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一箭双雕

  • 重生之投资圣手
  • 蛋黄敷脸
  • 2012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5:52

第22章 一箭双雕

正在陈明轩闭目祈祷的时候,治安署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。

十几个彪形大汉一瞬眼的功夫,就闯了进来。

地中海正光着膀子,来到捆着罗玉颖的那张桌前,还没等他有所动作,就被人搅了局。

这可是有史以来头一回啊,地中海瞬间就怒了,伸手就从桌上拿起手枪,对准了冲进来的十几个大汉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!敢闯治安署!不想活了吗!”

“哟,许望海,你还挺有官威的啊!”

说话间,一个穿着治安服的中年男子迈步走了进来。

看到他肩膀上闪烁的金花,许望海差点尿到裤子里,急忙一个箭步来到切近道:“刘署长,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这……这些人是……”

话音刚落,陈天生一脸冷笑的走进了治安署,打量了地中海一眼道:“他们是老子的人!”

地中海一个小小的治安署长,给陈天生舔鞋都嫌他有口臭,他上哪认识陈天生去啊?

见陈天生倒背着双手,还穿着一身西装,梳着大背头,一副派头十足的架势,吓得差点没拉裤子里。

“这位先生……这位先生是?”地中海连说话都带着颤音了,仅管他不认识陈天生,但是估计,对方一定来头不小啊。

陈天生冷声道:“少特么废话,陈先生和我的保镖呢?”

“保……保保镖?我……我没看见呐!”地中海已经下得智商为负了,什么陈先生,什么保镖,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只知道现在保住自己的这身狗皮才是最重要的,哪怕这俩妞让这二位先手呢。

“马上给我找,就是掘地三尺,也得把人给我找出来!”陈天生怒吼一声,十几个壮汉立即冲进了旁边的几间屋里。

其中一个壮汉,一推开小黑屋的门,正看到陈明轩和卢宾被铐在长椅和暖气片上。

“陈总,人在这呢!”

陈天生闻言,指着小黑屋道:“给你三秒,马上把人放出来!”

一听说陈天生让放人,光哥马上就不干了,第一个跳出来冲地中海道:“姐夫,不能放人呐!你刚才还答应我,替我报仇呢!”

地中海差点被让光哥给气吐血,都特么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着报仇?!

“滚开,否则老子崩了你!”地中海把手枪一举,对准了光哥的脑袋。

光哥看到黑洞洞的枪口,也吓得连退了几步。

几个治安员急忙穿好衣服,跑到小黑屋里,把陈明轩和卢宾的手铐打开,像条哈巴狗一样,把陈明轩给请了出来。

“嘿嘿,二位,真是……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!”地中海一个箭步就来到陈明轩的跟前,点头哈腰的讨好道。

陈明轩看了一眼陈天生,苦笑道:“陈总,要不是你来的及时,卢宾的胳膊就断了,人家说了,这是人家的地盘,他说一,谁敢说二啊。”

地中海闻言,脑袋里轰的一声,差点当场吓死。

刘署长倒背着双手,冷冷的打量着地中海道:“看来,许署长类似的事,没少干啊?”

地中海急忙摇头道:“没没没,我……这都是误会啊!”

陈天生冷冷的扫了地中海一眼,冲陈明轩道:“陈先生,您认为,这件事怎么处理才好?”

陈明轩看了一眼仍然被捆在桌子上的罗玉颖和小倩,冲陈天生一摆手,把他拉到了外面。

“桌子上捆着的两个女孩子,陈总认识吗?”陈明轩笑眯眯的问道。

陈天生向里面望了两眼,微微摇头。

“陈总,现在有个机会,卖罗振玉一个天大的人情!陈总意下如何?”陈明轩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道。

罗振玉?!

陈天生回忆了一下,便想起来,此人不是新城投资的老总吗?

新城投资在江城,近几年发展迅猛,非常有实力,不少人现在想巴结罗振玉都没机会呢。

虽说陈天生目前来说,还能跟罗振玉平起平坐,但问题是,以新城投资的发展速度,迟早有一天,会超过他的。

钱,就是这个社会衡量一切的根本资源,同时,也代表着一个人的影响力。

只要不出意外,用不了几年,罗振玉在江城的影响力,就会远超陈天生,到那个时候,再想跟他搞好关系,恐怕就难了。

“那当然最好!”陈天生重重的点头说道。

“给他打个电话,不要破坏现场,然后嘛,至于他想怎么做,我们可以帮他一把,也可以在旁边看着!”陈明轩笑道。

陈天生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个笑容道:“高明!我这就打电话!”

说完,陈天生掏出电话,翻到罗振玉的电话就打了过去。

罗振玉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,被人捆在桌子上,连衣服都给撕破了,二话没说,放下电话,风风火火的就赶了过来。

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,像平地飞行的直升极似的,车轮都快磨出火星子了,一溜白烟的就停在了治安署的门口。

车门一开,三位扛着金星的治安员,跟在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身后,快步向屋里走去。

陈明轩见中年男子的脸上,都快滴出水来了,微微一笑,冲陈天生道:“这事,成了!”

只见罗振玉一脚踹开房门,迈大步走了进去,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捆在桌子上,眼角上,还闪着泪花,气得五官都扭位了。

一把拎过身后的一个扛着金星的治安员道:“你特么告诉老子,这事怎么解决!”

那名治安员吓得都快尿裤子了,脸色煞白的看着罗振玉道:“罗总啊,这……这事跟我没关系啊,都是下面的人胡作非为,我……我冤呐!”

连刘署长见了这位被罗振玉拎着脖领子的治安员,都打了个立正,身子站得笔直,目视着前方,冷汗,顺着帽沿,一个劲的往下淌。

“你再说一遍,跟你没关系?信不信老子扒了你这身狗皮!”罗振玉两眼放出烁烁的寒光,死死的盯着那名治安员道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