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见家长!!是真见家长

以往她都是坐飞机回家,可现在有两个没有身份证的逆子,就只能开车。

她还没开过这么长的路,所以每到一个驿站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,所以五个小时的路程被她拖到第二天。

下了高速,白善逸开始慌张了。他问:“我要带什么?爸爸妈妈喜欢什么?”

袁初单手开车给了他一巴掌说:“你改口倒挺快,见了要叫叔叔阿姨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袁初没和他扯为什么,越扯他越认真,到时候肯定得吵着她现在就去领证。

“没什么,就这么叫。”

他瘪了瘪嘴,委屈的玩起了手机。

还生气了,你个憨憨。

不远处红灯快要亮了,袁初想一鼓作气加速冲过去。突然旁边别进来一辆不知死活的白车,气的袁初差点没忍住踩油门直接创上去。

袁初猛踩一脚刹车,一巴掌狠狠拍在方向盘上。张处霖被声音吸引过来,趴在椅靠上问:“怎么了?”

前面红灯已经亮起,四周雾蒙蒙的。袁初头抵着方向盘,双手捂着眼睛沉默着。她感觉自己越来越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,像猛兽就要突出囚牢。这实在太可怕了。

“袁初?”

“你没事吧?”

袁初爬起来,强扯出一个微笑安慰道:“没事。”

就近原则,袁初选择在小区旁的超市买了些水果零食,全是自己爱吃的让白善逸提着给她老妈,而她老爸是个酒蒙子,两箱酒就能收买。

走到楼下,袁初指着对张处霖说:“这就是咱家,明白吗?十二栋二十一楼,1221、1221。”

张处霖应付到:“嗯嗯,知道了。”

电梯里,袁初不放心又抽查:“几楼?”

谁知道几楼?张处霖假装没听见背过去不看她。白善逸举手邀功道:“我知道我知道,二十一楼。”

“嗯,真棒!”说完,摸摸他的脑袋以示鼓励。

然后又把张处霖翻过来,逼迫她把地址写进备忘录,检查完才放过她。

到家门口才发现,她作为一个还没有嫁出去的女儿,居然没有家里钥匙,还得敲门等人开门。

太悲惨了吧!

来开门的是袁华……???

袁初又看了一眼手机,的确是工作日。那这逆子为什么还在家待着?

“你怎么回事?居然逃课,还怎么考重点初中?”

袁华无语,硬挤出一句:“我初一了。”

咳咳,为了缓解尴尬,袁初左右踱步希望她亲爱的弟弟自觉一点给她递台阶。这一让开,袁华才看见后面的两人。

世界!

他的眸子骤而扩张,一把将袁初拉了进来护在身后说:“这位哥哥长的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。”

场面一度尴尬,门外白善逸不知道该怎么说,而张处霖则被完全忽视。突然,身后传来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,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袁初从背后抱在怀里。

她蹂躏着袁华的脑袋解释道:“别担心,他洗白了。”

袁华知道她肯定又看了什么电视剧,在里面学的词,总让他感觉有深深地代沟,难以沟通。

“谁来了?”袁妈走出来问。

“大宝回来了,快进来啊!都堵在门口干嘛?”

“这位是?”啊啊~她家大宝带男朋友回来了?她要有小外孙了?

生个女儿好,可爱乖巧,还会甜甜的叫姥姥。

大宝学上的早,读大学去了她在家无聊就又要了个小宝。结果男孩子更无聊了,成天也见不到他说几句话。在家待着,她感觉自己都要长蘑菇了。

袁初已经知道她妈在脑补些啥了,抢先介绍到:“这是我朋友张处霖,这个是我男朋友,白善逸。”

“姐?”

“等会和你解释。”

白善逸不死心,非要插一句:“是老公。”

“姐!”

完了,变语气了。袁初连忙松开爪子,假装呵斥白善逸说:“你别乱说。”

“没乱说,我改自己信息的时候顺便改了一下你的。”

袁初一拳砸在他胸口,力度不重,意在小惩大诫,她佯怒道:“赶紧改回来。”

女儿回家,袁妈立马出去买菜,还招呼她们随便玩,像在自己家一样。留下了可怜巴巴的袁初,和她的修罗场。

“弟,你听我解释。”

袁华冷冷的说:“解释”

她能怎么解释?本来她想等袁华“我不听我不听”,然后她再无可赖何的回到房间叹气,留下他们自己解决。怎么不按套路出牌,电视里明明不是这么演的。

袁华死死盯着她,她也偷溜不了。突然灵机一动,开始往他身上扯:“你怎么不去上课?”

