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东部世界2

袁初抹一把不存在的汗,在《好运来》的BGM中走出去。换上她原来的那双小白鞋,在增幅下漂亮利落的翻过珠帘,稳稳落在吊桥上。

无事。

她边走着边想要是张处霖她会怎么做?

还是不想了。

她百分百会直接一把火烧了这些藤蔓。

几近终点,袁初伸手拨开珠帘。藤蔓似疯了一般扑过来,速度比实验中所看到的快上十来倍,要是袁初再慢些准被这玩意捅个对穿。

她打开面板找到了一个打火机,又从头上扒下了小皮筋,把五个油包扔进沟里后又用小皮筋扎着打火机让它保持火源。

一瞬间,火窜上来两米的高,但又在三秒后归于平静。

火攻不管用……

那就没办法了,她不是张处霖,没办法徒手对战藤蔓怪。

或许是被那一群沙雕传染了,袁初对着彼岸的小朋友们大喊:“加油!我先走了,我相信你们可以的。”

张处霖总说袁初圣母,但其实袁初只是觉得能帮的帮一把又不是特别费力。

拜拜了身后痛哭流涕的沙雕队,踏入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“这到底是谁的世界?对残废人员也太不友好了。”

张处霖已经笑出屏幕,强行深呼吸才缓过来。

袁初看着面前首尾相连一排子巨型恐龙,排排好队一个接一个安安静静趴在泥潭里睡觉。

诡异的和平。

忍住心中的反感,做好心里建设后郑重的迈开第一步。一脚陷下去到小腿肚才挨到底。

旁边的张处霖大开嘲讽:“怎么样?承认吧女人,你不能没有我。”

袁初的嫌弃溢于言表,随便叭叭两句就挂了张处霖的视频。

一阵含带着热情的声音扑过来:“袁初,袁初。”

往那边一看,老熟人了,这不是二轮捡了便宜的魏怜仙吗?

“哎~魏先生是来体察民情还是微服私访?”

大老远就闻着酸味了,空气中飘着极浓的柠檬味,全是袁初的嫉妒。

魏怜仙真趴在泥潭边缘的木栈道上,探个脑袋压着声音招呼袁初过去。

袁初将薯片全倒进嘴里,溏着泥慢悠悠的走过去。魏怜仙急得爬起来又考虑到自身安全趴了回去。

他低声喊:“袁初你快点,这东西要醒了。”

袁初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巨型恐龙,一动不动很安静,丝毫没有苏醒的意思。

没必要怀疑魏怜仙的话,恐龙的苏醒没有预兆的话难度就大了很多。

“我跟你讲,这个游戏至今没人通关……我居然被卷进来了,我好不容易攒的分。”

排行榜第七和一个都看不见名的人哭穷,怎么敢的?不怕被打死?

本着与人为善的原则,袁初强压住心中想怼回去的欲望假笑着说道:“你那么多分扣就扣了呗。”

他眸子微颤说:“我这是要攒起来的,万一哪天我运气就不好了。”

突然一声长啸从撕裂的天空穿下来,快要震破耳膜。袁初不敌心中的固执,妥协下捂住耳朵。

一瞬间所有的恐龙一齐站了起来,抬头压低尾巴引天长啸,回应天痕的呼唤。

满屏中二风气。

旁边魏怜仙已经把头埋进胳膊里,趴在地上假装尸体。

袁初看着魏怜仙奇怪的姿势,自己也趴了下去。不过她胆子大些,还冒了个头。

恐龙长啸大约三十秒,之后集体向左转朝着袁初这边跑。到达边缘之后又会转头,再至右边的边缘转头回到原点,这段正好四分三十秒。全程刚好五分钟。

恐龙不会上木栈道,而这条木栈道一直延续到天边,估计直连终点。

那沿着一直走不就通关了?真要这么简单魏怜仙就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了。

了解太少,还得靠实践出真知。

“龙会攻击看见的活物,泥潭里有随机出现的田鼠,会打乱恐龙的行动轨迹。”

从魏怜仙口中得来的消息已经很关键了,但最重要的还是全程有多长距离。

直接跑过去肯定不切实际,她又不是张处霖,直接把龙全打飞。

袁初感觉自己越来越拉胯了,真关键时刻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。

呼叫张处霖,有困难就找外挂。

“救命,help,我又瓶颈了,你快来帮我。”有挂不用才是傻子。

张处霖看着某人没有挂着丝毫愧疚的脸——果然不是一般的厚。

“忘记了?刚挂完我电话。”记仇。

看地上的脸,还写着袁初的名。她理直气壮的说:“忘了。”

不和女人一般见识。张处霖解释:“东部地图类似多个平行空间,我没办法去你所在的世界。”

完球,这下子外挂没了。

张处霖继续说:“东部地图一共五关,最高纪录闯到第四关。”

还是不放心又透露了句:“东部地图由码金监管,听说他养了一条七个头的大蛇,牙有剧毒。你小心点。”

