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东部世界3

“没什么,干活。”

袁初偷偷瞟了一眼白善逸,他盯着泥潭一言不发,面上是褪不去的红。她凑上去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,打趣他说:“害羞啦!”

其实袁初是搞不明白他的心理回路的,一般人被人围观正常反应不应该是尴尬或者是生气吗?再奇葩点像魏怜仙,他觉得感觉不错,甚至还和人聊上了。

白善逸好一会才注意到袁初是在和他说话,耳朵逐渐由红变紫,还是不说一句话。要不是之前他开了口,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哑巴了。

“你知道到对岸有多远吗?”

“不知道”

“啊,这也太难了。失败了就麻烦了。”

为了打破气氛,袁初好不容易找到的话题,结果白善逸一句:“嗯”没了下文。

本来就没指望他透题,毕竟他们现在还不熟。按照袁初设想,他们会由这个话题聊到如何解开关卡,在共患难中熟知彼此,织成美好的回忆。

现在人家完全不给机会,白善逸的金口不愿意再张开。完美邂逅没了,还怎么编制回忆,还怎么创造下一次偶遇。

仙人掌凑过来气势满满,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:“大佬你尽管吩咐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一众复议,完全忘记了刚刚她抛弃了他们来着。

袁初尴尬的笑笑,推出了魏怜仙说:“他排行榜第八,找他。”

魏怜仙差点维持不住自己的假笑,双瞳放大盯着袁初。

收到来自袁初的威胁,吞了口口水强撑着说:“对,没错,我第八。”

“魏神,你是魏神。”一位小迷妹大喊。

她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,挤出人群喊着:“魏神请给我签名。”

那边是清奇的粉丝见面会,这边是袁初疯狂求外挂。

“袁初宝贝,这一关你给我打几个电话了?”张处霖就是在阴阳怪气。

白善逸侧过身子,时不时偷偷往面板上偷瞄一眼。

袁初核善的提了句:“你要扣工资了。”

她说的没头没尾,张处霖当然没听懂,只以为她也在阴阳怪气来着。

“快去帮你敬爱的爸爸问问距离,么么么么么哒。快去。”

这真“顶风作案”,某个人可能会被工资扣光光。

张处霖速度也快,没一会就回来了。

“距离不定,看运气。”

这不是为魏怜仙量身定做的吗?袁初瞪着魏怜仙猛嗦两口柠檬,问:“你真不是他儿子?”

这下白善逸和魏怜仙一起懵住了,留着一个张处霖隔屏幕喊“卧槽”。

张处霖脸上写满了:狗女人,不讲道德。

临挂电话,张处霖还竖了个大拇指,然后又反过来。

欠揍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

魏怜仙被袁初看的头皮发麻,当即觉得放弃游戏。手悬在半空中,没碰着退出按钮。

袁初收回手,自以为慈眉善目,实则让魏怜仙已经想好了埋哪块地了。

“我真不行。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,我亲爱的好大儿。”袁初说道。

魏怜仙深吸一口气,壮着胆走到岸边,正赶着恐龙集体遛弯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仙人掌不忍心,劝说道:“要不别难为魏神了吧。”

“你来?”

“魏神加油。”说罢,还生怕引起袁初的注意,退进了人群里。

岸上迷妹迷弟们哭的是一滴泪也没有,换个视角看多么感人的送别场景。

“魏神,路上慢慢走。”虚假的哭腔带上浮夸的表演,足以证明戏精与年龄无关。

看着恐龙第二次离开中线,袁初一脚踹在魏怜仙屁股上,知会他沿左半边直线跑。

魏怜仙一脸懵的被踹进泥潭,好不容易站住,又一脸懵的跑起来。

心中慌的一匹,脑子里又一片空白,眼睛盯着渐行渐远的恐龙背影,脚下呲溜的贼快。

岸上一片和谐。

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真没想到世界的匹配机制还能找同好。这边一群人经过一个关卡的共患难后,站一块啊磕起了瓜子。