“翘课了。”

阿这~怎么又不按套路出牌。

“是学校有人欺负你吗?姐姐给你出气去。”说完,站起来撸袖子就要往外走,被袁华拉了回来。

“没有,不想上。”

“为什么呢?学……”话说一半,被弟弟那恐怖的眼神吓了回去。

卑微……

袁初扭头,那边张处霖正秉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,吃着零食看着电视,好不快活。

“就这样那样,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”袁初只希望他别在问了,毕竟过程很败坏她这个姐姐的光辉形象。

他好像生气了,留下一句:“随你们。”就起身回房间了。

袁爸回来了,都没看一眼白善逸,光抱着他的宝贝酒去了。都说了她爸可好收买了,袁初把市面上能买到的好酒都给他凑齐了,立马热络的叫上了:“小逸啊!会喝酒吗?”

不等白善逸开口,先被袁初拦下来说:“不会,你就自己慢慢品。”

袁爸反驳到:“这酒一个人喝不香,来我教你喝酒。”

袁初再拦:“我不喜欢他喝酒。”

此话一出,袁爸也不在勉强,只小声嘀咕道:“还没结婚呢!就开始管家了。”

就好像她才是回来见公婆似的。

晚饭袁华也没出来,袁妈无奈的对袁初说:“你去哄哄吧!他从小就最喜欢你,估计还接受不了。他这孩子心思细腻,比你像闺女多了。”

说她大大咧咧呗!逆子什么接受不了,他就是还生着气,等着她送上门挨批。

行吧!就让这个逆子熊一回。

过分了就拍他脑袋。

来到他房门外,轻轻敲三下,先礼后兵。准备工作做完,袁初开始喊道:“吃饭了,快开门。”

你看这个门,好像很好踹的样子。

“咱就是说,你不相信他,总相信你姐我吧!我多聪明啊!”

“你多蠢”

他打开门,绕过袁初上餐桌吃饭。

逆子找削,袁初追过去拍他脑袋说:“大胆,居然对你亲爱的姐姐以下犯上,你道歉我就原谅你了。”

他抬眸冷冷的看着袁初,仿佛下一秒就要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以下犯上。

袁初发怂,服软到:“看你诚恳的道歉了,我就原谅你了。”

她这个弟弟,从小早慧,还不爱说话。现在生气起来也太可怕了吧!都唬到她了。

袁妈拿着一把筷子走过来打圆场说:“行了,都吃饭。”

饭桌上气氛依旧紧张,袁妈开口活跃气氛道:“那个小逸啊!在做什么工作?”

“妈妈,我做游戏的。”

“啪”一声,袁华把筷子往餐桌上一拍,脸色难看极了。袁初立马起来给弟弟顺毛,疯狂暗示白善逸赶紧闭嘴吧!

“你感冒了吗?感冒了要去医院。”

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继续顺毛,还是停下来把白善逸打出去。袁初小声地对白善逸说:“你少说话,多说多错。”

白善逸也小声地反问:“我说错了吗?”

场面有点冷,张处霖悄咪咪的把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,紧张的啃筷子。

袁妈推了推袁爸,让他出手劝劝孩子。袁爸刚抬筷子就被儿子吓了回去,举起酒杯把头埋酒里不做声。

这臭小子真的是越来越吓人了,改天真该做个亲子鉴定,全家也没人是他这性格啊!

袁妈又开口说:“做游戏的好,和大宝是同事吗?”

这回袁初可不敢让白善逸接话,他那个爸爸妈妈叫的比她这个亲闺女还顺口。生怕再刺激一下袁华,他能半夜给白善逸捅个对穿。

“不是,但算是合作伙伴。”

他是幕后大boss,她是游戏玩家,四舍五入是合作伙伴没毛病吧?

袁妈嫌弃道:“你别插话,我问人家小逸呢!”

“你们这是回来商量婚事了?”

说到这个,袁初亮出她的红宝石大戒指,布灵布灵。骄傲的像一只仰天孔雀,求偶的模样。

虽然他们是开明的父母,但是双方父母还是得见一面的。这么快就结婚,他们也不清楚男方的底细,万一闺女嫁过去吃亏怎么办?

“虽然,我们第一眼还是很喜欢小逸这个孩子的,但是太快了,我跟你爸也不放心。”

袁初说:“我们也不着急,白善逸他是孤儿,一个人长大,也没感受过亲情。我们打算他入赘,户口迁进我们家,以后孩子就叫你们爷爷奶奶。”

爷爷奶奶……袁妈已经被这一声爷爷奶奶给迷了心智。虽然这样太快了,但是孩子叫她奶奶哎~她要有孙子孙女了。

袁初也是故意这么说的,以她对她老妈的了解,哭惨绝对有用,越惨越好。

袁妈已经被说动,袁爸发表意见:“咳咳~我们是没有意见,既然是入赘到我们家,也不用担心这小子日后欺负你。你们自己看着办吧!”

袁妈补充:“但是婚礼还是要办的,这么帅的女婿,得和我那群姐妹好好炫耀一下。她们还说我们家大宝嫁不出去,必须得让她们嫉妒一下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