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东部世界6

看着袁初捂着头一言不发,魏怜仙悬起来的心终于落地了。

还以为真的要死袁初手里。

越想越感动,身体比脑子快扑向袁初,被袁初一个过肩摔按在地上摩擦。

正愁着拔头发之仇没处发泄,这憨批就送上门来。又是一拳砸在魏怜仙脸上,下手不重,但打脸就很爽。

白善逸感叹:人类真残暴。

闹够了,袁初才发现前面有一片死湖。

它不流动,表面就像是镜子一样,却照不出袁初的倒影。明明有风,湖面却像被封印住了一般,不掀起一丝波澜。

魏怜仙率先发表废话:“咋办?您指挥,我没脑子。”

袁初不会放过这个损他的机会:“我知道,又不是什么秘密。”

袁初捡起一枚小石子丢进去,顷刻间,水柱窜天而上,又四散开,剥开水柱,一只小楼大小的章鱼踩在水面上。它左看看右看看,没发现袁初等人,一小会没入水中。

正当魏怜仙准备喊C时,那章鱼又重新返了回来,吓得魏怜仙立马捂住自己的嘴。

它又转了圈观测四周,也行还是没发现,吼了两声就跳进水里了。

再好一会,水面依旧雷打不动,魏怜仙才敢开口说话:“C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章鱼”接话的是金大腿白善逸,魏怜仙立马闭上了嘴。

大佬说什么都是对的。章鱼不就是长的比较大,怎么能歧视他。

袁初则一个劲的鼓掌,激动的拍着马屁:“厉害厉害,连章鱼都认识。”

魏怜仙睁大了眼睛望着袁初,一脸不可思议问:“这都能拍?”

袁初白他一眼,下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脸上。

魏怜仙表示:都习惯了。

抬头望着地平线,渐渐被吞没的太阳已经不再耀眼。它揣着温柔,一点点融入这片没有波澜的湖面。

这片湖太无情,连落日余晖也不屑一顾。它是死的,只会为那只小楼高的章鱼波澜。

这份余晖倒是给了袁初启示,她大概知道怎么过这一片死湖了。

正当她思考计划的可行性,魏怜仙肚子的叫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更可怕的是,她好像也被传染了。当即抛弃过关,掏出锅碗瓢盆来了个就地野炊。

魏怜仙蹲在旁边木纳的看着袁初,一点自觉都没有。在袁初善意的提醒下,喜提挂彩,非常情愿的主动帮助袁初打下手。

舀起一勺番茄蛋汤嗦一口,酸酸甜甜香极了。

“开饭。”

白善逸乖乖过来接过碗,全程乖宝宝模式,让袁初母爱泛滥,恨不能扒在他身上撸他头。

一餐半饱,袁初躺在草地上看星星。夜晚视线模糊,但章鱼视线可不模糊,还是养精蓄锐,明日再战。

第二天日上竿头,魏怜仙便被白善逸摇了起来,偏偏金大腿得罪不起。

“怎么了?”他努力扯出一个笑容问。

白善逸不知道该怎么说,就指天上的太阳表示天亮了该起床了。

魏怜仙看还睡的四仰八叉的袁初,指着她问:“为什么不叫袁初?”

这更难着白善逸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表示他不敢叫袁初起床,就想先叫魏怜仙,再让魏怜仙叫袁初。

看着白善逸为难,他第一次怀疑眼前这个比男明星还要精致的男人。

什么人,能听懂中国话却不会说。既然不会说,为什么不说英语。

不说英语。魏怜仙得到了结论,大佬是个残障儿童,有语言缺陷。

太可怜了。

他拍拍白善逸的肩膀和他担保说:“放心,有我罩着你,谁敢嘲笑你我就打爆他的头。就算我不行,还有我霖神,张处霖知道吧,那是我兄弟。”

他还没吹完,袁初地上摸到的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背上。

“一大早吵什么吵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

魏怜仙明显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还继续对上说:“这都太阳晒屁股了,还睡啊!”