袁初挤进去讨要了一把,刚出来想了想又进去抓了一把。

“伸手。”

白善逸乖乖照做。袁初左边漏一半给他,右边再漏一半,剩下自己的装进口袋。

又想到白善逸特别注重卫生,转头对吃瓜一行人喊:“嗑的瓜子壳别乱丢。”

事后满意的对着白善逸笑了笑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欠揍的在讨夸奖,但我们对待外星友人要宽容。

好一会啊伴着杀猪声,魏怜仙直冲回来。最后好大一截子直接扑上了岸。半条腿还陷在泥里,两个大汉一人一只手才拖上来。

整个人裹成了泥球,上秤称一下能重四十斤。

“不行。”说完没了下句,疯狂喘气。

好好孩子摧残成这样,袁初承认有那么一眯眯的谴责内心。

“我至少跑了两千米,但离对岸至少还有一千八九这样。”

“我……看着恐龙快醒了赶忙往回跑。”

“泥里体力消耗太大,有道具加成也到不了对岸。”

他刚说完,吃瓜一行人“啊~好难”然后集体坐下继续嗑瓜子。

其中小黑下意识把瓜子壳丢地上,小白正在教训他。

袁初盘坐在地上,拿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顺来的小木棍画了个长方形。

她从正中间划了条横线,这是恐龙睡觉的窝。

“已知长约四千米,宽约九百米,求如何到达对岸?”

这是个需要脑子的关卡,袁初躺地上尝试说服大脑转一下,但明显失败了。

她侧过身子,眼睛紧盯着白善逸,大声询问:“有没有有脑子的来解个题啊!”

这个时候难得的安静,瓜子都不磕了,生怕成为下一个魏怜仙。

耳边没了嗑瓜子的声音,倒是让袁初想起来口袋里的一捧瓜子。手塞进口袋摸了摸——没有。

立马惊坐起来,在另一边。

完球。

看着地上散落的瓜子,混着泥土的芳泽。

就该穿个口袋有拉链的衣服。

“七分半跑三千米,能跑吗?”

“算上道具,平地能跑,泥潭不行啊。”

这个时候小白颤颤巍巍举起了小爪子,弱弱的说道:“木板浮在泥潭上应该能减小阻力吧。”

不错的想法。

袁初视线立马移到了自称自己正在“苟延残喘”的魏怜仙身上。

“不是吧,疯了?你不会让我去拉雪橇吧?”

“闭嘴,让你去拆桥。”

“好嘞”

这是一个只有白善逸震惊的世界。吃瓜一行人已经完全被同化,丝毫不觉得袁初这一波操作有什么问题。

白善逸不死心,还跟过去看他们是如何拆的桥。

两人极有默契,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沟通。

魏怜仙飞到对岸,因为距离够高,并不在藤蔓的攻击范围内。

他看着木桩上插着一列的刀具,陷入了沉思。

跟过来的仙人掌大哥解释说:“我们也不能像你那样直接蹦上去,就把刀钉进木桩当梯子。”

“哦吼,还挺聪明的嘛。”

仙人掌大哥红色爬上耳尖,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:“都是大家的主意。”

那边魏怜仙身娇体弱,匕首根本拔不出来。

对着袁初喊:“锤子”

拿到锤子,他轻轻反向敲打刀柄,细条斯文的取出匕首丢给袁初。

要不是白善逸手快,那就是凶案现场。

“你他……”

袁初粗口暴一半,魏怜仙已经把绳子割断了,看着斯文,速度可一点都不慢。

“好了吗?”

他手拿着两根绳子,等着袁初把另一边割开。

“好了。”

魏怜仙带着吊桥飞起来,他进一步,袁初后退一步,生怕惹着底下的疯藤蔓。

白善逸眼睛里满是袁初,还带着深深地幽怨。

桥没了,最后还是得花他的钱修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