上台面是另一回事。宗旬很满意现在的局面,所有人的忌惮和顾虑。对于恶意的想法,也不介意。

两个席位纳入到六号要塞手中。一下子就从七席加到九席,和一号要塞平齐。

所有人对六号要塞的重视程度也更上一层,也许有人的心里已经在考虑,是不是要顾及一下六号要塞对于吾歌接任执行官的态度。

“现在,诸位该给出表态了。谁先来呢?”

是啊,谁先来呢?

宗旬扫过一圈,韩非沉默,烛老干脆没听见,王博士双手交叉对出头没兴趣。

至于马凡舒、李道长,一个女人一个病秧子,不足挂齿。

“咳咳,”宗旬先出手了,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先来吧。”

本就是今天最多关注的宗旬,趁着这个机会,是要狠狠刷一波存在感了。连新官上任的吾歌都要压一头。

“我代表六号要塞,拒绝这份计划书。对于林国忠同志的结果,我们无法再承受一次。痛失一位出色的代权者,而且还是执行官,无疑是极大的损失。所以,我们不能放任这么草率的计划。”

话说的挑不出毛病来,也确是站在人类全体高度上来看这份计划。马凡舒颔首表示认同,李道长更是出言称“是”。

只有谁的面子都不给的烛老,冷哼一声。

不过提出另一看法的,是王博士,“宗先生说的是,我们确实不能那么草率。但据我所知,这个计划是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筹备的,可以说,是经历了三代执行官之手。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同这份计划的可行性。”

他接着说道:“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任务,有别于求存计划的盲目针对最终目标。神明国度只是以探索为主,并且有前车之鉴,我相信一位合格的代权者是不会如此鲁莽的。”

“哼,你能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危险?就林国忠传递回来的几份报告中的危险,就不是绝大多数代权者可以应对的。”宗旬开怼。

王博士不予置评,吾歌到底是什么水平,他们六号要塞难道没点体会?

当着三号、二号要塞的面说着话,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。

一号、五号、七号要塞可能不知情,你当我三号、二号傻?不知道是你六号要塞捣的鬼,最后狼狈逃走的怕不就是你。

李道长咳嗽两声,颇有种不顾病痛,也要阻止两人针锋相对的大义。

“二位消消气,听我一言。吾歌呢,作为当下的新生代代权者中的翘楚,肯定是足够份量完成任务的。就上次兽潮一役,为我一号要塞分担了不少压力。对此我代表一号要塞的全体,向您致以敬意。”

李道长手臂搭在胸前,向着吾歌微微前倾,“但是,这个计划太毛燥了点吧,不如我们各家分担一点,替您承担些任务吧。这样您也能多些时间,寻找下一位执行官合适人选,免得有什么缺漏就不好了。”

好话坏话,都让他一人说尽了。偏偏没人嗤之以鼻,跟一个病的不轻的人计较什么,万一讹上了可怎么办,一号要塞其他人都是疯子。

但几位首席心里都恶心极了,尤其是宗旬,还有王博士。分担任务,这得是多歹毒的心思。

你们一号要塞家大业大,武力冠绝,可我们哪腾的出手。宗旬这下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苦楚了。

主持人看着众人沉默不悦的氛围,轻轻提醒了下:“诸位不必担心这个,这会是最后一任了。”

“什么?最后一任什么?”宗旬跳板喝道。

“最后一任最高执行官,以及最高指挥官。联合会议将于吾歌阁下的任期结束后,宣布解体!”主持人说完,就含笑退下场去。

宗旬呆愣在原地,“玛德!”

他筹备这么多,甚至一手推动王邢林分权的计划,削弱各大要塞在联合会议的话语权,好不容易拿到了主动权,还没得瑟几天,就要没了!

“啪!”快乐没了。

跌坐回椅子上,宗旬久久不能平静。这群家伙,到底怎么想的啊?有什么,是他们也不知道的吗?

忽然,宗旬眼前一亮,零号实验室要回地面,是不是知道点什么!他目光隐晦的扫过王博士,已经考虑要不要阻止零号实验室的回归,虽然他们已经没什么动人的价值。

至于要不要分担任务,马凡舒给出了答案:“我相信最高执行官的能力,既然已经没有下一任的事情了,那看来王邢林是势在必得了,总得给他点面子。”

直接跳过这个话题,明摆着只想掏钱不想出力。有什么算盘在里面就不得而知了。

宗旬面色铁青,阴沉的很。

李道长这个老好人末了还问问吾歌需不需要提供帮助,那样子让马总直咬牙。

觉得好笑外,吾歌也没有让现场的矛盾升级,接任第一天,大家就这么敞开心扉不太好。

最后计划能否执行,也还是要看席位票选能否超过三分之二。

吾歌回笑,谢过了李道长的好意,不是他看不起那些宗师,而是代价太大了,一号要塞损失不起。他这么做,无非就是释放善意,把其他人的龌龊心思提点出来,免得吾歌吃闷亏。

两人还就扶摇小队的训练营,畅谈了一番,完全是公费私谈。

倒是韩非沉默的紧,仿佛不想掺和一样,可能自家要塞的麻烦太多了吧。

将近一个多小时的谈论,参议员们结束了投票。

主持人再次走了上来,首席的票选由她来统计。明确拒绝的有,释放善意的有,两不搭理的也有。

最后票选结果,除去首席,共二十五席支持,十二席反对,四席弃权。

首席中宗旬独占三席票选,如果没人弃权,就必须要拿到三十席票选,才能成功。

还差四席,吾歌心里清楚。

但令人诧异的是,首席除了韩非、烛老弃权,八席支持。

总共三十三席支持,十二席反对,六席弃权。神明国度计划书,正式启动,结果大跌眼镜,和吾歌料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宗旬是怎么想的?

其实不难猜测,无非是稳赚不亏四个字。吾歌若是死在探测任务中,那是不废一兵一卒就除掉一个后患,若是没死,也能拿一手情报来交差。

虽然这么多年在联合会议倾注的心血,被王邢林安排了一手,但也不至于死杠在这不放。宗旬现在只想回去试探零号实验室,一旦有什么状况外的事情发生,就必须扼杀回地的审批!

吾歌实在是不适合做这种大人物,圆桌上每个人都太能演了。就连韩非烛老这两位,吾歌都不能信的过。

弃权,八成也是要和六号要塞回避吧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居然没有反击,韩非这波沉默,也是让很多人倒胃。

“还没结束呢。还有一份计划书。也是王邢林先生递交的申请,有关图存计划的实验项目。”

空气凝固当场,大气都没有人喘一声。

……

三号要塞,结束了内战之后。内部瞬间清空了不少“自己人”!这让那些老将军沉痛不已,有一些可都是他们亲自提拔的,居然也都反叛了。

没反叛的,也多少出卖过一些内部情报。这无疑让剩下的人,人人自危起来,这年头,没挣过外快的简直是稀罕动物。

对此,三号要塞决定暂时放下。

而特殊部队内部倒是安定,除了一些后勤部门揪出暗线,就没有什么问题出现。

此时正在紧急召回一些中高级人员。也包括被特殊关照的扶摇小队。

为期一年的训练营,要来了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