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吾身所立,血煞阎浮
  • 吾歌师哥
  • 浅生七
  • 2305字
  • 2021-08-03 13:12:57

凯撒直起身躯,猛锤胸口,呜呜的喊声彰显着内心的痛快。

是的,凯撒才不管“查”到底丢了什么东西,紧张兮兮的,他就是来打架的!

也不知道查拿什么说动了他们,凯撒瞥一眼旁边缩小到只有它一拳头大小的鹏举,有些不自在的抖了下,感觉有什么东XZ在身后。

毕竟是交过手的,他对吾歌有着难言的敬意。

这一拳,也仅仅够它热热身罢了,想必吾歌也是如此。而刚遭受打击的鹏举也没有懈怠,它敏锐的察觉到周围有些细微的变化,变的越来越压抑。

血液流动似乎也没有往昔流畅。鹏举等不及弄明白了,果断出手,几十根先前掉落的翎羽以超音速射向尘雾映射出的男人身影。不得不说,要塞的灯光打的有点没意识,吾歌吐槽着。

几个转跳间闪过翎羽封杀。西装褂已经消失不见,白衬衣破了大半,露出里面黑色的内甲。

凯撒盯着内甲心下恍然明白,为什么贝隆不愿意来了,那黑甲可不正是贝隆每一次蛰伏褪下的壳嘛。

实际上,九级领主往往都没有自己的族系,他们可以收拢部族,但也无法强行命令王级异兽,如果不是族系分去贝隆部分大地权柄,现在谁是大地领主还是两说。

吾歌缓缓抬起头,猩红的双眼散逸着血色影光,伏阙剑还插在第三道沟渠的尽头,可剑柄上的白带,却已缠在了吾歌拳上。

吾歌绷紧白带,淡淡吐出一句:“天权解放”,

只见夜幕如被血色覆盖,一道道血光以吾歌脚下荡成圆。

塔台里有结巴了的声音传出:“这,,这,这是一阶解放?权值…权值47!”

“堪比全盛时期的南宫正阁下。”

与此同时在塔台三层的杰尔麦办公室,一道黑影一闪而过。

吾歌活动活动筋骨,也不打算拿回伏阙,眼色危险的挑衅凯撒,“玩玩?”。

凯塞四肢支地怒吼,狂奔而来,吾歌也不甘示弱,奔袭将至,鹏举见势不妙,扶摇直上打算观望。

一猿一人冲天的气浪和漫天的血光在不停的碰撞,吾歌凭借高速移动,和九踏空中转向让凯撒结结实实吃了几拳。

昔日练到骨子里的古武,此时完全融入到每一个动作,只有这样吾歌才能顶住冲击,不停出拳。

空中的鹏举很有耐心,凡正现在牵制吾歌的是凯撒,消耗的体力也不是它的,在深度明显过低的这里,恢复体力是件就像高反一样棘手的问题。

吾歌显然比鹏举更能把握这一点,在连番对撞中,凯塞的动作重心明显从腰部移向双腿,它在试图减缓冲击,减少体力流失。这中间的空挡换了别人那绝对把握不住,但作为老对手的吾歌,把握住了。

凌空错过凯撒迟缓的一拳,五踏拧身正欲接过血色卷来的伏阙。

但鹏举也不打算干看,俯冲而下叼住伏阙,却没能带走,反倒被血色倒卷而来,接过剑柄的吾歌,眼眸正对上松口的鹏举,只见鹏举金晃晃的眼眸里凝出一道黑影,仔细分辨,还能看到若有若无的血丝飘散。

鹏举本以为应该慌乱的吾歌却露出一抹等你很久的笑容,心下里大惊。

惊鸣不定的啼声却像是定住了一般。塔台里鸦雀无声,显示仪上表明权值超过能探测的波动范围,这意味着此时吾歌的权值绝对在五十之上。

五十八,吾歌心理默念,在完全解放一阶天权时,九踏就已经打断了。

这毕竟是他为了战斗中升华创造的,不是神技。能叠加权值已经很匪夷所思。

底下头一回看到老师用九踏实战教学的樊石,已经不知道多少遍呢喃着:“原来还可以这么用!”,早在动手前吾歌就提点了樊石不必冲的太上头。

因为权值突然喷发而短暂凝固的空间已然碎裂,但迎接它们的是横剑拍飞的鹏举,处理完鹏举,果断放剑,九踏回身。

一拳琥珀般血色的妖火炸裂在黑影内。

吾歌微笑看向狰狞扭动的黑影:“九级无族系,无部族的独行侠,黑夜妖祸。”

虽然填列九级危险警告,但其真实战斗力也只堪比一般八级异兽,比之鹏举,尚还差点。它能填列的优势除了能瞬息而至的速度,还有免疫大部分物理伤害。

吾歌右手稳如老狗,左手反过身接回伏阙,往右递剑,右手穿出妖祸的黑影接剑顺势连同妖祸腰斩后迎上凯撒暴怒一拳。

久违的冲击波再次袭来,妖祸强忍住血火侵蚀,四散做黑影,隐如夜幕。

它不敢偷袭进入要塞的,一旦脱离辐射区,它就失去了黑夜遮蔽,就只是妖祸,要塞里有能让王级异兽都不能忽视的力量,它可没自信挡的下。

冲击过后,吾歌淡然的凌空而立,虽然被冲击向后平移了三尺。

但显然没吃亏,反观凯撒的拳头上正滴着硕大的血滴!凯撒没有继续怒吼,感受着不仅没有回升,反而不停减少的体力,他眨了眨眼,问道:“你的领域?”

吾歌点点头:“全界血影,怎么样?”

凯撒冷哼一声,向着发红眼要打生打死的猿子猿孙低吼一声,猿类异兽不情不愿的向着机甲群怒吼几声,转身跟上凯撒。

吾歌大概读懂了凯撒低吼的意思,大概是讲:架打的差不多了,没劲了,回家洗洗睡吧!

至于早已被打飞的鹏举,逃的应该更快些。

吾歌显然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,杰尔麦也没有,聪明人都明白,凯撒要是真的想踏平终日,带的就不会是一帮三四级为主的兽群了。

单吾歌清楚的,凯撒手下还是有几只勉强算得上八级的部下。称得上凯撒是闲得没事,找个幌子,来练兵,啊不对,练猴子的。

一群机甲,最后都依序的归队,深度003区的战场上,倒下十几只甲兽,也有几只猿兽。

倒是让吾歌没想到的是驾驶机甲的樊石撂倒了一只六级的铁甲贝隆,也算是生擒了。

吾歌含笑的望着樊石归队卸下机甲后回到城头。是的,吾歌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塔台兴师问罪。

樊石也没有多问,老师有很多心事,脾气也没有以前那么冲了,这要是搁五年前刚代天权那会,吾歌二话不说能让塔台重新翻修。

可吾歌累了,他坐在城头上,尽管塔台一只警报着权值超出探测,他也没有收回解放,甚至连全界也没有撤。

樊石适应着身上古怪的压力,问道:“这就是全界吗,老师。”

吾歌“嗯”了一声,想了想又解释道:“我的全界有些不大一样,很可怕,你师爷当初可是二阶天权解放才有的全界,听说那位联会创建者五档时就误打误撞掌握了”。

吾歌记得老师曾评价过疏云哥的全界是:琴音所至,万物可察。樊石倒是觉得老师是:吾身所立,血煞阎浮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