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,袁初此时已经红了眼,雪白的短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在了她的手里。

魏怜仙此时才意识到事情不对,前面是死湖,没有路可跑。

袁初爬起来活动活动手脚,魏怜仙一看,这次要完。

他用力一瞪,在飞行道具的加持下窜上半空中,给他自己都震惊到了,这里居然不限飞。

他尝试伸出一只脚踏入湖面上空区域,水面依旧平静。

袁初也看见了这一幕,皱起了眉头。她让魏怜仙再往前飞点,她用绳子拉着他,一有情况就把他拉回来。

腰上的绳子给足了魏怜仙勇气,他壮着胆子踏进上空区域,三秒,没事。又往中间飞点距离,还是没事。

漂亮,还打算一场恶战,结果世界直接给魏怜仙开挂。

嫉妒死袁初了,就知道怎么可能让魏怜仙过不了关,果然亲儿子实锤了。

就这样,魏怜仙左手拉着袁初,右手拉着白善逸,三人跌跌撞撞过了这片无情的死湖。

离谱。

“我愿称这片湖量身给魏怜仙打造的关卡,除了张处霖没人能过吧。”袁初抱怨。

白善逸低头,好像真的在反思。

魏怜仙摊手表示:“我也很无奈,抽卡从来没保过底。”

找打。

袁初正要过去单方面殴打魏怜仙,便被白善逸拦住了。

白善逸说:“过关了,奖励。”

顺着他指的方向看,一座富丽堂皇的城堡。

绝了,怎么这么喜欢城堡。

看出了袁初的疑问,白善逸想要解释奈何词汇量不够,一遍遍找寻脑子里的汉字——不会读。

袁初看他萎吧的样子,特别像犯错了的大金毛,没忍住上手rua了一把头发。手感Max。

好吧,既然过关了,就去看看奖励是啥吧。

魏怜仙激动的去推城堡的门,没推动。他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默默退到旁边等袁初他们过来。

袁初看着魏怜仙,一脸鄙夷。废物点心。

袁初轻轻一推——开了?魏怜仙最为震惊,这个女人力气这么大吗?

而袁初却不这么想,魏怜仙推不开的门她推开了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——世界要整死她。

一瞬间她立马闪到魏怜仙后面,一条蛇头有两个袁初那么大的七头蛇窜了出来,速度之快完全不符合力量与敏捷度成反比定律。

袁初大喊:“怎么回事,不是通关了吗?”

白善逸也懵了。对啊,不是通关了吗?

魏怜仙早就飞上半空中,留袁初一个人对着七头蛇瑟瑟发抖。

七头蛇停下来把七个头并在一起,细细打量面前的猎物,太小貌似不够分。

袁初也是手快,拿出绳子往上一丢栓住魏怜仙,纵使七头蛇反应过来,也慢了一步。

白善逸站下面看着半空中要死不活的魏怜仙,以及吊在下面的袁初纠结万分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
魏怜仙大喊:“救命啊!大佬救我狗命。”

白善逸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并不能干预游戏,开了先例就会没有规矩,没有规矩就没办法继续计划了。

袁初向下瞅了眼还在底下巡视的七头蛇,立马开启忽悠模式:“我们人类有句话叫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意思就是我救了你一命你就要帮我很多次。”

白善逸不理解,但觉得有道理。

看他脸上写满问号,立马换口:“但我们都是朋友了,我救你,你帮我十次就好了。”

魏怜仙一旁应和:“对对对,我们人类都是这样的。”

白善逸也觉得说的对,救命之恩很重要,但他不能干预游戏啊。

袁初又忽悠:“游戏是不是结束了?”

“对,结束了。”魏怜仙应答道。

“那现在就不算是游戏。”

“对,不算。”

“既然不是游戏,那就没问题了。”

袁初与魏怜仙一唱一和,竟真的把白善逸忽悠过去了。

进到城堡里确认没有危险了,袁初才长长的呼了口气。太刺激了点,心脏受不了。

长长的餐桌上满汉全席,看起来精美,但吃起来味如嚼蜡,绝不想再下第二口。

“叮……

正在清点通关奖励

玩家袁初:积分+15 比利+23 获得世界最新研制的芯片一张

玩家魏怜仙:积分+17 比利+20 获得七头蛇的冠冕

玩家白善逸:????”

袁初很满意,二十三比利,感觉已经暴富了。芯片作用于没参加世界的人类,可以避免被世界卷进来。虽然世界每轮挑选人数不多,但也是有概率的。

五百比利兑换一积分,其实就像是论坛里说的找个工作,一个月拿五千工资,兑出十积分交月租也就够在世界生活。但能活在真实的世界,谁又愿意待在这个单调的小世界。

除了张处霖。严谨。

魏怜仙抱着七个冠冕顶着黑脸向袁初等话别,看样子道具应该不尽如意。

白善逸还没意识到自己的伪装被拆穿了,还假装自己是玩家挥挥手告别走进光圈。留袁初一个人和那一桌魏怜仙都不理的菜肴。

不对啊?魏怜仙走了五十积分怎么办?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