张处霖操心的像个老妈子,叭叭叭说了半天。袁初基本上左耳进右耳出。

最后实在是没完没了,袁初一把挂了视频,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。

“怎么样,怎么样,我霖神是不是要来救我们了。”魏怜仙永远不会忘记时刻抱大腿。

跟着张处霖有肉吃,当然得积极。

袁初嫌弃的瞄了他一眼,魏怜仙立马改话:“我说的是霖神啥时候来带你过关,和我没有关系,我和霖神又不熟……”说完还总往这边瞄,时刻注意袁初的脸色。

一顿饱和顿顿饱他还是分的清的。

又是恐龙暴动,它睡十分钟暴动五分钟。这次袁初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田鼠。自动忽略这片泥潭里为什么有田鼠?田鼠为什么能在软泥上如履平地?之类的问题。

光线不算明亮,但一抹蓝映进眼里就是觉得很清晰。

离得太远只看见一个大概的身影。

他站在恐龙背上,努力想要维持平衡。蓝色卫衣和黑色牛仔裤。明明看不清五官,但就是能感觉到他有些慌张却又强行保持镇定。

袁初开口问:“你看他长的像不像我男朋友。”

非问句。

魏怜仙作为老上分人怎么可能听不懂袁初的意思,真第一次暴乱中抬头看了一眼。看了个寂寞,什么也看不清。

跟着瞎说:“我也觉得像我姐夫,般配,就差认识了。”

袁初心中默默赞扬他上道,向着蓝卫衣大喊:“来这边。”

蓝卫衣也注意到了,麻利的跳下恐龙背飞速跑过来。就在魏怜仙惊讶他速度的同时,恐龙直勾勾的撞了过来。

魏怜仙吓得拔腿就跑,也得益于他这一带头。就在恐龙撞上被弹回去的一瞬间,木栈道的保护屏障碎了。

还好离岸边不远,不然就要和栈道上的木栏杆一个下场。

惊险过后,终于有机会勾搭未来的男朋友了,但这位“男朋友”好像一直在盯着远处的薯片袋。

“乱丢垃圾。”

帅哥的关注点都这么清奇的吗?袁初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,解释道:“这个世界没有垃圾桶,刚刚情况紧急就随手丢掉了。”

“我平常可是爱好和平,喜爱保护环境的五好青年。”袁初盯着未来对象补充道。

帅哥眉头还是皱着,但也没继续抓着不放。

三人之间莫名的尴尬。袁初眼神示意魏怜仙上前打探情报,好半天呆头呆脑的魏怜仙才看明白。

专业对口,社交一流的魏怜仙上来就勾肩搭背,好似相处多年的舍友。

“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叫魏怜仙。这个贼漂亮的美女是袁初……”就见他一个人叭叭叭说了半天。

自来熟到袁初想一脚给他踢泥里。要不是碍于形象,他现在已经可以通知家属准备后事了。

最后袁初害怕好好一帅哥被狗贼吓跑,上前拉住魏怜仙的衣角往后拽,说:“他从小智商就不大行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叫袁初,你呢?”

随便编一个:“白善逸”

白善逸,长的帅的人都名字好听嘛。

魏怜仙自觉闭麦,坐在草丛旁玩面板。袁初则同白善逸有一句每一句尬聊起来。

这是一个根本没人想起来他们还在游戏中的世界。

直到一支“合唱团”边唱着好运来边一步步划破平静。

“哎!”是仙人球。

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,仙人球想打招呼喊了声“哎!”又觉得没有礼貌,尴尬的闭上了嘴。

袁初哭笑不得,他们还真团结,一起过了第一关。

魏怜仙和白善逸站在一起,面对着一群人看珍稀动物似的目光,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“哇,是先过关的大神吗?”

袁初已经替他们用脚扣除三室一厅。一众人太过热情,袁初等实在招架不住。

仙人球掏出拔了刺的仙人掌说:“大佬,给。”

袁初看了眼魏怜仙,再盯着仙人掌吞吞吐吐的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接过仙人掌。

恨自己学不会终极奥义——不要脸。

这一次游戏真是磨练意志,没半个城墙厚的脸皮都在这里待不下去。

人家大佬都喊上了,还能不干活咋的。来回看了好几轮,地鼠出现的几率并不大。带上超强气运buff加身的魏怜仙,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。

现在的难点在于不知道这片泥潭究竟有多大,一眼望不到边,这也试不了,被撞一下直接成肉饼。

对了,魏怜仙好像有飞行道具来着。

“禁飞,我过不去。”完全堵死,她话都没说出口。

太伤脑子了,袁初决定先吃块棒棒糖。

拆开糖纸,环顾四周。正想着怎样偷偷把糖纸扔了又不让白善逸发现,目光就落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。

刚刚没有吧?现在世界对玩家反馈处理的这么迅速了吗?

目光落在白善逸身上,小模样真完全长在自己审美上,就是可惜不是人。

“跨物种也不是不行。”

魏怜仙爬起来问:“什么?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