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谈判

  • 重生之投资圣手
  • 蛋黄敷脸
  • 2007字
  • 2021-07-13 15:31:17

第15章 谈判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快上菜,然后滚蛋!”卢宾有些不耐烦的呵斥道。

“是是是,马上就好!”周康都快吓尿了,赶紧把托盘里的菜都一一摆上。

逃命似的跑出了包间。

“李叔叔,来,我敬您一杯!”陈明轩说着,举起了酒杯,冲李建业示意道。

李建业端起酒杯来,冲陈明轩嘿嘿一笑,这个年轻人,他怎么看怎么喜欢。

众人端起酒杯来一同干了一杯之后,卢宾也很识趣的退到了包厢门外。

他虽然也有监视陈明轩的职责,但是以他的身份,跟行长从在一桌,的确有点不合时宜。

见卢宾起身离开之后,李海波才冲李建业道:“爸,其实我同学还有点事,想求您帮忙,您看……”

毕竟是几千万的贷款项目,李海波一个小小的信贷主任根本做不了主,反正这件事,早晚都得李建业亲自审批,还不如直接让陈明轩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李建业说清楚。

“哦?小陈呐,有什么事,尽管说,只要不违纪,不违反规定,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,一定不会看你的笑话。”李建业十分谨慎的说道。

毕竟找他这位大行长来办事的,百分之一百都是为了钱。

李建业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兢兢业业,从来不乱批贷款,更没收过什么人的礼,才能在行长这个位置上坐得这么稳。

眼看再有十多年就可以退居二线了,他当然不可能为了陈明轩的事,坏了自己的好名声。

“李叔叔,不知道您听过亚龙湾吗?”陈明轩直言问道。

李建业微微点头道:“当然听过,陈天生还找过我好几次,打算用手里的地皮贷款,但是,房地产行业,一直到现在也是不温不火,真把钱借出去,恐怕……”

李建业最担心的,就是陈天生还不上这笔钱,到时候,这么大一笔坏账,对自己来说,就成了最大的污点了。

陈明轩微微一笑道:“李叔叔,其实房地产的春天马上就到了,四万亿的计划,您想想,这得带来多大的余波啊?可是咱们国内,哪能容得下这么多钱?”

当年的股市,也是处在不温不火的边缘地带,苟延残喘。

而龙国的老百姓,对股票那种东西,一向没有任何概念,更不知道,花钱买股票对自己会有什么好处。

反倒是房子,看得见又摸得着,这东西在老百姓的心里,可靠谱多了。

“话虽如此,但是,银行也有银行的难处,每一笔贷款,哪天放出去的,利率多少,哪天收回来,都是有严格规定的。”

李建业一脸为难的说道,显然,他还是不想放出这笔贷款。

在他的浅意识里,这笔钱宁肯借给国企,也绝对不能放给房地产。

何况,陈天生的公司,还是一个私人公司,陈天生这小子,随时都可能卷着钱跑路。

这也是李建业一直不看好江城房地产企业的重要原因。

“李叔叔,放贷款的事,你有难处我明白,我是想,跟咱们银行做一笔承兑业务,标的品,就是一百三十套望江房。”陈明轩说着,拿出两份合同书,递给李建业。

这份合同书,正是两家新注册的公司,互相买卖那一百三十套房江房的协议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做承兑汇票?”李建业皱眉问道。

干了几十年的老金融,要是再不明白陈明轩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那就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。

其实这就是一种变相的贷款,只是利率更低,还款周期也更短。

当年最长的周期可以做到一年,这也正是为什么从2005年开始,房地产每年都会有一大波涨浮的主要原因。

房子涨价的空间,如果低于汇票的承兑利率,开发商和承销商就会亏钱。

甚至到了后来,这种套现扩张的方式被禁止以后,只能走正常的贷款渠道时,每年的房价上涨速度,又必须高于贷款利率。

这才引发了房地产市场一波快速的上涨周期。

只是现在,陈明轩做了这些人的先行者而已。

“李叔叔,我在贵行还有价值一个亿的黄金,并且有两家公司的正规合同,不会为了屈屈几千万,放弃那一个亿的黄金的。”

陈明轩见李建业还是有些犹豫不决,这才抛出了最后的杀手锏。

李建业听到这,微微一笑,表面上,陈明轩的说词非常完美,可是落到实质,却并非他说的那么回事了。

这两家公司的法人,跟陈明轩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即便出了纰漏,也是由这两家公司的法人承担责任,银行根本没有理由收走陈明轩的黄金。

“小陈啊,你这可就是在打我的马虎眼了,房地产的确值得鼓励,可问题在于,老百姓手里没有那么多钱,让他们怎么买得起那么贵的房子?”

“既然你能想到这个解决办法,相信你也学过经济,最起码的经济学定律,你总该知道吧?一个没有销售基础的行业,怎么可能发展得下去?”

其实这才是李建业一直都不看好房地产的根本原因。

当时的江城,一个普通职工,每个月只有一千五百块钱左右的工资,让他们掏出两千五,甚至更高的价格,买一栋房子,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“李叔叔,其实销售的本质,并不在于他们买不买得起,而在于,他们会不会因为冲动,或者是危机感,去购买!”

陈明轩知道,未来亚龙湾的房子,可是一屋难求的,在那个看地段,看学区的年代,亚龙湾面朝凇江,背靠着江城一中,单是这两点,就能让亚龙湾的房子涨上天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,通过炒作?说服老百姓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李建业脸上依然带着怀疑的神情。

“这样,我们第一次合作,只做五千万,约期半年,您看如何?”陈明轩微笑着说道。

五千万!

李建业微微咬了咬牙,身为一个地级市的行长,手里当然有这个权利,可风险也同样很大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