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是敌是友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765字
  • 2021-08-25 15:32:06

吾歌这边,把很多材料交给托玥,让她到时候交给扶摇小队。也算是作为师弟的嫂子,学生的师娘送出的礼物吧。

这些天托玥也是很满意吾歌的表现,之前告别,不声不响几个月跑出去了,也不怕自己女朋友被拐走。

三天后,吾歌就出发去二号要塞了。

二号要塞。

指挥部已经提前抵达,并且开始构建场地。堪称大型建筑工地,和一流施工团队。

王博士所在的研究室内,正好能够看到场地,对于指挥部决定建在这的目地也是一些不太懂。不过方便很多事情,倒是真的。

“要来一杯咖啡吗?”身后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王博士一跳,下意识进入戒备状态,整个实验室都有改换形态的趋势。

这是王博士向自己的管家发出了意识交流,管家感受王博士的紧张和战斗意图,自动切换到备战状态。

“别紧张,王博。我出现在这,不是很正常吗?这块空间玉,还是您研究出的项目。”如果吾歌在这,一定能认出这个声音。

只是声音的主人,仿佛时刻笼罩在阴影之下,只有白色的直筒裤和小白鞋能看出些东西来。

王博士听到声音,撤去了已经在预加载的战备装置。

略显生气的口吻说:“不好好督工,跑我这干什么?”

白装男一边挑豆子,一边回道:“喝咖啡呀!怎么,不欢迎嘛?话说你这里咖啡豆的品种也太多了吧。有没有什么推荐?”

“最上边,左手最左边的小柜里面。”王博士说道。

取下豆子,白装男把袖口捋了上来,俨然一副要来真的架势。手磨当然是个好品味,但对于珍惜时间的王博士,手磨并不适合他。

“地狱犬的事情,你搞明白了没?”王博问。

白装男很无语,“王博,我只是个跑腿发通告的,偶尔下两步棋。您搞情报不要搞我啊!”

豆子的香味已经一点点研磨出来。

王博皱眉,丝毫没有放过这人的打算。

为了喝杯咖啡,容易吗!

“零号实验室捡来的,你信吗?”白装男半推半就,从了。

“不。”然后就没了,气氛顿时就掉地上了。

“行吧。零号实验室比你们大胆的多,他们已经开始解构了,并且尝试引导。你也知道,辅权密仪终究是我们偷窃来的,他们只是复制了这番操作。”

白装男依然不紧不慢的磨着。

“你是说,他们拿到了与地狱有关的东西?天地意志敢放出来?!!”王博士有些失态了,当着这位的面,唾沫横飞。

“冷静点…”,白装男就知道这人会这样。“天地意志怎么说也该吃一堑,长一智了,不会这么白给的。它是想收回属于它的权柄了。”

“据我所知,零号实验室掌握的,只是地狱十六副图卷里的一副而已。能用’它’来解构的,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。”

王博士冷静下来,辅权密仪绝不能有失!他可以赌在吾歌身上,但不能丢失辅权密仪,一旦失去,那就不是还能不能有下一个百年,而是绝不会有。

索性天地意志终究是谨慎的,它越迫切,就越害怕。

“那一副画卷是哪副?”王博士更关心这个。

“这你就别问我了,无可奉告!只能说,肯定不是’阿鼻’。”

白装男已经冲了一壶。浓郁的香气扑鼻,煞是诱人。“来一杯?”

这是我的好吗?王博士懒得理会,只是暗自推想。

地狱八热、八寒。

八热地狱、八大热地狱。即等活、黑绳、众合、号叫、大叫唤、炎热、大焦热、阿鼻等八热地狱。

八寒地狱,即额部陀、尼剌部陀、阿吒吒、阿波波、虎虎婆、媪钵罗、钵特摩、摩诃钵特摩等八寒地狱。

其中八寒地狱为下,八热地狱为上。阿鼻地狱又称无间,也是最苦、最强的地狱,从已有的情况来看,吾歌已经肯定是拿到了无间。

只是到底是吾歌驾驭无间,还是无间侵占吾歌,都是未知数。

但是这是一份惊喜,一份让下注的几方,为之激动的惊喜。就好像斗地主的欢乐,不仅抢到了好牌,还超级加倍!

