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我们是越狱出来的也说不定

到了这个严峻的时刻,究竟三室两厅要怎么睡下六个人呢?袁华率先堵住袁妈的话:“想都不要想”。

袁华一票否决。

袁初破罐子破摔,说道:“行,我和他睡,你和张处霖睡。”

什么?关我什么事?

张处霖突然被拉入战局,指着自己反驳到:“我和你弟弟,你还真放心。”

袁华不吃她的套路说:“让他去睡沙发。”

“我亲爱的弟弟,你一定要让你的姐姐为难吗?”

就这样谁也僵持许久,谁也不肯退让。张处霖举手表示:都别吵了,我睡沙发。

“不行,白善逸不能和我姐一起睡。”

张处霖脱口而出:“他们之前也是这样的啊?怎么了?”

!!

袁爸袁妈默默牵上手,退回房间,剩下的交给他们年轻人。而袁华脸色很不好,留下句“随你”也回了房间。

张处霖抱着袁初塞给她的被子哀叹,只有她一个人受伤的世界达成了。

张处霖问:“你弟是不是有点恋姐啊?”

袁初帮他说话道:“他应该就是不太能接受家里多个人。”

接着又说:“你可偷着乐吧!如果不是有白善逸,今天被他挤兑的人就是你了。”

当然,并不会。后面那句话是为了安慰白善逸,他今天的话格外的少,估计是委屈了。

“啊,我谢谢你。”

不愧是一见钟情的老闺蜜了,瞬间明白袁初的意思。

靠谱。

袁初偷偷给她竖个大拇指,安慰一下可怜的张处霖。

望着关上的房门,又是只有张处霖受伤。她模仿被箭刺穿心脏的样子,表达自己很受伤,但是这里并没有观众。

摸摸抱枕把它拍软放在沙发上,感受一下超舒服,起身把灯关上,正要躺下去就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是袁华拎着一只枕头,慵懒的走过来。他的背后是发着昏暗光亮的卧室灯光,整个人散发着愁怨。

“我睡沙发。”

张处霖坐下说:“不用了。”

睡沙发嘛!对她来说已经很好了。

袁华没有和她继续折腾,拉着她的胳膊送到一边,自己躺下闭上了眼。

愣了一会,张处霖顺着光走进房间,意外的严肃。

袁初打开一条缝偷偷往外瞄,嘴上小声说着:“磕到了,磕到了。”

白善逸温馨提示:“弟弟才十一岁。”

她摇摇手说:“弟弟就要从小培养,太甜了。”

袁初起床,就只看见了袁华,其他人全不见了。她叼着牙刷问:“人都去哪了?”

袁华淡淡的回一句:“去超市了。”

“我失宠了。”

在她俩没来前,陪老妈去超市的特权可是她的。现在,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受宠的贴心小棉袄了。

简单扎个马尾,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正好他们回来了。袁初问:“有牛奶吗?”

“没有”袁妈无情的回答,让原本受伤的心灵变得满目疮痍。

“你不爱我了。”

袁妈自动忽略这句话,问道:“你怎么也不和我说小霖这孩子做饭这么好吃,这要是我闺女就好了。哎~我们家基因不行,俩孩子每一个让我满意的。”

袁初更悲伤了,她果然是失宠了。

为了保住家庭地位,袁初硬凑上去跟着她妈一起夸张处霖道:“其他不说,张处霖的做饭手艺绝对是大师级别。”

四个人在厨房里略显拥挤,所对应的解决方案就是把袁初赶出去。袁初郁闷的坐在沙发上虐杀薯片,嚼的咯吱咯吱,烦的袁华捧着书钻回了房间。

今天也是要上学的吧?这逆子怎么又不去学校?

“妈,袁华咋不去上学?”

刚开始没听到,袁华重复了一遍才听着。她说:“小宝说学校太无聊,不想上学。”

这怎么行,逆子想造反。

“你也劝劝小宝,虽然他学习一直不用我们操心,但是总要出去和人交往啊!”

袁初话都没听完,就冲进他房间要给他来个心理教育。

袁华都没等她开口就说:“他们太幼稚了,真不行你给我跳级吧!去上学简直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
逆子还找借口,还堵她的话。她的气势全泄了,还怎么继续上心理教育课。

“人不是独居动物,学校也不只是学习课本知识,更多的是学习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他又说:“你呢?”

袁初气势汹汹的闯进来想要教导迷途羔羊,可是她自己好像也被同化成羔羊,有些事她看不清,又怎么引导别人。

“妈,我们出去一趟。”袁初说道。

袁妈探出脑袋问:“这都快吃饭了,你去哪?”

