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东部世界5

赵书德昏过去好半天了,对着这两个智商停留在幼儿园的小朋友,魏怜仙只想赶紧回去干饭。

又等五分钟还没醒,他一巴掌呼赵书德脸上,趁他没醒赶紧退白善逸后面。

“谁想死?敢打我脸?”

白善逸和两人待久了,也明白魏怜仙的意思。尤其是他在后面死抓着自己的衣服,明显是干了不想承认。

“咳”

“那算了。”赵书德也将打不过就认怂的理念贯彻到底:“我会通关,用攻略换我的命成不。”

魏怜仙还以为他是什么病娇人设,结果比他都怂。这点其实也可以忍,但他接受不了一个有口音的病娇。

看着魏怜仙躲后面直摇头,袁初上去一脚踢上他的腰。还好力度把握的好,要不很可能会大残。

“你是不是忘了啥?”

魏怜仙刚想反驳,突然脑子里蹦出来之前的猜想,绕开白善逸走上前扒开赵书德的领口。

被扒人士激烈反抗,但无果。

不出预料的锁骨上纹着狼头标志。

只存在于传闻中的猎人。

魏怜仙率先发表感受:“没想到啊,居然真的有猎人。我还以为是玩家自己杜撰出来的呢。”

袁初补充:“那他们就是一轮玩家了?”

白善逸仔细观察两人,学着人类的模样发出了:“嗯”。

送上门的情报,可惜疯疯癫癫的。

“我们要有价值的东西,明白吗?”

这还是袁初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说话,给自己都恶心到了。

赵书德看了眼白善逸,又看看袁初,仔细观察许久才开口:“一轮五百人活下来七个,具体任务我们也不知道。不过你们最好祈祷我们不是对立阵营,否则……”

活没说完,赵书德便开始狂笑,仿佛这是什么超级有意思的笑话。袁初不怀疑他口中狂妄的话,如果没有白善逸,他们今天很大可能会死在这里。

被猎人在游戏中杀掉就是真正的死亡。

一直被当做谣言的猎人真的存在,这必定会打破现下的平静。

看袁初他们的表情可太有趣了,逗的赵书德一直发笑。他接着说:“剩下六个可比我厉害的多,你们可要准备好。”

他笑得恐怖,那张好看的脸挤出了褶子。任十头牛也拉不回来,一直狂笑不停歇。

袁初收起面部表情,转身对白善逸说:“走吧。”

魏怜仙也一改常态,默默跟了上去。

谁也没有管赵书德,随他的笑声回荡在阴森的城堡。他和城堡更加相配。

看似平静的袁初,实际上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问一下榜一的“袁华”,一方面觉得不可能,一方面又害怕万一呢?

走上连接两座城堡的石桥,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陶俑士兵。

虽然只看得见背影,但也可以想象到正面的震撼绝不比兵马俑差劲。

袁初正想上手摸来着,魏怜仙叫起来:“袁初袁初,看我。”

他手快已经把陶俑身上的盔甲给扒了下来,穿在了身上。

袁初只看了一眼,便迅速收回视线,随手扒一件丢给白善逸,自己也穿上一件。

再看魏怜仙,他已经挤到最前面了。

袁初跟上去,前方是骑马的将领以及一大片红色士兵。面容栩栩如生,就是这手脚略微潦草,明显的工艺参差。

一只手搭在袁初肩膀上,她下意识用力拍上去,没有声,不像是魏怜仙。

转头一看,原来是白善逸。

气氛逐渐尴尬,他捂着手眼神有些委屈。袁初有些愧疚,连忙道歉。

“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是你。”

白善逸还是没有说话,但他看上去想要说些什么,但说不出,急得快要哭出来。

袁初推测可能是语言问题,毕竟,她自己英语课回答不上来问题就是这样。她可太明白了。

“没事没事,不会说就不用勉强。”

这完全就像个牙牙学语的小孩,袁初顿时有满满负罪感,之前还对着人家脸犯花痴,臭不要脸。

再之后,两人感情变质。袁初单方面觉得他们应该是母子关系,而白善逸拿她当下属,还想着等结束可以特别准许她加入世界。

前方蓝色将领怒目嗔视,双眸紧紧锁着袁初等人。

魏怜仙被盯的发毛,问袁初:“为啥他老盯着我们?”

