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做梦呢

  • 重生之投资圣手
  • 蛋黄敷脸
  • 2027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5:52

第28章 做梦呢

陈明轩坐在包厢里等了有一会,罗玉颖才姗姗来尺,一进包厢,就羞红着脸道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

陈明轩摆了摆手道:“是我来早了,刚才正好路过这里,所以就先订了这间包厢,还满意吗?”

罗玉颖微微点头道:“还好吧,其实听风水谢才是这里最好的包厢,不只能喝茶,能吃饭,还有古筝曲听,演员都是咱们江城最好的!”

陈明轩挠了挠头,这种地方,他还是头一次来,即便是前世,陈明轩也从未到三江楼来消费过。

“想不到,咱们江城还有这么好的去处!”陈明轩感叹了一声。

罗玉颖指着菜单道:“这的菜还很便宜,我们两个人,最多五百块就够了!”

陈明轩不禁扭头看了罗玉颖一眼,以罗家的财力,她还这么节检,属实难得。

别看当时的人匀工资只有一千多块钱,吃一顿饭就要花掉五百,对普通人来说,很难接受,可对罗玉颖来说,这种档次,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。

罗玉颖随便点了几样茶点,又点了两样坚果,陈明轩则是只要了一壶茶。

“那天……真的要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,我真不敢想会是什么后果!”罗玉颖俏脸通红的低着头说道。

一想起那天的事,在面对陈明轩的时候,罗玉颖就免不了会害羞,毕竟那天除了卢望海等人,只有陈明轩看过她的身体。

一个女孩子,对这种事,往往都是特别敏感的。

“天下人管天下事嘛,再说,总不能看你一个女孩子,被人家欺负啊,只要你没事就好!”陈明轩微笑着说道。

他还真的有些担心,那天的事,会给罗玉颖留下什么心理上的疮伤。

时间不大,服务员推着一辆银制的小车,走进包厢,把所有菜品摆好后,非常有礼貌的道:“两位请慢用,如果有需要,可以按那个按钮叫我!”

说完,便要往外走,陈明轩急忙叫住服务员道:“等等,我们没点红酒啊,是不是送错了?”

“哦,这是我们老总特地赠送给您的,而且,他还说,如果一会您这边的事谈完,希望您赏光,到五楼的茶室一会!”

陈明轩微微点了下头,总服务员摆了摆手。

“想不到,在江城认识你的人还真不少!”罗玉颖看了一眼那瓶红酒。

那是一款欧洲非常流行的红酒,价格虽然不高,却也在三千块左右,比他们这一桌的消费还高了好几倍。

可见陈明轩在三江楼老总心里,是何等地位。

“兴许我是沾了你的光呢?”陈明轩说着,给罗玉颖倒了一杯红酒。

罗玉颖微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别看我常来这吃饭,但是这的老板一点也不熟,他跟我爸的圈子,差得太远了,更不可能认识我!”

陈明轩不禁摇头苦笑,如果三江楼的老板听到这番话,不知道是该找个地缝钻呢,还是该暴打她一顿。

但罗玉颖说的也是实情,别看三江楼的生意做的也很大,可是跟投资圈的大佬一比,简直小屋见大屋,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。

“对了,你说的投资计划,是哪方面的,不妨说来听听!”

罗玉颖首先步入正题道。

陈明轩沉思了片刻,淡然道:“不知道罗总对炒房感兴趣吗?”

罗玉颖秀眉微蹙的看了陈明轩一眼,略微有些不满的道:“跟我吃饭,却问我爸对这件事感兴趣吗?你这分明就是没瞧得起本大小姐啊!”

其实罗玉颖在哈佛大学,主攻的就是金融领域,对于投资圈的研究,丝毫不逊色于罗振玉。

这次,她毕业归来,罗振玉也给了她很大的权利,甚至可以调用公司里一半的资金,做任何她想做的事。

并且,无须经过罗振玉的允许。

换句话说,罗玉颖现在就能当得起新城投资的半个家,实力也不是不容小觑的。

听罗玉颖这么一说,陈明轩微笑道:“炒房可不是件小事啊,一方面资金,另一方面,人脉也很关键,只要涉及到了炒作,就一定会有不真实的地方,广告法不允许啊!”

别看炒股和炒房只有一字之差,但是炒房不把牛皮吹得山响,谁会掏钱来买?

运作的手段再多,也会留下蛛丝马迹,万一被人盯上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这些我在国外亲身经历过,不过就是把他们的东西,搬到我们这,重新复制一遍而已,至于你说的问题,以新城投资的名义,应该不会有什么人针对我们吧?”

罗玉颖在漂亮国可是经历过房市的一轮起落的,对漂亮国那些炒作手段,以及金融运作模式,都轻车熟路。

同时,也知道房市的潜力非常巨大。

只是他不像陈明轩那样,见证过世界级的奇迹,那就是龙国的楼市,只涨不跌。

“那资金呢?从哪来?”陈明轩笑问道。

“什么资金?买房子不都是用银行贷款吗?不需要我们投什么资啊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舆论攻势吧?”罗玉颖皱了下眉头。

显然,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认为陈明轩单纯的,想照搬漂亮国楼市的炒作过程,用舆论攻势,加上老百姓自己的钱,把价格炒高。

“呃……罗小姐,我想你曲解了一个问题,我们现在是在龙国,而不是漂亮国!我们所说的炒,不是真的要把房子卖出去,而是高抛,低吸!”

陈明轩淡然的说道。

高抛低吸?!你当你活在梦里呢?

以龙国老百姓对房子的热爱程度,一但买到手,你还指望着他低价卖给你吗?

“我……那个,陈先生,你说的有点不切实际吧,如果说炒股,这么干没问题,但房子毕竟是最昂贵的资产,反复倒手,恐怕不容易啊。”

其实罗玉颖说的已经很客气了,没明白的告诉陈明轩,你这就是在做梦!

“罗小姐,比如说,这杯酒,产自欧洲最好的葡萄园,并且有着一百八十年的悠久历史,飘扬过海,送到您的手里,它值多少钱呢?”陈明轩笑问道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