袁初也不知道去哪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去。可能是想证明自己没有被影响,自己很正常。

超市旁是奶茶店,张处霖喜欢,给她买杯带回去。

“12345五杯全套。”

麻溜扫码付钱,坐到一旁等着。好像是放学了,人很多,她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里。

店长姐姐甜甜的说:“126号顾客,您的奶茶好了,请问需不需要打开呢!”

“不用”

袁初起身接过,挤出人海。

餐桌气氛仍旧紧张,悬在姐弟俩头顶的愁云不减反增,厚厚的压着两人。

袁爸调和说:“姐弟俩有什么事闹到今天还解决不了。”

他又转向袁华说:“你姐迟早是要嫁人的,你看反正你姐又没嫁到别家去,还是天天能见的。”

劝是没错,可这件事最晚袁华就已经不计较了。如今横跨在两人之间的,又是另外一件事了。

第二天,袁初起的格外的早,托朋友帮忙预约心理咨询师。这件事不能在等,他们三全得去看看。

“麻烦各位先出去,有人在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。”

袁初说:“不行,我不在这逆子不说实话。他忽悠人很厉害的。”

为保全咨询师的尊严,袁初没有直接说她玩不过这逆子。袁华太精明了,她不在的话肯定会被他骗过去。

这种情况下,也拆不开眼前的粘在一块的四个人,咨询师干脆让她们填写问卷。

袁初一巴掌拍在袁华头上,说:“别乱填。”

袁华立马将选项涂黑,换另一个。至于袁华怎么知道的?当然是诈他的,谁知道他填的是不是真的。

咨询师收到四张问卷,挑走白善逸的那一张放在桌子上,手里捧着其余三张瑟瑟发抖。

她颤颤巍巍的问一句:“你们是不是乱填的?”

袁初超真诚的说:“没有,绝对认真。”

三张问卷,一张比一张极端,她现在怀疑他们是不是集体从哪个监狱里越狱出来的。

看她惊慌的脸,袁初立马问:“怎么样,我们是要接受什么治疗吗?”

咨询师立马打电话,call她最的死对头王医生把人领走。即把烫手的山芋退了出去,又坑到了死对头,一举两得。

三个人,王医生已经开始看车了,买哪个牌子好呢?但看到三人问卷的时候,她立马闭嘴直呼自己无能,另寻他人。

袁初没为难他们,左脚走出来,右脚就踏进了商场。自从出来后,衣服用品都是白善逸添置的,都没有逛过街。

正好人都在,快新年了,都添两件衣服,老爸老妈等周末带他们去买。

袁初在前面撒丫子跑,另外两个也不知道累,就只有张处霖受伤。她实在走不动了,坐旁边直招手说:“你们去吧!我歇会,走的时候记得来找我就好。”

也不能一个人让她在这里待着,好歹也是一枚十九岁美少女,被拐跑了怎么办!前车之鉴,张处霖是恋爱脑,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。

袁初本来想大家一起歇着,但袁华已经抢先坐她旁边说:“你去吧!我也累了。”

袁初嘴角快扯上天了,太好磕了。恋爱这个东西就得别人谈才有意思,虽然年龄差有点,不过女大三抱金砖,十九和十一,大八岁,四舍五入抱三块金砖。

走远了,白善逸提醒说:“你别磕他们面前去了,要不然张处霖肯定要揍你。”

“为什么?我弟不帅吗?”

白善逸歪着头说:“但是,十一岁太小了。”

“你别把他当小孩,他内里的灵魂比我还沧桑。”

白善逸感觉不是袁华太沧桑,而是袁初太幼稚。

客厅里,四个人四散着坐姿不一,袁妈在厨房,袁爸还没回来。

袁初想了很久,还是要说:“白善逸,四轮我们就不参与了。”

白善逸不理解,问为什么?

袁华抢先说:“你不明白吗?世界已经影响到我们正常生活了。”

“嗯”张处霖附和。

袁初温和的解释:“我们是人类,在一个没有规则法度的世界里待久了,回到现实世界当然会无所适从。”

“记得吗?小丑操场屠杀,他们怎么劝我的?他们说那就是一群npc,死了就死了。”

“而我杀黑花嫁的时候,我想的也是不过就是意识体,死不了。即使我现在想起来,我也觉得不过就是意识体。”

“世界对于人类来说,不能称之为游戏。”

白善逸思考了许久,站起来承诺:“我明白了。我会停掉四轮,改在其他星球测试。”

袁初也起身摸摸他的脑袋说:“真乖。”

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世界,有规则的世界叫现实,没规则的世界叫理想。当虚拟与现实接壤,是否还能分的清是非善恶?

[完]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
全书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