袁初正忙着瞪回去没功夫搭理他,便摆摆手敷衍过去。

白善逸中国话学的还不及格,只能站在旁边看着两人瞪蓝方将领。

就这样站了许久双方都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,袁初也无聊起来。

白善逸不会说话,魏怜仙又被世界屏蔽了声音,她真的没人唠嗑,会憋死人的。

没有条件只能自己创造条件。游戏太过无聊,就得加一点料。

她抬手抢过旁边士兵的陶枪往敌方阵营使劲一丢,四大皆空,一个没扎着。

再一回头,所有的士兵都望向了她。包括被抢枪的陶俑,委屈巴巴的看着快哭了似的。

蓝方将领率先举剑,一声令下,扑面的敌军扎进红色里,渐渐混匀了。

袁初混在其中,表面上冲的最前,英勇无畏,事实上,摸鱼大队长是也。

魏怜仙最为积极,早早叛变换上蓝色盔甲,兴冲冲往前跑,又“满脸写着情愿”的被架了回来。

早早赵书德就提醒过,逃兵要不得。

袁初一旁看戏,劝魏怜仙把生死看淡。

白善逸倒是略微有些担心,毕竟培养起一个好玩家挺难的,万一魏怜仙受打击从此以后不参与游戏了怎么办?

将领面前,魏怜仙被迫跪在一具破碎的陶俑旁,就差那么一点点膝盖就会磕在碎片上。

“战士,只能战死。”说罢,他抬手拔出镶着各种各样的宝石的宝刀。

会说回来为什么大家都是陶俑,你可以拥有真刀?

这一刀下去必定两半,魏怜仙欲哭无泪,声音还被屏蔽,人世间的悲惨莫过于此。

虽然不会真的死,但疼是真的啊!

就在离魏怜仙的头还有五寸距离时,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声,刀面被弹开好远距离。

这一闹,可彻底同蓝队这边关系不可修复了。

得亏这是战场之上,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神对付袁初等人,否则非得团灭在这。

魏怜仙跑的巨快,一眨眼人已经混进红方队伍里了。他凭借着可怕的直觉跟在了一个络腮胡兵俑身后,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探出头喊袁初他们过去。

再看袁初这边,士兵基本自行绕开白善逸。

袁初扒在白善逸背上,得意洋洋的望着魏怜仙,仿佛那些士兵都是被她威慑走的。

魏怜仙猛一拍络腮胡士兵,大喊:失策了。

络腮胡士兵身子朝前,头扭了过来盯着魏怜仙无声控诉。

手还搭在人肩膀上,收回来不是,不收回来也不是,就顺带给他擦擦灰。

硬尬聊:“大哥,你这肩上都是灰,我给你擦擦,擦擦哈。”

一人一佣尴尬对视了半分钟吧,魏怜仙先败下阵来,拔腿就往白善逸那跑。

袁初见势,急忙抬脚给他踢回去。一山不容两个废物,大腿只能她一个人抱。

魏怜仙也不放弃,落地瞬间圈起身子两个士兵之间滚了过去抱住了白善逸的小腿。

一套下来行云流水,袁初没反应过来,大腿就已经被分去一半。

袁初占据上身优势,附在白善逸耳朵旁说:“保护我,别管他,他长得丑,辣眼睛。”

魏怜仙耳朵还是很尖的,接着就反驳:“别听这个女人挑拨离间,她才丑,妆不化,防晒都不涂。”

话还没落下,就听见了魏怜仙的尖叫声。

袁初一只脚踩在魏怜仙脸上,一只手勒着白善逸的脖子,剩下一只手控制住乱抓的手,一个人控制两个大男人。

打仗有什么好玩的,旁边的士兵纷纷围过来看着三个玩家掐架。更有甚者,还发出了声音,就像是在讨论情节似的。

远一点的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想挤过来看,被将领砍了几个。

士兵整齐有序的让出一条道让将领来到第一排VIP看席,双方意外的握手言和。

人类的本质是八卦,连战争都能阻止。

看情况莫名其妙,袁初当下决定继续吵,找机会溜。

魏怜仙立马明白,张口就来:“你这种二十五都没谈过恋爱的老女人,还想和我抢大腿,这么敢的?”

“老女人”袁初一边不断重复这句话,一边从白善逸背上下来。

她抬手锁住魏怜仙的脖子,一脚踢在他胸口问:“我老女人?”

魏怜仙看情况不对,连忙否认:“不不不,我老女人,说我自己呢。”

认怂并没能平息袁初的怒火,她推开魏怜仙说:“给你个机会,跑吧!”

说罢,从面板中拿出一条雪白的短鞭盯着魏怜仙。

吾命休矣。

魏怜仙感觉自己死定了,袁初连她八百年都没用过的武器都拿出来了。真就是嘴欠。

现在不跑,更待何时。

魏怜仙撂下一句再见就往蓝方城堡跑去,袁初直接跳上陶俑肩膀,速度比魏怜仙快上一倍。

就在离光门还有十米处,袁初掐住魏怜仙的后颈,往后一推,脚再补上力,人飞出去十米远,正好进光门。

此时兵俑才发现不对劲,全被戏耍了。

白善逸如过无人之境,淡定的走进光门。

袁初要惨些,人都进去了,缺被手快的兵俑薅下一撮头发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