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东部世界4

材料算是有了,但这玩意怎么看也不像雪橇。

袁初盘腿坐在地上,一只脚还搭在木板上。魏怜仙坐旁边拔草,他现在是啦啦队心中的神,一群人站那里一边看他拔草,一边嗑瓜子。

诡异。

更诡异的是居然没人吐槽。

几个声称有脑子的围着地上略微潦草的方块地图进行了看起来激烈,实则毫无内容的讨论。

“有人会造船吗?”

没有

“有人会手工吗?”

没有。

最后条件降低到“他大学学的土木工程。”

袁初激动地站起来握住他的手说:“加油,我们看好你。随便指挥,别和他们客气。”

土木工程高兴地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泪水。

“我不会啊……我……可能会。”

袁初非常欣慰,点了点头继续跟着几个声称有脑子的人讨论了起来。

魏怜仙想从袁初那抓一把瓜子来着,被瞪了回来。又看向大胡子,他可怜巴巴的说最后一把全给袁初了。

“你有意见。”

“没有”

刚低下头怀里就被塞了半包薯片,刚感动来着,这软软的口感就把眼泪打了回去。

魏怜仙还吃得起劲,问:“你这薯片是不是泡水了。”

“没有”

大胡子默默把薯片塞给魏怜仙,还被教育:“怎么这么大人还挑食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怎么挑食呢。不就是放了好几天,保质期又没过。”袁初附和。

声音刚落,魏怜仙整个人都不好了,趴在嘴边的半片薯片被残忍抛弃。

与此同时,白善逸也不大好,感觉有人要倒霉了。

【叮咚,特殊任务:指定玩家魏怜仙、袁初,请在本次游戏结束后将东部世界恢复如初,任务失败扣除五十分。】

魏怜仙在咆哮,而袁初已经第一时间盯向了幕后主使。

外星友人果然单纯,一味地摆正自己的情绪想要证明自己不心虚,反而更加引人注意。

就那么一个瞬间,袁初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,来日方长。

“利用地鼠改变恐龙的运动轨迹,在它再次经过中线的时候魏怜仙去把绳子给第一只恐龙系上。”

“为什么?我不,丑拒。”

“谁让你是世界的亲儿子,你不去谁去。”

也许是魏怜仙太聒噪,他突然说不出声音。魏怜仙手舞足蹈想要引起注意,尝试了在地上写字,手语等,但统统被忽视。最后因为实在烦人,被袁初踢进泥潭。

事到如今,大家的粉丝滤镜早就碎光光了。

什么?前任偶像掉进泥潭了?干我何事。

历时七个小时,在一众门外汉和一位土木工程系毕业的销售员的共同努力下,一只破破烂烂的船成功面世。

“你说它能坚持住吗?”

“五分钟最多。”

土木工程不服,挤到前面大声喊:“六分钟。”

袁初的面板右下角冒出了红色圈圈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发的消息,选择性忽视掉。直到魏怜仙发我去抓地鼠。几乎秒回:“好”

对于魏怜仙被世界屏蔽袁初早就习惯了,他一熟悉环境了就会变得特别闹腾,仿佛之前的高情商都喂了狗,所以经常被举报。现在基本上随便谁举报他声污染都能成功,可能哪位受不拔刀相救了吧。

“到时候有道具的全力直冲到对岸,没有就斜着跑,利用边缘的一次伤害抵消争取变道机会。实在不行立马弃权,被撞一下肯定很疼。”

其实袁初也有想过算一下角度与距离问题,但一想到数学头就疼,大脑一片空白。没有道具加成到对岸的机率实在是太小,大多数人都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继续站在这里。

一个戴着眼镜极其安静的女孩子说:“不可以从木栈道跑过去吗?”

问得好,让魏怜仙给她演示一下。

就感觉到不对劲,魏怜仙默契十足的举起面板,上面赫然写着“丑拒”两个大字。

袁初一脸坏笑,但意外的没有继续难为他。

说起来简单的计划,容错率却极低。环环相扣,不容有一点错误。没有自信的人已经退出去了,剩下的都是想要背水一战。

主要是没分可扣了来着,失败扣十分,退出去的才是真土豪。

带着魏怜仙buff果然一路上顺风顺水,到达对岸也没有特别费力,就是把悬在上面的心拽下来挺难的。

白善逸假装自己很累,模仿着魏怜仙躺地上喘气的动作。乍一看,两个傻子。

看着白善逸脸上的泥,袁初眼膜上附着的“隐形有色眼睛”滑进眼角,实在是美化不了他。

泥潭里,恐龙暴动时间到。

土木工程望向后面气势汹汹的恐龙群,选择了放弃。本来他也就是为了证明他的船能撑六分钟,现在也不算可惜。

他点开面板,退出。

在恐龙撞过来的一瞬间,他抬手竖起中指,彻底释怀。早就想这么干了,反抗袁初的淫威。

白光一现,将他和魏怜仙的鞋一起吸了进去。

魏怜仙坐起来,瞬间爬了起来说:“你丢我鞋干嘛?”

