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东部世界

世界?

这提起了袁初的兴趣,一骨碌爬起来拍了拍屁股说:“请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
张处霖两眼一眯,往后一倒,躺床上嘚瑟。

一言不发。

尽吊人胃口。

见袁初没有继续逼问,张处霖也失去了乐趣,说:“世界说监管者没有直接淘汰玩家的权利。”

世界?

“我还又提了一句你的名字,世界那反应,明显拿你当瘟神。”

袁初大悲,是该高兴它居然记得我?还是该难过它竟然还记得我?

“看开点,毕竟你是唯一一个见过世界本体的人。”

半嘲后,又继续说:“真没想到世界竟然是个单纯的帅哥哥,加油袁初同学,我凭你贵了。”

“我谢谢你啊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张处霖打开界面,边操作边说:“好友申请通过一下,我这边变监管者系统,好友全消失了。”

袁初探脑袋瞅了眼,监管者是红色界面,玩家是蓝色界面。

那最上面的“每日一问玩家死绝了没”,那是个群吧!75/120,世界总共120位监管者?

张处霖看出了她的疑惑,一只手搭在袁初脑袋上说:“总共117位监管者,还有一个是世界,剩下两个全是它小号。”

世界……还挺……闲……

袁初站旁边看张处霖摆弄她的新系统,还挺有意思,比玩家权限高好多。

就比如排行榜玩家系统只能看到一个姓,而监管者系统能看到全名。

第一名……袁华?

“哦吼,袁初,这是?同名?”

疯了……

“我弟才十一,做个人吧!同名吧!”

张处霖也觉得不太可能,转而划了下去。

第八名……魏怜仙。

袁初是知道这个人的,二轮时遇到过,还比较投缘,算是四分之三个朋友。

“魏怜仙那个战五渣都能拿第八,你是怎么回事张处霖同学。”

张处霖摊手,张处霖无辜。

“谁让他运气好,最后一关突然要找什么破戒指,我这脑子找得到?还不就只能待在原地来一个杀一个。”

张处霖同学抱起茶杯猛嗦一口继续说:“那群憨憨忌惮我,报团对付我,我被欺负的老惨了。”

说着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抽出一张纸巾,拈起兰花指擦着那不存在的泪水。

袁初白眼都快翻上天了,一脸冷漠的说:“然后你们就打的只剩一个魏怜仙?”

“嘤嘤嘤,你都不关心人家,你无情,死渣女。”

张处霖疯狂作死,袁初疯狂嫌弃。

“不过魏怜仙过得也不咋地,没有那个实力站在那个位置,出门都得躲着走。”

难得逮到机会嘲讽她两句,袁初紧接着话音说:“是,的确不像张处霖姐姐追着人家啃。”

张处霖没继续理她,好汉不提当年勇,也不能乱翻别人黑历史,她还没提袁初……袁初……

她还真没啥黑历史。

屋内静下来,袁初突然想到黑白花嫁有仇的事,再加上今天袁初还去扒了黑花嫁的鞋,八成没少对黑花嫁欺凌……

“你……黑花嫁认出你没?”

张处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说:“不知道,不过我感觉她应该没认出来。有点奇怪。”

黑花嫁和白花嫁一母同胞,且两人剑拔弩张的关系肯定比他人熟悉,不应该认不出来。

“世界能修改记忆?”

张处霖盯着天花板想了想,好像不能。

“那的确奇怪。”

“或许,对于黑花嫁来说,白花嫁是谁都无所谓。”

可能吧,反正张处霖战力值max,袁初也不担心她会被黑花嫁坑。

袁初洗完澡出来,张处霖已经走了。房间里空无一人,肚子传来的叫声是唯一的声源。

被张处霖闹得忘记了吃饭,错过了饭点餐厅不供餐。

一拳头砸在鼓鼓的薯片包装上,纹丝不动。袁初认命,老实从锯口撕开。

生活不易,初初叹气。

内阁日常娱乐也就只有刷刷论坛,看看梅林的节目。

梅林是个不用参与游戏的监管者,成天和一群黄豆一起打交道,节目做的还不错。

像袁初这种排行榜一千名开外的是没有资格上她的节目。张处霖倒是去过一次,把节目组烧了,之后梅林再也不敢惹这位祖宗。

袁初盯着屏幕,无聊的紧。

闭眼睛眯一会睡不着,果断继续游戏。

眼前一黑,随着一个小小的白点出现,逐渐扩大占据整个空间。

再一睁眼便被吵杂的声音分去了心神——菜市场似的。

袁初用余光数了一下十一个人。面板没有显示人数,应该是不限制人数的游戏。

前面那是吊桥?木制看上去有年头了。

“这玩意结实不?你们谁试了?”一个和袁初前后出现的男人喊道。

一群人看傻子似的盯着他。袁初暗喜,还好她忍住了没问。

走到边岸往下看,底下不深,不是想象中湍急的河流。一整条沟爬满了暗绿色的藤蔓,最细的有手臂粗。

根据袁初的几场经验积累下来,这藤蔓绝对不简单,说不定会吃人来着。

她随手从手上吃半袋的薯片袋里掏出一片来丢进沟里。

毫无反应。

十几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去当这个出头鸟。

袁初站旁边听他们唠家常,一点有用信息也不愿意透露。

还是得靠自己。

吊桥两边都悬着珠帘,还是粉红色水晶制品。稍微有那么点……塑料感。

摆弄珠帘,两边完全同步。一边打开另一边也会打开,这应该就是通关的关键了吧!

她盘坐在地上翻着她的系统背包,一个活物都没有。早知道就带上那只蓝猫了,后悔莫及。

万般无奈下只能向群众寻求帮助:“那啥,谁有活物?”

一瞬间袁初成为全场焦点。众人打量上下,似乎在确认是否有结盟的资格。

所以就她一个人出门不带活物吗?

矮矮瘦瘦,袁初是那种一看就没有威胁的人,所以大多数人看一眼就略过。

再加上她上来就忙着过关,一看就是那种毫无心眼的人,另一部分也转了回去。

袁初委屈,继续翻自己的背包。刚刚问没有脑袋的问题的男人走了过来说:“你看看这个行吗?”

他递过来一盆仙人球,刺拔的一根不剩的那种。

“谢谢,太感谢了。”

这是什么感人故事,雪中送炭的小天……使叔叔。

这一盆也不能浪费了,切几块多次利用。

“切完还能叫活物了吗?”

好问题,应这个问题,袁初接过男人的匕首切了一小块下来丢进沟里,肉眼可见处藤蔓全围了过去。

敢情这藤蔓没有根啊?

确认小块块有用,两人分工合作。袁初研究珠帘,男人分小块块。

珠帘散下时将小块块丢沟里和珠帘卷上来是一样的,藤蔓毫不留情,一个个饿死鬼投胎似的。

袁初又试着把小块块丢在吊桥上,这次有效果了。放下珠帘后,吊桥上的小块块安然无恙。

剩下看热闹的人站一边热情的鼓掌,不嫌事大的喊:“加油!”

给袁初尴尬的用脚扣出四室一厅,男人还高兴极了,给他们热情回礼。

就极其诡异的画面,没人记得积分归零会死亡的事吗?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