王博士暗自思量,发现以前的培养计划,还是保守了些,你看看王邢林当年把南宫正一逼,这不什么都有了。

等吾歌来了,势必要被安排一波。

“好了,我去接人了。”空间裂缝洞开,至于他去了哪,王博士不敢兴趣。

此时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。

……

已经率先抵达二号要塞的吾歌,用时一天,可谓全速前进。

会议已经开始进入迎宾了,二号要塞的后勤人员被迫拉出来工作,一位位各大要塞的实权人物出现。

首席几乎全到。

韩非、烛老、城主李道长、尚云舒、王博士以及宗旬。

只有终日的杰尔麦选择拒绝参议。并且吾歌觉察到,托伊没有代表终日出席,也没有代表天空之城出席。

反倒是皮鲁修出现了,还有之前代表六号要塞会谈的宗向。

三号要塞这边韩明煦,徐首长以及托老爷子、上官云睿老首长,基本都到了。

五号要塞这边,推崇的是机甲驾驶员,除了守望者马云凡外,清一色的妹子。马云凡,吾歌是打过交道的,一个在以女性为主的家族里成长出来的,多少有些阳气不足,说话没有底气,战斗也是。

一号要塞就是城主底下的宗师级人物了,很多都曾教导过吾歌。

二号要塞就是纯粹凑人,谁愿意掺和一手谁就来。反正王博怎么说,他们怎么做,就是凑个人头分。

不得不说,整个会场建的很有风格。架在空中,只有一个会场在中间,周围也没什么防护措施。挺唬人的。

会场也是典型的旧时代罗马的风格,圆桌会议共八席,有一空席。参议员则坐在外圈席位上,每个要塞的参议员的位置,都坐落在自家首席后面。一圈一圈的向上叠。

吾歌站在内圈的圆桌首位,将一切尽收眼里。

在座的各位,谁是敌,谁是友?狼人会不会自爆呢?又会不会有临阵反戈者?

要顾虑的太多了。圆桌上的几位,谁又能说,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呢?韩非、王博士、烛老,吾歌能信吗?

忽然想到了六号要塞要会谈来着,好像也不能信了吧。

张首长的反叛,王邢林死亡,老师的嘱托。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,面孔也不过是一张实用的面具而已,连表情都可以模仿练习,又怎能轻易相信。

太累了,王邢林每次站在这里,也会累吧。

他算计自己,算计老师,图谋甚大。但自己有义务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吗?

有吧,只有度过这关,曾经老师的难处,要塞的肮脏和辐射的真相才会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
“联合会议,第三十九次会议,正式开始。”

声音自各个角落传递到众人耳里,却不见人。将神秘感演绎的淋漓尽致,就连这声音都是冷冰冰的机器声色。但吾歌就是有种直觉,在操纵这一切的,就是那个最高指挥官。

“首先呢,欢迎各位来到,我的世界!

接下来,请七位首席就坐。”

七位首席批次相互碰撞一眼,默默坐下。深红色的桌布,点燃了些许火药味的引线。

烛老两眼一闭,老神在在打起了盹,坐在他对面的,正是宗旬,目前六号要塞的对外实权者。

被如此轻蔑,宗旬只敢在桌下攥紧拳头。桌上,依然摆着“你好我好大家好”的笑容。

古井无波的就属老人,韩非。军人的一切已经是烙印在基因上的选择,标准的坐姿让吾歌都挺羞愧的。他对面的马云舒,温婉一笑也是得不到回应。

李道长依然是一副病怏怏的书生模样,在古武兴起之地,却有这么一位城主,不得不说真的是让很多人失望。偏偏他们一号要塞的宗师都对此没有追究,一个城主可能是巧合,代代城主都短命就很耐人寻味了。

王博士就是少数几个知晓内情的人,好几次没有参加会议,看见他这副样子,有种冲上去给他把把脉的冲动。

只有吾歌对面空无一人,两侧,右边是韩非、烛老、王博士,左边是马云舒、宗旬、李道长。

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