还不等袁初回答,魏怜仙已经哄好了自己:“我能说话了,我能说话了,世界也不能奈我……”

“看样子世界还是能制裁你的。”

休息一段时间,再出发。很可惜,留下的只有寥寥几人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两座并排的城堡,左边竖着蓝色旗帜,右边竖着红色旗帜。蒙着灰暗色的建筑,中间架着一座桥,桥上盛满了蓝和红。

深吸一口含着霉味的空气,大步走向城堡。那里有着新的冒险。

环顾四周,唯一的光源在红旗那边,而那边城堡并没有任何能够上去的方法。

城堡周身呈九十度垂直,爬上去的难度比较大,但不是没有可能。但为了包袱,袁初决定从蓝方那边混过去。

蓝方城堡静的像是一块死地。这里已经不只有霉味了,还夹着极浓的恶臭味。

魏怜仙已经矫情的退了出去,白善逸也捂住了鼻子。以世界的德行,他们十有八九走对了。

下面看上去远没有近距离观看来的震撼。盖着历史的厚纱,细语着无人听懂的密码。扶梯上还没有凋谢的玫瑰花,永远凝固在那一刹。

越往上走,越感受刺骨的风往肉里钻。发尖结起霜雪,但其实根本就没感觉特别冷。说来奇怪,风吹过来不是凉的。冷,居然变成了一种痛觉。

站在城堡半腰,眼前是一片高矮胖瘦,甚至长相都一模一样的士兵。

他们站的整齐有序,表情严肃认真,大有种随时冲锋陷阵的模样。

另一边不用猜也知道也是如此。

没有一丝丝提示,世界就如此的相信玩家的智商。

魏怜仙皱着眉头爬上来,这时候世界已经解除了对他的屏蔽,但他却也无法忍受着恶臭开口。

袁初的目光洒过来,魏怜仙秒懂,三连否:“我不行,你别想,不可能。”

同行的两人还剩个穿格子衬衫的眼镜男,另一个女孩子接受不了恶臭味早早退了。

眼镜男不愧对他五百度的眼镜,在厚厚的灰中发掘出了一段深埋的文字:逃兵,死。

魏怜仙看看眼镜男的手,又看看那面被惊扰的古墙。再看向袁初,她突然伸出手比了个耶。

“上吧,魏神。”

“你怎么不去?”

“人家是女孩子唉。”

眼镜男走过来,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。魏怜仙一只手背在后面,掏出绳索道具,趁着他的目光在袁初身上往前一丢。

眼镜男一瞬间像是变了一个人,一改之前平庸模样。绳索在他身上轻悠悠滑落。

不废话,袁初也加入斗争中。两人对一个却被压的毫无还手之力。再看对面,面不红心不跳,甚至他根本没有拿出一半实力。

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袁初立马摆笑脸。欠打的魏怜仙怂的比袁初还快,抢先甩锅:“我是被迫的……”

袁初一记爆栗下去,立马变脸:“我没听清,你再说一遍。”

那边眼镜男似乎被两人之间的互动逗笑了,他摘下眼镜一脸宠溺的笑容说:“赵书德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

不是赵书德自信,就这一招他愿称为斩遍天下无敌手。就不可能有人能挺得住他的笑容。

笑死,魏怜仙悄咪咪附在袁初耳朵旁吐槽说:“好油腻啊!”

袁初回应:“眼睛封印的颜值,他还挺帅。”

这一夸给赵书德自信+999 开始狂笑。

这波操作属实是给袁初无语到了,她对魏怜仙说:“我收回之前那句话。”

这赵书德就不高兴了,他贴近,抓着袁初的肩膀狂摇,整个人陷入癫狂怒喊:“谁让你收回的,我不允许收回。你得觉得我好看,你们都得觉得我好看。”

袁初被他一摇脑子混一块,感觉自己的肋骨都快断了。偏偏还挣脱不了,她有点近乎绝望,出门前没看黄历,遇着一疯子。

“谁好看?”赵书德打算再给她一次机会,毕竟人都是会犯错的,之前只是被奸人蒙蔽了。

想到这又恶狠狠的看向魏怜仙,奸人。

魏怜仙感觉脖子有点凉,默默往后推了两步。

“你好看,你最好看。”袁初屈服,下次出门一定得算一卦。

乍起一阵风,逐渐势头变大,赵书德没在意,刚回头便被拍在墙上。魏怜仙最先反应过来,三步并两步过去栓起了赵书德。

这次他用了S级道具,保准跑不了。

等袁初反应过来,回头看最没有存在感的白善逸时,他早早变回那副世事与我无关的模样。

袁初挑眉望着他,三人解出了不一样的答案。

“她还是这般轻浮。”

“他果然对我有意思。”

“他俩要打起来了?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